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一日遊 第二章(Heidelberg part 2)

進到海德堡城堡後我們先參觀德國醫學博物館,這個展覽是不需要另外付費的,裡面介紹德國、歐洲的醫學歷史,以及早期使用的草藥,裡面說道,其實當時很多藥物都是猜測,根本沒有根據,在可以了解化學公式之前,其實大多醫生也只能靠經驗去治療病患,喜歡出國長知識的朋友可以好好參觀一下,至於我們兩就是單純躲冷得要死的天氣。

值得一提的是,外面有賣海德堡城堡的零歐元紀念幣,筆者有在收集,之後再發一篇文章介紹。

IMG_1801.jpg

博物館內有很多傳統植物性藥物,有種身處中藥行的感覺。

以下走馬看花拍拍照避寒,所以以下分享一下歐洲醫學史。

古堡內部結構

schloss_heidelberg_-nicht_mac39fstabsgetreuer_und_nicht_gesicherte_grundriss_des_schlosses_heidelberg_28697856400029.jpg

自從在1991年在奧地利及義大利的阿爾卑斯山上發現了冰人奧茨,人們已經認為醫學的歷史已經變得更加長。他大約46歲,在身上超過40處有紋身。大部分紋身所坐落的位置是在醫學分析也顯示他曾經有過的疾病或疼痛如關節炎的地方。

他的死亡發生在公元前3300年,而他的屍體是歐洲所保存的最古老的木乃伊,如今被保留在波爾查諾的博物館中。希臘時代曾經有幾十年的時間法律允許醫生可以將奴隸或犯人活活解剖來做研究,但後來又禁止活人解剖。

因為亞洲和歐洲社會的發展,信仰系統被不同的自然系統所取代。希臘人自希波克拉底開始就發展了一個體液醫學系統,治療被認為是恢復體內體液的平衡。《古代醫學》一部關於醫學專題著作,由希波克拉底大約於公元前400年所編纂。

類似的看法在中國和印度也得到支持。在希臘,自從蓋倫直到文藝復興時期,醫學的要旨是通過控制飲食和衛生來維護健康。解剖學的知識非常有限,只有很少外科或其他治療。靠著和病人的良好關係,醫生處理微小的病痛及安慰病人惡劣的情況,但在發生流行病時,一開始發生在城市和動物的馴養,然後在全世界流行,醫生的作用不大。

希波克拉底被看作是現代醫學之父,而他的跟隨者首先描述許多疾病及醫學狀況。他被賦予榮譽因為他首先描述了杵狀膨大(手指與腳趾的末端擴大,指甲閃閃發亮且不正常彎曲的情形),是慢性化膿肺病、肺癌和發紺的心臟病的重要症狀。

因為這個原因,畸形的手指有時候被稱為「希波克拉底的手指」。希波克拉底也是第一位在預後描述「希波克拉底的臉」的醫生。莎士比亞在《亨利五世》(戲劇)中在描述法斯塔夫之死時著名地間接提到對「希波克拉底的臉」的描述。 希波克拉底將疾病分類成急性、慢性、地方性及流行性並使用了術語例如惡化、復發、消退、病情急轉、突發、巔峰和康復。

另一個希波克拉底的主要貢獻可以在症狀學、物理的發現、外科治療和胸積膿症的預後的描述中找到。希波克拉底是第一位備有文件證明的胸外科醫生,而他的發現仍然正確。 蓋倫進行了許多大膽創新的手術,包括腦和眼的手術,在那之後的大約兩千年沒有人嘗試進行過腦和眼的手術。

後來在中世紀的歐洲,蓋倫在解剖學的文章成為中世紀醫生的大學課程的支柱,然而他們在醫學的發展停滯不前。然而在16世紀30年代,比利時的解剖學家和醫生安德烈亞斯·維塞利亞斯進行了一項將許多蓋倫用希臘文書寫的文章翻譯成拉丁文的計劃。

維塞利亞斯最著名的作品—《人體結構》極大地受到蓋倫的文章的影響。蓋倫和阿維森納的作品尤其是包含了他們兩人的學說的《醫學正典》被翻譯成拉丁文。《醫學正典》維持為歐洲醫學教育最具權威的書直到16世紀。

羅馬人發明了許多外科器械,包括第一個特別給女人的器械,而且在外科上使用了鉗子、手術刀、燒灼劑、剪刀、縫針、探針和擴張器。羅馬人也是白內障手術的先驅者。 中世紀的醫學逐步發展的科學和宗教的混合物。

在早期的中世紀,隨著羅馬帝國的滅亡,標準的醫學知識主要基於僅存的保存在修道院或其它地方的希臘和羅馬的文章。關於疾病的治療和起源的概念並不是完全是世俗的,而也基於宗教的看法。因素例如命運、罪惡和星的影響被認為和物理因素相當。

歐利修巴斯是拜占庭帝國最偉大的醫學知識編纂者。一些他和其他拜占庭帝國的醫生的作品被翻譯成拉丁文,甚至到了啟蒙時代和理性的時代,被翻譯成英文和法文。最後一位偉大的拜占庭帝國的醫生是居住在14世紀早期的君士坦丁堡的Actuarius。

醫學顯然不是博雅教育的七大範疇之一,因此被看成是手工藝甚於科學。然而,醫學、法律學和神學分別是歐洲12世紀的第一所大學的學院。 Rogerius Salernitanus的《外科的實施》,為現代外科手冊奠定了基礎。現代神經學的發展開始於16世紀的描述了腦部構造和其他的維塞利亞斯。他對它的功能缺乏概念,並認為它主要被放置在腦室。


以下分享一下筆者當初讀的弗里德里希·維勒(Friedrich Wöhler)提出的柯霍氏法則,柯霍氏法則在醫學上是有一定的里程碑,柯霍氏法則正是德國人提出來的,德國在醫學上的貢獻可以說是非常突出的。

在19世紀30年代的義大利,阿古斯蒂諾·巴希研究出家蠶白僵病是由微生物所引起。與此同時,德國的泰奧多爾·施旺領導了對酵母發酵機理的研究,並提出發酵過程是由活體微生物所引起。當時的領袖化學家李比希等人只研究發酵過程的物理化學基礎,主張發酵是無機化學過程,並指施旺的有機體導致發酵的理論是向活力論倒退。

在1847年的維也納,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1818–1865)在研究產褥熱時,發現讓醫生在接生前洗手可以極大地極少產婦的死亡率。但是他的發現不為大多數同行所認可,並遭到排擠和攻擊。[6] 路易斯·巴斯德正在做細菌實驗。攝於1870年左右。

1857年,法國科學家路易斯·巴斯德確認了施旺的發酵實驗,並支持酵母是一種微生物的假說。他還暗示此類微生物活動可能也是傳染病的病因。1860年,巴斯德的丁酸細菌發酵實驗報告啟發法國人卡西米·達萬尼發現了一種相似的物種。達萬尼發現的是炭疽病的病原體炭疽桿菌,他當時稱其為「杆狀體」(bacteridia)。

但其他人則不以為然地認為這種「杆狀體」只是炭疽病的副產物。英國外科醫生約瑟夫·李斯特則認真地對待這一發現,進而在1865年引入了外用的消毒藥水。 德國生理學家羅伯特·科赫留意到德國同行費迪南·科恩的一篇關於細菌孢子階段的報告,進而發現了「杆狀體」的生命周期。科赫鑑定了致病物的孢子,並將其注射到動物體內,由此復現了炭疽病的發病過程。

這是當時實驗病理學和疾病細菌論的一大突破。巴斯德的團隊補充了細菌的生態學研究,並確認孢子在自然界中的生態學角色。科赫則在1878年發表了一篇關於傷口細菌病理學的里程碑式的論著《關於傷口感染病人的病因學研究》(德語:Untersuchungen über die Aetiologie der Wundinfectionskrankheiten)。1881年,科赫又報告發現了結核桿菌(當時稱其為「瘤狀屬桿菌」(tubercle bacillus)),強化了自己先前的學說和整個細菌論的歷史地位。幾年後,科赫和弗里德里希·勒夫勒總結出了著名的柯霍氏法則。

最後還是要拍照打卡的唯禎。

海德堡在1196年首次見於史冊,當時名叫Heidelberch。1155年,斯陶芬家族的康拉德被哥哥腓特烈.巴巴羅薩任命為萊茵-普法爾茨伯爵,康拉德的統治區域就是後來的普法爾茨選侯國。康拉德的駐所在施洛斯伯格,被稱為Jettenbüh,現已無考。

Jettenbüh一詞源於占卜者捷達,據說其已居於此地。捷達總是與Wolfsbrunnen (Wolf’s Spring) 和Heidenloch (Heathens’ Well)相聯繫。1214年,史料中首次提及海德堡的城堡,此時正是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的巴伐利亞公爵路易一世被皇帝腓特烈二世任命為萊茵-普法爾茨伯爵。

1294年和1303年的史料中均提到海德堡城堡,關於海德堡城堡後來的信息追溯到16世紀。17世紀前關於海德堡城堡的記載大多不詳細,1615年,版畫師馬特烏斯.梅里安描述普法爾茨選侯路易五世從一百多年前開始建新城堡。

直至18世紀,關於海德堡的消息都採用梅里安德說法。 海德堡城堡作為普法爾茨選帝侯的城堡,於腓特烈五世在位期間,受到了嚴重的破壞。由於普法爾茨是新教區域,腓特烈五世希望娶一位信奉新教的妻子,因此他看中了年長他正好一周的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的長女伊麗莎白-斯圖亞特。


腓特烈樓(Friedrichbau)

1613年情人節,腓特烈五世在倫敦懷特霍爾宮迎娶伊麗莎白-斯圖亞特,婚禮儀式後的慶祝活動由弗蘭西斯·培根負責組織。新婚的選帝候夫婦當年6月回到海德堡,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於次年1月誕生。作為聯姻談判的條件之一,腓特烈五世擴建了海德堡城堡。擴建工程於1615年完工,包括著名的伊麗莎白門。

由於腓特烈五世在政治上自詡為德意志新教諸侯的領軍人物並積極對抗信奉天主教的時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蒂亞斯,1619年反抗神聖羅馬帝國的波西米亞新教徒將腓特烈五世推上波西米亞國王的王位。

腓特烈五世前往就任,由此引發了波及整個大陸的三十年戰爭。在三十年戰爭期間,海德堡城堡第一次受到軍事破壞,並由此結束了城堡的建設時期,開始了長達幾個世紀反覆破壞又重建的歷史。 1620年,新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二世大舉起兵攻打波西米亞,並在1620年11月8日在布拉格附近的白山戰役中擊潰腓特烈五世的軍隊,腓特烈五世及其家人被迫逃亡(戰後先逃往西里西亞首府布列斯勞,次年逃往荷蘭海牙),遭世人嘲諷為「在位僅一個冬天的國王」。

1621年1月21日,斐迪南二世宣布沒收腓特烈五世在神聖羅馬帝國境內的貴族頭銜和世襲領地,並派兵攻打普法爾茨。1622年5-6月間,腓特烈五世的軍隊接連失利;7月23日,帝國和西班牙聯軍開始圍困海德堡,9月16日城市陷落,三天後海德堡城堡被占領,曼海姆也於同年11月5日失守。

海德堡的新教教堂和海德堡大學都被迫關停,舉世聞名的普法爾茨圖書館(Bibliotheca Palatina)連同館藏的3500本珍貴手抄典籍則被運往羅馬送給時任教皇額我略十五世以回報其資助天主教諸侯62萬吉爾德金幣(一說100萬達克特金幣)的軍費。

1623年2月23日,斐迪南二世將腓特烈五世被褫奪的選帝候資格授予巴伐利亞公爵馬克西米利安一世,普法爾茨則被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和諾伊堡的普法爾茨伯爵沃爾夫岡-威廉所瓜分。瑞典於1630年7月加入三十年戰爭後,瑞典軍隊勢如破竹地攻入普法爾茨,於1633年5月5日攻占海德堡並隨即在海德堡城堡背後的王座山上架炮轟擊城堡,迫使天主教聯軍交出了城堡。

1634年底斐迪南二世的軍隊反攻海德堡並再次占領該城,但次年三萬法軍再次解放了海德堡。直到該年7月帝國軍隊才重新占領城堡。 1648年三十年戰爭結束,腓特烈五世的次子、新任普法爾茨選帝侯卡爾一世路德維希於1649年10月重新搬入城堡。

他將女兒伊莉莎白-夏洛特嫁給法王路易十四的弟弟奧爾良公爵,希望得到法國的協助重建領土,但路易十四並沒有因此向卡爾一世路德維希提供資助,更於卡爾一世路德維希的獨子卡爾二世於1685年去世後,要求由奧爾良公爵繼承普法爾茨的領土。

遭新任普法爾茨選帝候諾伊堡的菲利普-威廉斷然拒絕後,法軍於1688年揮兵進攻海德堡,是為普法爾茨繼承人之戰,次年法軍撤兵時炸毀部分城堡結構並縱火焚燒,海德堡成為了一片殘坦斷壁。但可幸的是,在二戰期間,海德堡城堡避過了盟軍的空襲,現時海德堡城堡的主體建築已經修復部分恢復了原貌。 by wiki

走到城堡外側,可以欣賞海德堡老城景色,但這其實根本不用付錢進來看,外面的觀景台就可以看到了!

此時我看到韓國人沒公德心的一面,我馬上請唯禎解釋她同胞的行為。

「唯禎你要怎麼解釋」我指責唯禎

「又不是我寫的!而且那一定是首爾人寫的,而我是釜山人!」唯禎說到。

我笑翻,這跟我們台北人說南部人、南部人説台北人一樣啊!

玩gopro玩得很開心的唯禎。

最後我們到大酒窖(Fassbau),這是韓蠻厲害的一個景點,如果喜歡喝酒的人可以在此休息喝啤酒,但我們晚餐想回去吃,今天剛好是農曆過年,我們要回旅館煮年夜飯來吃。

巨無霸酒桶,當時遇到旅遊團,走一圈居然還要排隊。

巨大酒桶前的正是佩科歐(Perkeo),傳說佩科歐是個酒鬼,常常會從密道溜出去喝酒,因此所有的海德堡的酒窖都會有他的人偶,求釀酒成功。

海德堡的佩科歐(出生於克萊門斯潘克特,根據其他消息來源Giovanni Clementi; 1702-1735)是海德堡選帝侯帕拉丁查爾斯三世菲利普的著名小丑和宮廷矮人, 作為大海德堡屯的守護者,他從此成為這個城市和地區的非官方吉祥物。 從那以後,他的名字,故事和形象與各種節日,傳統歌曲,文化和科學機構,酒店,餐館和私人公司時常出現。

走一圈要五分鐘,可見有多大。

參觀完海德堡城堡後,我們決定走回老城區。

海德堡城堡的外城牆是沒有摧毀的。

從海德堡城堡走回海德堡老城區得不到很陡,約十分鐘以內就可走下去,比接駁車還要快。

回到老城區,我們吃點零食喝點咖啡後,到觀光客大道上逛逛,一路走回車站。

海德堡筆者真的很希歡,非旺季觀光客很少,那種拍照沒人亂入的感覺真的很好。

中午有太陽稍微熱一點,我們坐在老城區上的座椅吃著可麗餅喝著咖啡,人生一大享受啊!

吃香蕉巧克力醬可麗餅吃上癮的我們。

初老城區約十五分鐘的路程,沿路有很多商店,我當時把相機收起來沒拍。

筆者唯一有興趣拍的店,是這種傳統木製藝術品,但真的很貴,隨便就是百歐元起跳,完全敗不了,可以當作博物館逛逛。

IMG_1732.jpg

約下午四點我們就回去曼海姆,晚上筆者要下廚煮年夜飯。

海德堡與曼海姆

曼海姆 陪考的幾天(MANNHEIM)

海德堡一日遊 第一章(HEIDELBERG PART 1)

海德堡一日遊 第二章(HEIDELBERG PART 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