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六章 警察國家(HONG KONG TRIP PART 6 Police state)

離開太平山後,我們發現我們無法直接搭乘其他大眾交通工具,而uber完全都沒有回應,在高架橋底下的一群觀光客,顯得不知所措,遠方可以聽到抗議的聲音,雨下得非常大,炎熱的天氣,瞬間被澆熄,遠方可以看到港警開始部署。

Hong Kong add oil

以下分享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資料,這篇文章就不寫太多筆者個人的想法。

Hong Kong add oil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英語:Anti-Extradition Law Amendment Bill Movement)是指香港自2019年3月31日開始、6月9日大規模爆發的社會運動。此次運動並無統一的領導和組織,示威者以遊行集會、武力、道路佔領、圍堵建築物、針對性破壞、唱歌、吶喊、連儂牆、「三罷」(罷工、罷課、罷市)行動、自殺行為等一系列作為,向政府抗議與施壓。

Hong Kong add oil

運動的主要起因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據傳該草案容許將香港的任何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反對者擔憂會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獨立司法管轄區地位。

Hong Kong add oil

早在2019年3月和4月,民間人權陣線兩度發起示威遊行。6月9日,民陣再度發起遊行,大批市民參與。6月12日,由於香港立法會將恢復二讀辯論,示威者與警方發生暴力衝突。之後示威者提出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撤回「暴動」定性、撤回控罪、追究警隊濫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辭職下台等「五大訴求」。6月16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更大規模的遊行。7月1日遊行期間,部分示威者佔領立法會綜合大樓,之後則將林鄭月娥下台的訴求更改為實現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

Hong Kong add oil

其後,示威者幾乎每週發起常態抗議活動,並從一開始的和平示威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甚至將行動升級,運動擴及至香港各地,與警方間的衝突因而加劇。8月中旬,示威者兩度癱瘓香港國際機場。8月18日,民陣再度舉辦大規模和平集會。

Hong Kong add oil

9月4日下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據報在徵得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批准後提出四項行動[18],宣布將動議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惟因運動中的「五大訴求」僅有一項被落實,故運動並未結束。10月1日,全港爆發激烈示威,導致林鄭月娥在同月4日以「止暴制亂」為由,宣布引用《緊急法》制定《禁止蒙面規例》,引起更大衝突。

Hong Kong add oil

截至10月18日,警方在超過400場示威活動中共拘捕2,603人,被捕人數僅次於雙十暴動;其中467人被檢控,包括被控暴動的231人。這次運動被視為六七暴動後52年來最大規模的社會動盪[19],及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Hong Kong add oil

2018年2月,香港男子陳同佳在臺灣殺害女友潘曉穎,並以行李箱棄屍臺北市。因為男方已經回到香港,香港警方不能以謀殺罪行起訴,引發網友熱議。相對於香港已經和20個國家簽署長期的逃犯引渡協議,該命案引出香港與臺灣地區存在著司法互助的漏洞。

Hong Kong add oil

2019年2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針對這次命案,推動《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表示修訂條例旨在填補司法漏洞,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其後引發一系列政治僵局與大規模抗議活動

Hong Kong add oil

但也有媒體援引消息人士報導稱,香港特區政府推動修例是受北京政府授意。由於孟晚舟被捕使得北京政府在管轄權順序上居於劣勢,其為求反制,希望在香港掌握類似的法律籌碼,將「觸犯中國法律」而身處香港的中國人及外國人移送至中國大陸受審。

Hong Kong add oil

修訂草案允許將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大陸司法管轄區受審。臺灣方面表示,臺灣曾多次就各類犯罪案件向香港提出調查取證等司法互助請求,均未獲港方回應,雖希望建立臺港各類司法互助協議,但修例將導致「任何身在香港之人,均可能被送至中國大陸接受刑事調查及審判」,故而反對修例

Hong Kong add oil

香港工商界、金融界、學術界、媒體界、法律界等多個行業別亦均提出反對意見,擔憂修訂草案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獨立司法管轄區地位,及條例將成為壓制不同政見的工具。在立法程序上,由於無法選出建制派和民主派都承認的主席,香港立法會出現兩個處理修訂草案的法案委員會。兩個委員會分別獲得民主派議員和建制派議員支持,雙方僵持不下,並有多名議員在議會衝突中受傷

Hong Kong add oil

面對公眾的憂慮與憤怒逐漸蔓延、擴大,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官員並未妥善回應。根據《明報》在5月底至6月初的輿論調查,有47.2%受訪市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而草案若設有「港人港審」機制,支持率上升至過半的54.5%。與此同時,歐洲與美國的政商界和國際社會,亦廣泛關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甚至指責這將會威脅到香港在國際上的「特殊地位」,使其喪失自身的優勢

Hong Kong add oil

在1997年香港回歸後,香港政府嘗試以各種方式增進香港人對中國的認同。透過基礎設施的建設,香港政府使雙方關係更加緊密,並逐漸向中國大陸方向傾斜。部分香港人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司法體制和人權紀錄的信任度則處於稀缺狀態,並出現有關香港自由受到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干涉、及香港政府缺乏作為等不滿。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到對「佔中九子案」有罪裁決,香港民眾對於司法環境亦累積不滿與不安,最終將抗議目標指向《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Hong Kong add oil

在2019年6月初,香港舉行年度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以紀念「六四事件」三十週年。另一方面,由於香港和中國大陸在文化、語言的不同與矛盾,促成香港本土運動與香港獨立運動出現。

Hong Kong add oil

中共政府、香港政府以及建制派明確反對「香港獨立運動」,稱其是「分裂國家」的「違法行為」,並且對於中國大陸與香港之間的關係沒有益處。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等議題上採取強硬政策

Hong Kong add oil

雖然香港被視為是亞洲的國際金融中心,較高的通貨膨脹率和貨幣升值,導致其在全球生活成本中名列第四位。根據香港城市大學的調查,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大規模示威抗議前,香港年輕人的幸福感已經輸給新加坡的同齡人

Hong Kong add oil

2019年3月31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首場遊行。大會統計共有1.2萬人參與,警方稱高峰期有5,200人。4月28日,民間人權陣線第二次發起反對修訂草案的遊行。民間人權陣線稱有13萬人參加,警方指最高峰有2.28萬人,皆創下2014年雨傘革命以來的民主派遊行紀錄,亦創下林鄭月娥上任以來的紀錄。到了5月,最少200間大專院校、中學和小學的校友、教職員或學生發起反對修訂草案的聯署。6月6日,法律界人士發起黑衣遊行,抗議修訂草案。發起者估計有近3,000人參與,屬香港回歸以來最多法律界人士參與的遊行,警方稱高峰期有880人。

Hong Kong add oil

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再度發起示威遊行,抗議修訂草案。大批身穿白衣的市民參與,民間人權陣線表示有103萬人,警方指高峰有24萬人。人潮導致最少5個港鐵車站實施管制措施,其後警員與抗議者曾爆發衝突。隔日,林鄭月娥拒絕就修訂草案讓步,表示感謝市民表達正反意見,將繼續推動四方面工作。6月12日,立法會預定恢復修訂草案的二讀審議,大量示威者圍堵、佔領金鐘立法會綜合大樓周邊道路抗議,高峰時逾4萬人參與,其後引發暴力衝突

Hong Kong add oil

為了確保立法會正常運作,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至晚上,數百名示威者退守中環。立法會因抗議活動推遲修訂草案的二讀辯論,林鄭月娥則重申不會撤回。6月14日,一群母親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

Hong Kong add oil

主辦單位估計最少6,000人出席,警方稱最高峰約980人。隔日,隨著辭職壓力加劇,林鄭月娥宣布政府無限期「暫緩」修訂草案的議程,亦強調「初心」有理而不會撤回。她還表示政府的工作不足,並多次感謝建制派。

Hong Kong add oil

6月15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梁凌杰墜樓自殺身亡。隔日,民間人權陣線再度發起遊行抗議,要求撤回修訂草案及林鄭月娥辭職下臺。大批反對修訂草案的市民身穿黑衣參與,民間人權陣線稱近200萬人,警方估計最高峰約33.8萬人,是數周來最大規模的集會

Hong Kong add oil

遊行歷時8個小時,其後逾千人在政府總部一帶留守。香港政府發表聲明回應,林鄭月娥承認因政府工作不足出現矛盾和紛爭,就事件向市民道歉。6月17日,林鄭月娥會見各界人士解釋暫緩修訂草案

Hong Kong add oil

6月18日,林鄭月娥就修訂草案公開道歉,拒用「撤回」字眼,並暗示不會辭職。6月21日,逾萬名抗議者一度包圍香港警察總部,至隔日解散,另有數百人「快閃」圍堵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和灣仔政府大樓等政府合署。

Hong Kong add oil

6月24日,約100人堵塞稅務大樓及入境事務大樓,與部分市民發生口角推撞,最少5個部門受影響。6月26日,逾千名抗議人士至外國總領事館遊行,民間人權陣線也發起集會,促請美國總統唐納·川普等國家領導人,在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關注香港議題、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施壓。之後近千人圍堵警察總部,並噴漆、撬字、丟擲雞蛋。

Hong Kong add oil

6月27日,數百名示威者包圍律政中心,要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回應訴求,至晚上撤離。同日,林鄭月娥與香港友好協進會成員見面,稱中央政府十分支持她,而不會辭職。她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拒絕不起訴示威者。

隔日,林鄭月娥會見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呼籲社會重新出發。6月30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630撐警察,保法治,護安寧」集會。大會稱有16.5萬人出席,警方稱最高峰有5.3萬人

Hong Kong add oil

7月1日,在香港回歸22週年紀念日,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年度大規模的七一遊行,以「撤回惡法、林鄭下台」為題。民間人權陣線稱遊行達55萬人,創歷年七一遊行紀錄,警方指最高峰19萬人。同日,逾百名抗議者在警民衝突後,經考量發起衝擊,佔領立法會綜合大樓、破壞設施,歷時3小時

Hong Kong add oil

曾有3人堅持留守,其後被多名示威者抬離。隔日凌晨,警方從多個方向推進,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凌晨4時,林鄭月娥會見記者,對「暴力行為」予以強烈譴責。7月5日,大批父母親出席聲援集會。主辦單位稱近8,000人出席,警方估計最高峰有1,300人。

Hong Kong add oil

7月6日,網友發起「光復屯門公園」行動,遊行過程多次爆發衝突。警方一度以胡椒噴霧驅散,並有數百人包圍屯門警署。隔日,網友在西九龍尖沙咀發起遊行,試圖增加中國大陸旅客支持和關注,其後因佔領彌敦道等道路爆發衝突。

Hong Kong add oil

不願散去的示威者沿彌敦道前往旺角,總警司陶輝曾一度被數十名示威者包圍,之後警方出動大批防暴警察驅散。7月9日,林鄭月娥主動提到香港社會因《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爭議,表示政府相關工作「完全失敗」,而修訂建議已經「壽終正寢」、政府願意聆聽意見,繼續拒絕使用「撤回」字眼。

Hong Kong add oil

隔日,部分市民在油塘站設置「連儂牆」被阻止,雙方爆發衝突,警方一度舉起紅旗警告。7月13日,大批示威者參與「光復上水」遊行,在多處爆發衝突,有15人送院。期間,約百人包圍4名便衣警員,清場時有示威者企圖跳橋。隔日,示威者參加沙田區大遊行,在與防暴警察對峙時,組成800公尺人鏈傳遞物資。在警方多路圍堵下,示威者丟擲雜物,雙方在新城市廣場混戰,最少有37人被捕。隨後林鄭月娥指責抗議者在購物中心進行暴亂

Hong Kong add oil

7月17日,數千名年長者參與「銀髮族靜默遊行」,許多人撐著拐杖、或以輪椅代步。同時,網際網路流傳林鄭月娥等官員、議員和警員的電話號碼和個人資料。7月20日,建制派舉行「守護香港」集會。

Hong Kong add oil

隔日,民間人權陣線再度發起遊行,數千名抗議者首度圍堵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投擲雞蛋、塗鴉招牌及塗汙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同日,元朗有大批白衣人士在西鐵綫元朗站,毆打在場的市民與記者,總共持續2個小時,有45人受傷送醫

Hong Kong add oil

7月22日,林鄭月娥譴責元朗襲擊事件,要求警方全力緝凶,警方表示部分襲擊者有三合會背景。7月24日,約50人響應金鐘站「不合作運動」,共有30班列車受影響,有2人收到擬檢控通知書。7月26日,示威者在伊利沙伯醫院、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國際機場客運大樓三地舉行集會,其中伊利沙伯醫院人數達1,500人。

Hong Kong add oil

隔日,大批市民前往元朗參與遊行,與警方發生衝突,歷時逾7小時。示威者投擲磚頭及包圍警車,而警方用催淚彈、海綿彈將其驅散,並進入元朗站揮棍攻擊多人。示威者還發現一輛私家車後座放有藤條,並在車尾箱藏有武士刀

Hong Kong add oil

7月28日,大批示威者在集會後前往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投擲磚塊與竹枝,以及在多處縱火;警方設下嚴密防線,連續4小時在市中心地區發射催淚彈。7月30日,數百名市民包圍葵涌警署,其後演變成警民衝突,有警署警長以霰彈槍指向市民

Hong Kong add oil

隔日,數百名市民包圍天水圍警署,聲援3名在「連儂牆」被捕的年輕人。期間,有車輛向人群發射多枚煙花,造成6人受傷。8月1日,香港金融界從業人員舉行快閃集會抗議。同日,警方突襲搜查工業大廈的物資,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等8人被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之後逾百人包圍沙田警署。

Hong Kong add oil

9月1日,示威者阻塞機場道路、機場快綫交通,影響大批旅客。之後示威者在東涌站毀損設施與射水,再徒步撤退至青馬大橋。9月2日,在新學年開學,逾230間學校、逾4,000名學生出席校外罷課集會。同日,路透社引述一段林鄭的錄音,她在錄音中稱若可選擇,會辭職,不過林鄭月娥回應並未請辭

Hong Kong add oil

9月4日,林鄭月娥提出四項行動回應五大訴求,將正式動議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並將到基層與市民對話。由於並未接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四項訴求,民間記者會隨即回應不會接受。

Hong Kong add oil

9月6日,數百名市民要求港鐵公開閉路電視片段,之後在太子站和旺角站爆發衝突。隔日,太子站再度出現衝突,有警方向記者施放胡椒噴劑。9月8日,網友發起請願,促請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施壓中央政府,人潮一度佔領花園道。

Hong Kong add oil

而在集會後,示威者在多區「游擊戰」,破壞多個港鐵車站,並在站外縱火。9月9日,示威者已連續十晚在旺角警署外聚集,要求釋放因參與反送中活動而被捕的人士,以及公開831太子站襲擊事件的閉路視頻。

9月9日起,市民多次發起到多處的商場和公園集會並高唱《願榮光歸香港》等反修例歌曲。

Hong Kong add oil

9月13日,是日為中秋節,多區市民出外慶祝,同時表達反修例訴求。有市民分別到太平山和獅子山山頂,造成光影人鏈。多區也同時舉行花燈大會和賞燈會,例如尖沙咀海旁、觀塘海濱公園、沙田大會堂百步梯和新城市廣場等。

Hong Kong add oil

9月14日,示威者發起「天水圍親子遊」遊行,由天秀路公園遊行至港鐵天水圍站,但遭警方反對,當日仍有約600人自發參加遊行。同日下午2點半,有手持國旗的撐警人士到九龍灣淘大商場聚集,在中庭揮動國旗和高唱國歌,期間不同意見的市民互相指罵和打鬥。

Hong Kong add oil

到下午3點15分,持圓盾的警員到場,在商場內外無差別拘捕至少10名青年,引起在場市民不滿指罵。當晚近9時,數十名淘大花園居民到管理處,要求交代為何商場不拒絕警員進入商場,批評商場職員失職。

Hong Kong add oil

9月15日,民間人權陣線原本計劃舉辦遊行,但遭警方反對。數以萬計的示威者無視反對,周日下午再次在香港港島區從銅鑼灣遊行到中環抗議。之後,示威者在不同的地點設置路障,並一度在道路多處放火焚燒雜物,破壞金鐘和灣仔地鐵站,以及破壞途中一些寫上慶祝中共國慶七十週年的廣告橫幅,甚至投擲汽油彈縱火。

Hong Kong add oil

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但示威者把催淚彈向警方投回去。水炮車多次發射水柱和藍色液體,示威者一度把汽油彈扔向水炮車,令水炮車一度起火。當晚,衝突從香港金鐘,轉移至附近的灣仔和銅鑼灣。

Hong Kong add oil

一批穿著白衣和藍衣的懷疑「福建幫」中年男子高呼「警察加油」,持棍和摺凳與穿著黑衣的年輕人生爭執,有中年男子被人圍毆受傷,亦有黑衣青年被拘捕,而與他打鬥的白衣男子則獲放行,未有即場拘捕。期間有白衣人毆打記者,搶奪記者電話。其後警員進入「香港第一青年會義工團」會址調查,押走至少九人。

Hong Kong add oil

10月1日,是中共建國70週年,香港多區爆發大規模衝突和暴力破壞,多個商場及店舖都要關門,多個港鐵站亦先後宣布關站,多區造成了嚴重破壞。警方在下午四時許在荃灣海壩街一帶清場期間,有一名18歲示威者曾志健被警方近距離以實彈槍擊,左胸口中槍倒地,隨後送往瑪嘉烈醫院進行治療,警方稍後承認有示威者中彈受傷。這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大規模爆發後三個月來警方首度以實彈槍擊擊傷示威者

Hong Kong add oil

10月2日,多區有抗議,不滿警方在荃灣開實彈槍射傷一名示威者。港鐵繼續成為針對目標,多個港鐵站設施被破壞,亦有示威者破壞中國銀行櫃員機及被指有親建制背景的商舖,發布支持政府言論的美心集團轄下商舖,吉野家門外則貼出告示,表示今天將不會營業

Hong Kong add oil

有黑衣人一度於屯門VCity破壞位於地下的星巴克,店內仍一片凌亂,玻璃碎片散落一地,而星巴克美人魚招牌亦碎裂;另外,優品360等多家中資店舖門市遭到破壞,二陂坊內的「聯發麻雀館」麻雀檯翻側,地上有燻黑的痕跡,而中旅社亦被破壞,前來領證的客人需於門外交收

Hong Kong add oil

10月3日,多區繼續發生衝突,大批穿黑衣人包括在荃灣、銅鑼灣、將軍澳、屯門、黃大仙等地,先以雜物堵路,進而展開破壞行動,所到之處交通燈、欄杆被毀,中資或被指愛國人士所持的店舖逐一被毀。港鐵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者針對,車站設施接連遭大肆破壞,截至10月4日,當中涉及83個港鐵站和42個輕鐵站受破壞,損毀的包括860個出入閘機、500部售票及增值機、400個八達通理器、700部閉路電視、12部升降機,另有10個出入口要關閉,連未啟用的沙中線宋皇臺站也受損

Hong Kong add oil

香港特區政府行政會議於2019年10月4日召開特別會議,處理「禁蒙面法」問題,期間有示威者在中環一帶集結。會後當日下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同行政會議正式宣布,為了保障公眾安全,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推行《禁止蒙面規例》。

Hong Kong add oil

該條例禁止參與遊行、集會及非法集結的人士以任何形式蒙面及使用可能阻止識辨身分的蒙面物品,亦賦權予警員在某些情況下要求身處公眾地方的人除去蒙面物品,以核實身分,唯宗教理由及健康或醫學理由可容許蒙面,而違反此條列將會被判處監禁一年以下及最高25,000港幣的罰款。該條例於香港時間次日(2019年10月5日)零時零分開始實施。

Hong Kong add oil

教育局亦於當日下午約3時向全港學校發信,指出禁蒙面法將於短期內生效,促請學校提醒學生及家長,並讓學校就此訂定校本處理方法。同時亦指出如身體不適,應盡早求醫及留在家中休息。

Hong Kong add oil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禁蒙面法能夠止暴制亂,且只會針對參與非法集會及暴動的參與者,以及禁蒙面法已在不少歐美國家已有立法,故不會影響遊行集會的自由。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禁蒙面法是「既不治標,又不治本」,只會激起民怨及引起更多香港市民的不滿,並質疑如果大量示威者無視禁令,警方根本無法處理違法行為。岑敖暉及社民連梁國雄申請緊急臨時禁制令,要求禁止《禁止蒙面規例》在午夜後生效。經高等法院晩上開庭處理,決定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

Hong Kong add oil

當晚,全港18區均爆發示威活動,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以來首次。其中有破壞地鐵站、破壞港鐵列車和圍毆港鐵職工等行為。全港多間商戶被搗亂縱火,大批示威者堵路縱火破壞,警方定性為暴動。港鐵全線暫停服務,其後宣布因為港鐵網絡遭暴力破壞,周六祇餘機場快綫於下午起,提供香港站不停站來往機場站的服務,其餘輕、重鐵和港鐵巴士路線被迫全日停止服務;另多個大型商場關閉。警民衝突中元朗一名14歲少年大腿中彈,被送往博愛醫院治療。

Hong Kong add oil

10月5日,繼10月4日多區地鐵站、中資銀行、店鋪等遭到破壞後,香港周六除機場快線以外,其他鐵路路線全日暫停,包括輕鐵。滙豐、渣打、中銀香港等多間銀行宣布部分分行暫停服務,或只能提供有限服超過20個大型商場率先關閉,部分連鎖店舖亦暫停服務,包括百佳、華森氏在內的大型連鎖商戶,宣布全港店鋪休息一日。不同區的宜家家私下午陸續關門,個人護理產品連鎖店萬寧下午2點關門,惠康超市和7-11便利店下午5點暫停營業,多區市民慌忙搶購食物及日用品,以應付持續多日的衝突

Hong Kong add oil

10月6日,一批黑衣蒙人在灣仔軒尼詩道手持鐵鎚、鐵棍等硬物,破壞多間中資銀行,將銀行的鐵閘及玻璃破壞,大肆搗亂。示威者又利用雨傘遮擋傳媒拍攝,破壞完銀行之後離開。香港多區大肆破壞,縱火堵路。多個港鐵站再被破壞和縱火,由於個別車站的破壞情況特別嚴重,短期內未能投入服務;各項復修工作正陸續進行,10月7日重開39個車站,重鐵、輕鐵及港鐵巴士服務晚上約6時結束

Hong Kong add oil

10月4日至10月9日期間,美國多個界別就示威活動表態。先是NBA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達雷爾·莫雷表態支持香港示威,遭到內地官媒及網民批評。NBA總裁亞當·蕭華表示支持莫雷的言論自由權,導致中國央視宣布停播NBA中國賽。

Hong Kong add oil

及後香港電競選手「聰哥」因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而被暴雪娛樂取消資格、沒收獎金以及停賽,隨即引起全球玩家不滿打壓言論自由,最終暴雪減輕處分。繼而蘋果公司在中國《人民日報》的施壓下,宣布將提供顯示警隊位置的「HKmap.live」應用程式下架。美國政界連環發信批評蘋果公司的決定,蘋果總裁提姆·庫克亦形容是艱難決定。

Hong Kong add oil

10月中起,外界認為示威運動開始緩和,人數開始減少,運動的衝突亦由街道轉至立法會等處。不過警民雙方的武力程度並沒有減低,尤其警方在10月13日發現土製炸彈,乃運動以來首次。

Hong Kong add oil

10月10日,香港市民自發慶祝中華民國國慶日,多處可見民國國旗。同日晚上,中文大學舉行對話會,女學生吳傲雪發言時除口罩,聲稱警方性暴力和希望校長譴責警方暴行。校長段崇智最終在同月18日發聲明譴責警暴,隨即引起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和中國的《人民日報》抨擊。

Hong Kong add oil

10月11日,蘋果日報頭版報道陳彥霖死訊,由於死因有多個疑點,外界流傳陳彥霖乃參與是次運動「被自殺」,不過警方和政府多次否認。學生和市民在14日和17日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舉行靜坐,要求校方公開閉路電視片段,校方兩度公開部份片段,唯因不滿閉路電視疑遭剪輯,校園被大肆破壞。18日晚上,無綫電視播出陳彥霖母親的受訪片段,她澄清女兒是自殺非被殺。

Hong Kong add oil

10月16日,立法會正式復會開始新會期。七一衝突後的首次大會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施政報告》內容,最終因民主派叫口號示威而休會。林鄭月娥其後透過預錄影片發表報告,此乃回歸以來首次非在立法機關發表《施政報告》。同日晚上,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前往開會期間在旺角遇襲,倒臥街頭。

Hong Kong add oil

10月20日,九龍遊行中警方水炮車向尖沙咀清真寺正門噴射藍色水劑,事後警方於社交平台Facebook表示誤中清真寺的正門及大閘,正聯絡清真寺首席教長及穆斯林社區領袖解釋事件及表達關注。晚上約10時,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及兩名非華裔警員代表警方到清真寺與教長會面,解釋事情經過及表達關註。

Hong Kong add oil

10月21日,特首林鄭月娥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等人於早上約11時到達九龍清真寺,全程逗留約25分鐘。清真寺首席教長Muhammad Arshad等人向傳媒表示特首林鄭月娥及警察方面已就事件作出真誠道歉,清真寺方亦接受道歉,穆斯林代表亦再次感謝香港市民幫忙清潔清真寺。

Hong Kong add oil

10月18日,觸發是次運動的臺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決定自首,希望特區政府安排手續,但臺灣拒絕陳同佳入境,令港臺關係緊張。10月23日上午九時正,陳同佳結束服刑,離開壁屋監獄,逾百名記者在場通宵守候。陳同佳先後鞠躬向死者潘曉穎的家屬和香港人道歉,並表示將會到台灣自首。但因為港台關係持續緊張,因此陳同佳或會在2020年總統選舉後才會前往台灣。

陳同佳出獄當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立法會上,正式宣布撤回《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此時距離法案的公布已經將近10個月。

Hong Kong add oil

自運動延伸至社區以後,港鐵設施多次被破壞、機場亦被堵塞。8月14日,機場管理局獲批禁制令,止任何人在機場範圍內非法阻礙或干擾機場運作;8月23日,法院頒令禁制令持續生效直至頒布新命令。港鐵在8月23日獲批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整個鐵路網絡。當政府宣布引用《緊急法》後,民主派兩度申請頒布禁制令,暫緩法例生效,但都被駁回

Hong Kong add oil

10月14日,高等法庭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公眾人士佔領或堵塞21個紀律部隊或已婚警察宿舍,同時禁止公眾人士對該21個宿舍造成破壞,包括不准塗鴉、堵塞出入口、破壞門窗、照射光線往物業方向。

Hong Kong add oil

10月22日,高等法院上訴庭裁定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上訴得直,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選管會向公眾提供任何可聯繫選民姓名及地址的方式、包括公開選民登記冊予公眾查閱等。法官又表示超過二千名警員及家屬被網民惡意起底和被網絡欺凌,其個人資料被廣泛洩漏,情況慘不忍睹及不能容忍。

Hong Kong add oil

10月25日,香港律政司和警務處向高等法院上訴,要求法院頒發禁制令。高等法院其後正式頒布臨時禁制令,明確禁止任何人公開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恐嚇及騷擾警員及其家屬,即使唆使、煽動、協助他人從事上述行為亦屬違反禁制令。該禁制令有效期至11月8日。禁制令的範圍被批評是極其廣泛,簡單如向警員叫囂「黑警」,甚至教師讀出警員子女名字,均有機會遭控告違反禁制令,等同將辱警罪立法。法庭最終修訂命令,收窄涵蓋範圍

Hong Kong add oil

最初示威者的首要抗議對象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並以「反送中」為主要口號。其後,民間人權陣線與示威者提出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撤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者且撤回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隊涉嫌濫用武力的問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辭職下臺等五大訴求。在佔領立法會後,示威者則將林鄭月娥下臺訴求改為實現「雙普選」,即立法會和行政長官均由自由的直接選舉產生,成為運動的轉折點。之後示威者將抗議活動擴大為表達一系列政治和社會不滿的運動,運動焦點也轉往關注警察濫權

Hong Kong add oil

在運動過程中,抗議者汲取2014年並未成功的「雨傘革命」中的經驗教訓,試圖藉由直接行動影響公眾日常生活,並贏得支持。除了民間人權陣線舉辦傳統的集會遊行活動外,大部分抗爭始終是沒有代表群眾的領導人和組織的自發運動,該示威運動模式又被稱作「無大臺」。

Hong Kong add oil

在沒有明顯統一的組織帶領和呼籲下,示威者透過網際網路平臺號召發起各式抗議活動,不過該模式也導致政府難以確定對話的對象。抗議者還引用香港武術偶像李小龍的名句「Be water」(像水一樣)互相鼓勵,而隨著香港人身分認同發生巨大的變化,運動出現「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

Hong Kong add oil

後續的示威抗議幾乎成為香港每周的常態性活動,往往從一開始的和平示威演變成激烈的警民衝突,示威者開始投擲燃燒彈、縱火、破壞商鋪,警方也開始使用胡椒噴霧、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等武器。

Hong Kong add oil

隨著抗議策略逐漸升級、立場趨向極端,及開始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出挑戰,抗議者與警方之間的暴力衝突不斷升高。在7月,佔領立法會的行動造成抗議者之間的分歧。警方與示威者在激烈對峙下發生衝突,讓社會擔憂抗議活動已經變得危險。同時,主要針對港鐵發起的「不合作運動」也引起紛爭。而在8月6日,示威者首度發起民間記者會發聲。

Hong Kong add oil

示威組織者主要透過LIHKG討論區、Telegram、社群媒體、口耳相傳等,傳播有關抗議和其他公民不服從行動的訊息。示威者和警察都把識別面部和身份變成一種工具。其中,政府試圖藉此追蹤運動的領導者。許多抗議者學會避免被警方追究責任,配備頭盔、護目鏡、口罩遮住面部,或用噴漆擋住監控攝像機的鏡頭

Hong Kong add oil

而隨著淘寶網、京東限制販賣,示威者只能從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購買示威裝備。示威者還會使用普遍用在教學和觀星的雷射筆保護自己,警方則指這是一種「武器」,一度成為抗爭運動的爭議焦點

Hong Kong add oil

在多個地區出現張貼標語、便利貼的「連儂牆」,各界市民也先後發起接力絕食、擁抱路人、迷你放眏會等相關行動。抗議者發展出許多流行文化、標語和藝術創作,例如向日本動漫電影傳統致敬、許多融入電影情節的口號和媒因、或傳播百老匯音樂劇《悲慘世界》歌曲《你可聽到人民的歌唱?》,佩佩蛙也成為抗議活動的標誌。

Hong Kong add oil

有網友發起在各國報章登廣告的群眾募資,亦有網友開設使用「長輩圖」的「保民生抗修例大聯盟」專頁宣傳。隨著許多香港基督教信徒參與抗議,由於警方較難驅散宗教集會,一些抗議者建議吟唱基督教讚美詩《唱哈利路亞》,將該歌曲視為示威的主題曲。

Hong Kong add oil

許多示威人士是高級中學或大專院校學生,認為抗議活動是為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獲得表面上自治進行的「最後戰鬥」,同時也有中產階級居民參與示威活動。根據現場訪問調查,運動由年輕人主導,大部分來自20歲至30歲年齡層,男性比例高於女性;參與者的教育程度普遍偏高,大專院校以上學歷達80%,大多將自身歸類在中產階級或下層階級。溫和民主派在運動中比例較高,近半數以上參與者曾投入雨傘革命,亦有許多人是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

Hong Kong add oil

最初美國總統唐納·川普表示相信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能解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分歧,也曾將示威活動稱作「騷亂」,而必須由其自行處理。美國聯邦政府告知官員在此問題上保持克制。

Hong Kong add oil

之後川普轉為警告不要動用暴力鎮壓,否則會威脅到貿易協議。他還稱在達成貿易協議前必須「人道地」對待、處理抗議活動,敦促習近平「親自」會見抗議者,進而將貿易協議與對香港問題處理兩項議題掛鉤。美國國務院對大批武裝警察在深圳市集結表示關注,並要求保障香港「高度自治」。

Hong Kong add oil

此外,美國國會議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立法,要求每年認證香港自治情況,作為貿易待遇的前提。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外交官也曾與黃之鋒等人會晤。英國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傑瑞米·杭特在談及香港抗議事件時,警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要壓制香港民主,否則將有「嚴重後果」。

Hong Kong add oil

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向習近平強調在「一國兩制」原則下建立自由開放的重要性,而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則兩次呼籲臺灣對「一國兩制」要深深警醒。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民進黨政府不該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等標語恫嚇台灣民眾,讓台灣人民恐懼中共政權,破壞兩岸關係。

Hong Kong add oil

在6月9日,海外港人在全球共24個城市自發發起遊行或集會聲援,其中澳洲有5,000人參與。到了6月12日,全球有近40個城市聲援,其中臺北市的集會有逾萬人參加。7月24日,香港留學生在澳洲昆士蘭大學舉行設置「連儂牆」活動,因中國大陸人破壞而發生衝突。

Hong Kong add oil

香港局勢也強化臺灣對於「紅色勢力」滲透的擔憂,在臺北市有青年透過「連儂牆」對話,而有手調茶飲品牌則因「政治正確性」成為關注焦點。與此同時,大部分海外華人也在西方各大城市舉行集會,反對香港的抗議活動。很多留學生在所在大學表達愛國立場,包括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等著名高校

Hong Kong add oil

最初有關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爭執、遊行與佔領,中國大陸民眾能獲取的訊息有限。其中,大部分外國和香港媒體的報導遭到嚴格審查,中國大陸媒體的報導侷限在香港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的單方面回應,僅有少數社群媒體與自媒體文章提及抗議事件,訊息審查和錯誤訊息導致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訊息隔閡增大,許多中國大陸人便反對這次抗議活動。隨著官方媒體開始播出抗議畫面,激起民眾對於示威活動的憤怒,達到削弱抗議的目的,例如毗鄰香港的深圳市居民普遍認為香港正發生動亂。

Hong Kong add oil

在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有線新聞台、now TV等主流媒體報導亦有不同的呈現方式。其中,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因為被視為親官方媒體,成為示威者針對的目標,在現場經常發生包圍記者與採訪車的情況,也曾遭寶礦力水得等撤回廣告。中國大陸媒體曾質疑香港媒體只拍警察,煽動民眾情緒,《立場新聞》則稱「在雞蛋與高牆一方,我們站在雞蛋一方。」《蘋果日報》稱會從收到的訂閲費中拿出一部分捐贈給被拘捕的示威者用以提供法律援助

Hong Kong add oil

香港普通市民開始在示威現場指責警察為「黑社會」、「知法犯法」,而中國大陸則是支持警方的情緒高漲。在香港抗議與中美貿易戰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被指控進行資訊戰,在國外譴責抗議活動,亦有多個新浪微博和WeChat帳號開始活躍。8月19日,Twitter和Facebook封鎖大批散播「假新聞」的帳號,指中國政府涉嫌以虛假資訊破壞抗議活動。

Hong Kong add oil

其後,Google移除210個散布虛假抗議情況的YouTube頻道,稱這些頻道是協同發布資訊的行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此回應「這些報導戳中某些人短處」,暗諷Google、Twitter和Facebook立場偏頗。中國大陸網軍「帝吧」則曾翻牆至Facebook專頁洗版批評,部分成員因網路實名制導致隱私保障不足而遭到網友起底。

Hong Kong add oil

隨著Telegram成為示威者主要溝通方式,其香港新用戶激增,並有超過2萬人加入的群組。隨著暴力升級,警察不再佩戴有識別號碼的徽章,有網友使用Google的技術製作人臉識別工具,用於在Telegram發布警察的私人信息。Telegram創辦人保羅·杜洛夫則表示曾遭受來自中國大陸的阻斷服務攻擊

Hong Kong add oil

一國兩制意指「一個國家,兩種制度」(英語:One country, two systems,葡萄牙語:Um país, dois sistemas),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在1980年代為了實現中國統一之目標所提出的憲法原則。是鄧1980年代初提出之政治構想,是關於國家統一乃至人類未來發展之科學理論。最早是為了改變中華民國政府撤退至臺灣後的海峽兩岸關係,總統蔣經國則以一國良制(One China, Better System)回應鄧小平

Hong Kong add oil

後來相繼適用於過去分別為英國和葡萄牙殖民地、實施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及澳門,將兩地變為特別行政區。在「一國兩制」方針指引下,中國成功解決歷史遺留之香港和澳門問題[2]:2。鄧小平主張中華民國持有的南京條約等大清與列強所簽之條約無效,在中國和平統一時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夠代表一個中國,並且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多次對外主張其對港澳之主權政策,並且要求其他國家應該要認識到一國兩制政策。

Hong Kong add oil

1990年代起,港澳保留資本主義經濟和社會政治制度,繼續擁有自己的政治管治制度、法律體系、金融經濟政策事務以及對外關係50年,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則繼續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一國兩制」並非僅是中國解決統一問題之方法,更是一種全新之世界觀和方法論,是中國改革開放整個大戰略之有機組成;既是處理一個國家內部不同社會制度如何共存之方針,也為處理世界上實行不同社會制度之國家之間關係提供新思維。

Hong Kong add oil

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是近代人類創造之兩種主要社會制度;應當承認資本主義給人類帶來高度物質文明和法治文明,使社會進步,也給人類帶來各種問題;社會主義正是批判資本主義,為避免資本主義各種問題和負面效果,創造更科學合理之社會制度。學界認為西藏與中共所簽訂的《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協定》是北京地方自治精神的初嘗試,並形容和平協定是一國兩制的濫觴[4][5]。固然強調保持原有之制度不變,但如果變化朝著好方向,有利於中國和港澳臺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便符合「一國兩制」精神

Hong Kong add oil

「一國兩制」構想產生於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通過基本法之起草成形於1980年代末,隨著中國最高立法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990年4月4日通過基本法而成為法律和制度一部分[2]:36。中國堅決保證香港繼續依法高度自治,堅決兌現各種承諾,香港堅決捍衛中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香港越能夠自覺捍衛中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國就越放心讓香港高度自治,給的空間就越大;反之,越不能捍衛中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國對香港之高度自治和「兩制」就越有戒心疑慮,自治空間就越小。

Hong Kong add oil

Remember, remember, the Fifth of November, the Gunpowder Treason and Plot. I know of no reason why the Gunpowder Treason should ever be forgot… But what of the man? I know his name was Guy Fawkes and I know, in 1605, he attempted to blow up the Houses of Parliament. But who was he really? What was he like? We are told to remember the idea, not the man, because a man can fail. He can be caught, he can be killed and forgotten, but 400 years later, an idea can still change the world. I’ve witnessed first hand the power of ideas, I’ve seen people kill in the name of them, and die defending them… but you cannot kiss an idea, cannot touch it, or hold it… ideas do not bleed, they do not feel pain, they do not love… And it is not an idea that I miss, it is a man… A man that made me remember the Fifth of November. A man that I will never forget.

People should not be afraid of their government, the government should be afraid of their people.

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more than flesh Mr. Xi
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an idea. And ideas are bulletproof.

Remember Those words from “V”

We are the people, under our masks is an idea, you can slander, beaten or slaughter our flesh, but our idea is invulnerable.

God bless these brave souls in Hong Kong.

資料參考:維基百科

Hong Kong add oil

當天吃完晚餐,回旅館途中又遇到勇武對抗警察。

Hong Kong add oil

設路障,車輛調頭。

Hong Kong add oil

指揮交通的抗議者。

Hong Kong add oil

經過溝通後,車輛順利離開,抗議區。

Hong Kong add oil

沒經過多久,記者開始出現。

Hong Kong add oil

be water在這裡完全展現。

Hong Kong add oil

公車也被停下疏導。

Hong Kong add oil

計程車上的乘客對示威者比讚。

Hong Kong add oil

路上找到的東西都可以成為路障。

Hong Kong add oil

路上的噴漆。

Hong Kong add oil

抗議在階梯上寫上抗議的言論。

Hong Kong add oil

遺留下來的路障

Hong Kong add oil

相關文章:

『特輯』香港飲食 (HONG KONG CUISINE)

『特輯』香港飲食 (HONG KONG CUISINE) – 2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一章 熟悉的香港(HONG KONG TRIP PART 1 A FAMILIAR HONG KONG)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二章 一個不一樣的香港(HONG KONG TRIP PART 2 A DIFFERENT HONG KONG)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三章 舊地重遊(HONG KONG TRIP PART 3 REVISITED)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四章 整個香港都是藍儂牆(HONG KONG TRIP PART 4 JOHN LENNON WALL)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五章 沒有觀光客香港(HONG KONG TRIP PART TOURIST FREE)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六章 警察國家(HONG KONG TRIP PART 6 POLICE STATE)

第N次造訪香港之旅 第七章 香港加油(HONG KONG TRIP PART 7 ADD OIL HK)

香港之旅 第一篇 (HONG KONG PART 1)

香港之旅 第二篇 (HONG KONG PART 2)

香港之旅 第三篇 (HONG KONG PART 3)

香港之旅 第四篇 (HONG KONG PART 4)

香港之旅 第五篇 (HONG KONG PART 5)

香港之旅 第六篇 (HONG KONG PART 6)

香港之旅 第七篇 (HONG KONG PART 7)

Hong Kong add oi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