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威辛集中營 第三章 最沈重的一哩路(AUSCHWITZ PART 3 Hardest one mile)

「你為什麼想要來這裡?」德國朋友問到,因為這趟旅程是我安排的。

「為什麼要來這裡? 因為我來自的地方,轉型正義還沒又被落實。」

如今離納粹大屠殺的時間已經八十年的久遠,許多當時的受害人與加害人如今不是凋零就是早已滄海桑田,六七零年代德國年輕人選擇站出來,從六八學運開始,年輕人決定詢問祖父母及父母的納粹年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德國人才有機會真正了解到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反觀台灣,如今完全沒有任何加害人走出來承認、受審,台灣如同1968年以前的德國一般,對歷史沉默,甚至檢視、檢討受害人,那種可怕的沉默,光想就讓筆者最噁。

在奧斯維辛我看到的是一個歐洲人對歷史的面對,也是西方文化跟亞洲文化的根本不同,如今亞洲國家像是中國、沙烏地阿拉伯、北韓等獨裁國家還在做著納粹類似的勾當,正更加證明轉型正義的重要,只要我們對過去的黑暗選擇遺忘,要再走回黑暗,其實很簡單。


最後看到的是焚化爐跟毒氣室。

Auschwitz

在1942年間,除了奧斯維辛營以外,其它五個地點也被設立為滅絕營,用以執行萊因哈德計劃。其中兩個,即海烏姆諾營和馬伊達內克營已經被用作苦役營,後被改裝、加入滅絕屠殺設備。三個新營被搭建了起來,單獨為快速屠殺使用,即貝爾賽克營、索比堡營、特雷布林卡營。第七個營是白俄羅斯的瑪麗·特羅斯特內茲營,也承擔同樣的任務。亞塞諾瓦茨營則負責解決塞爾維亞人。


一走進來伴隨著死亡的氣味,打入我們心坎哩,我們全身起雞皮疙瘩。

Auschwitz

滅絕營常常與集中營相混淆,如達豪集中營和貝爾森集中營。集中營主要在德國境內設立,負責關押囚徒、對納粹敵人施行苦役(如共產黨人或同性戀)。集中營也應該與苦役營區別開來,後者在所有德控區都有設立,負責對各種人士,包括戰俘在內,施行苦役。所有納粹營都遍布飢餓、疾病、疲勞,因而死亡率極高,但滅絕營是單獨為大規模殺戮而設立的。


集中營內部空間

Auschwitz

集中營毒氣室的人員都是由火車運送的。有時,火車直接開進毒氣室,但通常先由營地醫生對每個人進行篩檢,將一小部分適合工作的拉出來做苦役。絕大多數人則被送入接待區,在那裡脫光衣服、放下行李,交由納粹沒收,用以資助戰爭。


焚化爐,當時的受害者盡是一位位送進這裡。

Auschwitz

之後,人們被赤身裸體地趕進毒氣室。通常情況下,他們得到的告知是浴室或是「除虱滅蚤室」,門外的告示是「洗浴」或「桑拿」。有時,守衛會給他們發放一小塊肥皂或毛巾,用以減輕恐慌,並提醒他們記住自己衣物存放的地方。坐車許久後人們喉嚨乾渴,提出要水喝時,被告知營地裡有咖啡等著,「趕快走,否則咖啡就涼了」。

Auschwitz

根據奧斯維辛營長魯道夫·胡斯的供述,第一室可容納800人,第二室可容納1,200人。當屋子裝滿人後,門就被關上鎖死,齊克隆B從通氣孔被送入室內,釋放有毒的HCN,即氰化氫。室內的人會在20分鐘內死亡,死亡的速度則與囚徒離通氣孔的距離遠近有關。根據霍伯(Höß)的觀點,1/3的受害人是立即斃命。

黨衛隊醫生約翰·克雷默(Johann Kremer)負責監視毒氣釋放,他作證稱:「受害人的呼喊和尖叫可以從開口處聽見,很明顯,他們在為性命掙扎。」由於毒氣室常常人滿為患,當開門處理時,受害人的姿勢常常是半蹲著的,他們皮膚的顏色為粉色,有紅色和綠色的斑點,有的嘴上口吐白沫,有的耳朵出血。


這樣有效率的殺人機器,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一個傷疤。

Auschwitz

之後,毒氣被排出,屍體被移除(可能會用上4個小時),黃金假牙或蛀牙上的鑲金會由懂得牙醫學的囚徒用鉗子剝離,婦女的頭髮會被剪除。毒氣室的地面被清理,牆壁被粉刷。這項工作由特遣隊(Sonderkommando)負責,隊員則為猶太囚徒。

在第1、2號火葬場,特遣隊員住在火葬場上方的閣樓裡;在第3、4號火葬場,他們住在毒氣室中。當特遣隊員處理完屍體後,黨衛隊士兵對其進行抽查,確認所有的黃金都從受害人的嘴裡剝離出去。如果發現有遺漏的,那麼對其負責的特遣隊員會被扔進火爐,以示懲罰。

最初,屍體被放入深坑,蓋上石灰。在1942年9-11月,希姆萊下令,屍體被掘出焚燒。在1943年早期,新的毒氣室和火葬場被建造,以適應眾多的人數。


約兩個小時,我們參觀完一號營,我們搭乘接駁車到第二營地,比克瑙集中營,一路上我們一語不發。

Auschwitz

二號營:比克瑙集中營離第一營約五分鐘車程,我們在此地等導遊抵達。

Auschwitz

比克瑙集中營正式辛格勒名單的故事來源,奧斯卡·辛德勒的故事。

Auschwitz

這邊分享一下辛格勒的故事

辛德勒出生並成長於奧匈帝國摩拉維亞的斯維塔維,先後做過多種工作,後於1936年加入納粹德國的軍事情報局阿勃維爾。1938年的蘇台德區問題前,他已經開始為德國政府收集鐵路和軍隊動向的情報,後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受到捷克政府拘捕,但之後根據1938年慕尼黑協定的條款予以釋放。

Auschwitz

1939年辛德勒加入了納粹黨,繼續為納粹收集情報,並且在德波戰爭爆發前還在波蘭境內工作。1939年,辛德勒在波蘭的克拉科夫開設了一家搪瓷廠,最多的時候僱傭了約1750名工人,1944年時這些工人中有約1000名是猶太人。


克瑙集中營的死往道路。

Auschwitz

他在阿勃維爾的人脈幫助他保護自己工廠的猶太人免於被送進集中營。起初辛德勒的行為是受利益驅使,之後他開始不計代價地保護自己的工人。隨著時間的推移,辛德勒不得不向納粹軍官送去更大數額的賄賂,還有許多只有通過黑市才能獲得的貴重禮物來保護工人的安全。

Auschwitz

由於1944年7月起德國在戰場上節節敗退,親衛隊開始關閉最東邊的集中營,把存活的囚犯轉移到西面的集中營。許多人在奧斯威辛和格羅斯-羅森集中營被殺。辛德勒說服克拉科夫-普拉佐集中營統領、親衛隊上尉阿蒙·格特批准自己將工廠轉移到蘇台德地區,從而避免工人被送入毒氣室處死。


克瑙集中營內的鐵路。

Auschwitz

1944年10月,哥特的秘書米特克·彭帕把猶太區警察馬塞爾·戈爾德貝格(Marcel Goldberg)警官提供的姓名整理後列印了一份1200名將轉移到蘇台德地區的猶太人名單。之後辛德勒繼續給親衛隊軍官送去賄賂避免工人被處死。

Auschwitz

到1945年5月戰爭結束時,他的所有積蓄都已經在這些賄賂和為工人購買給養中耗盡。 戰爭結束後辛德勒回到了德國,並在那裡依靠猶太人救援組織的援助金度日。收到了自己戰時開銷的部分補償後,他和太太移居阿根廷,過起了農民的生活。

Auschwitz

1958年破產後,辛德勒獨自回到德國嘗試經營了多個行業,但都沒有成功,不得不依靠自己在戰爭期間拯救的辛德勒猶太人救濟過活。1963年,以色列政府授予他國際義人稱號。1974年10月9日,奧斯卡·辛德勒在西德的希爾德斯海姆逝世。

Auschwitz

1939年10月,辛德勒奉阿勃維爾之命到達克拉科夫,次月在這裡買下一間公寓,埃米莉仍然住在俄斯特拉發的公寓,但每星期會至少過來一次克拉科夫。1939年11月,辛德勒請內部裝飾師米拉·費佛伯格裝飾自己的新公寓,後者的兒子波德克·費佛伯格很快成為辛德勒黑市交易的中間人。他們之後也成為了一輩子的朋友。

Auschwitz

這個月辛德勒還認識了伊薩克·斯特恩,他是辛德勒在阿勃維爾一位同事約瑟夫·「塞普」·奧厄(Josef “Sepp” Aue)的會計,奧厄接管了斯特恩以前由猶太人開設的一家工廠。德國入侵波蘭後,所有波蘭猶太人的財產,包括財物、房子、工廠等全部被沒收,猶太人的公民權也遭到剝奪。辛德勒給斯特恩看了一家搪瓷廠的資產負債表,表示自己有意收購這家名叫雷科德(Rekord)的工廠,控股的猶太人在這年早些時候申請了破產。

Auschwitz

斯特恩建議他不要直接經營這家公司,而是以託管的形式接手,並且購買或租下公司的業務,這樣可以從納粹手中獲得更多的行事自由,比如僱傭更多的猶太工人。在多位猶太投資商的財政支持下,辛德勒於1939年11月13日簽下了一份工廠的非正式租賃協議,後於1940年1月15日正式化。

Auschwitz

辛德勒將工廠更名為「德國搪瓷製品廠」(Deutsche Emaillewaren-Fabrik,簡稱DEF),這家工廠很快以其綽號「埃米麗婭」(Emilia)而為人所知。他起初的工人團隊有7名猶太工人——其中包括幫他管理公司的亞伯拉罕·班基爾(Abraham Bankier)[29]——和250名非猶太裔波蘭人。

Auschwitz

到了1944年的高峰時期,工廠一共僱傭了約1750名工人,其中約1000是猶太人。辛德勒還幫助經營著一家做批發衣服生意的施洛莫·維納有限公司(Schlomo Wiener Ltd)。 辛德勒在阿勃維爾和德意志國防軍及其下屬軍備督查中的人脈讓他可以獲得為軍隊生產搪瓷炊具的合同。

Auschwitz

這些人脈之後也在他保護猶太工人免遭驅逐和處死的努力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時間的推移,辛德勒不得不向納粹軍官送去更大數額的賄賂,還有許多只有通過黑市才能獲得的貴重禮物來保護工人的安全。班基爾是辛德勒在黑市的一個重要聯絡人,他購買了許多東西存放在工廠中以便辛德勒向納粹行賄。

Auschwitz

辛德勒本人享受著奢華的生活,與他的秘書維多莉婭·克洛諾斯卡(Viktoria Klonowska)和搪瓷商埃娃·基施·朔伊爾(Eva Kisch Scheuer)發展婚外情。他的夫人埃米莉於1940年來訪並待了幾個月,並在1941年搬到克拉科夫與他同住。

Auschwitz

辛德勒起初經營這家工廠主要是為了賺錢,僱傭猶太人也是因為自納粹占領後,這些人的工資水平要大幅低于波蘭人。之後他開始不顧成本地為工人提供保護

Auschwitz

作為一個對戰爭有重要作用的軍需企業,辛德勒得以更方便地保護他的猶太工人。每當辛德勒的猶太人面對驅逐的威脅時,他就會宣布豁免他們。工人的妻兒子女,甚至殘障人士都由他聲稱為必要的機械或金屬工人。其中有一次蓋世太保找上門來,命令辛德勒交出一個帶有偽造證件的猶太家庭。「他們進來3個小時後,」辛德勒說,「兩個喝醉了的蓋世太保跌跌撞撞地離開了我的辦公室,他們不但沒有帶走什麼犯人,連一開始聲稱是罪證的文件也沒了。」

Auschwitz

1940年8月1日,漢斯·弗蘭克頒布了一項法令,要求克拉科夫的所有猶太人在兩周內離開這座城市。只有那些從事直接和德國戰事相關工作的人可以留下來。當時有6至8萬人生活在這座城市,到1941年3月僅剩15000人。

Auschwitz

這些猶太人接下來也被迫離開自己居住的卡齊米日社區,統一搬到在原來的工業區中建立的克拉科夫猶太人區。辛德勒的員工每天從猶太人區步行到工廠上班,之後4年的時間裡,辛德勒擴建了工廠,增加了廚房、診所、食堂、辦公室等設施。

Auschwitz

1941年秋,納粹開始將猶太人區居住的猶太人轉移,其中大部分被送到貝爾賽克滅絕營殺害。1943年3月13日,猶太人已經清空,那些仍然可以工作的猶太人被送到了位於普拉佐的新納粹集中營。

Auschwitz

數千名被認為不適合工作的人被送至滅絕營殺害,還有數百人在街頭被正在清空猶太人區的納粹所殺。辛德勒由於在黨衛軍中有關係,所以提前得知了這一行動,並安排工人留在廠里過夜以免發生不測。

Auschwitz

他親眼目睹了對猶太人區的清理並深感震驚。據辛德勒猶太人索爾·烏爾巴克所說,辛德勒從那時起「改變了對納粹的看法,決心儘可能多救出一些猶太人。」克拉科夫-普拉佐集中營於1943年3月開始運作,這裡原本是兩個猶太人墓地,距德國搪瓷製品廠約2.5公里,由親衛隊上尉阿蒙·哥特統領,此人曾數次在集中營內隨機地處決犯人。這裡的猶太人每天都生活在對死亡的恐懼之中。艾米莉·辛德勒曾稱哥特是「我所見過最卑劣的人」。

Auschwitz

哥特起初計劃把包括辛德勒工廠在內的所有工廠轉移到集中營內。不過辛德勒把奉承、賄賂及外交手腕相結合,不但避免了工廠的轉移,還說服哥特允許他自費在廠內建立一個子集中營,除了容納工廠內的猶太人外,還可以收容附近工廠的另外450名猶太人。這些人在這裡不但可以免受隨機處決的威脅,而且還配有食宿,甚至可以進行宗教儀式。

Auschwitz

辛德勒曾兩次因涉嫌參與黑市交易被捕,還有一次因為親吻了一個猶太女孩違反《紐倫堡法案》被捕。第一次被捕是在1941年末,他為此在拘留所過夜。他的秘書通過辛德勒在納粹黨中的關係網讓他得以獲釋。1942年4月29日,辛德勒因前一日在工廠進行的自己生日聚會上親吻了一個猶太女子的臉頰而被捕,這次他在監獄裡關了5天

Auschwitz

第三次被捕發生在1944年10月,他被指控進行黑市交易,並通過向哥特及其他人行賄來改善猶太工人的狀況。這回他被關了近一個星期。哥特於1944年9月因受賄和濫權被捕,之前辛德勒的被捕正是對哥特行為調查活動的一部分。哥特從未因這些指控被定罪,但他於1946年9月13日因戰爭罪行被處以絞刑

Auschwitz

1943年,布達佩斯的猶太復國主義領導人通過猶太抵抗運動成員和辛德勒取得了聯繫,後者之後數次親自前往布拉佩斯報告納粹對猶太人的罪行。他還將以色列猶太人機構提供的資金帶回並轉交給猶太人地下組織。

Auschwitz

1944年7月,由於蘇聯紅軍的節節逼近,親衛隊開始關閉最東面的集中營,把餘下的囚犯向西轉移到奧斯威辛和格羅斯-羅森集中營。哥特的私人秘書梅特克·龐帕把納粹關閉所有不是和戰爭需要直接有關的工廠,包括辛德勒工廠的計劃提前預警給辛德勒,並建議將產品從搪瓷製品改為反戰車手榴彈來挽救猶太工人的生命。

Auschwitz

辛德勒通過賄賂和勸說,最終讓哥特及遠在柏林的官員同意他把工廠和工人轉移到蘇台德地區一個名叫布林利茨的小鄉村,從而免除了工人被送入毒氣室處死。龐帕把猶太區警察馬賽爾·戈德伯格警官提供的姓名整理後列印了一份1200名將轉移到蘇台德地區的猶太人名單,其中1000名是辛德勒的工人,另外200名是尤利烏斯·馬德里奇的紡織製品廠工人。這些猶太人於1944年10月被送往布瑞恩里茲。

Auschwitz

1944年10月15日,一輛裝載有700名辛德勒名單上人員的火車起初被送到了格羅斯-羅森集中營,並在那裡待了一個星期後才重新送到布瑞恩里茲的工廠。另外300名女性「辛德勒猶太人」起初也被送到奧斯威辛,並且隨時可能會被送進毒氣室。

Auschwitz

辛德勒以往的人脈和賄賂這次都不起作用了,他最終派自己的秘書希爾德·阿爾布雷希特(Hilde Albrecht)帶上黑市買來的商品、食品和鑽石前往奧斯威辛,這些女工人擔驚受怕了幾個星期後才被送去了布瑞恩里茲。

Auschwitz

除了工人外,辛德勒還將250車皮的機械和原料運到了新的工廠,但工廠中生產出的可用炮彈很少。每當有軍備官員質問工廠產量為何如此之低時,辛德勒就從黑市上買來成品充數賣給軍隊。

Auschwitz

親衛隊提供的口糧不足以滿足工人的需求,所以辛德勒會花大部分時間在克拉科夫獲取糧食、軍火及其它材料。他的夫人埃米莉留在布瑞恩里茲,暗中設法獲得更多的口糧,並照料工人的健康和其他基本需求。辛德勒還安排了奧斯威辛多達3000名猶太女性轉移到蘇台德地區的小紡織廠,希望可以增加她們生還的希望。

Auschwitz

1945年1月,一輛裝有250名猶太人的火車到達布瑞恩里茲,這些人原本是被送往波蘭的一處礦場,但被拒絕接收後來到這裡。到達時,車廂已經凍得封死。之後工廠一位工程師用烙鐵打開了門,車上12人已經死亡,其他人都已經病重,無法參加工作。

Auschwitz

埃米莉將倖存者送入工廠,並且在一個臨時搭建的醫院中照料他們直到戰爭結束。隨著蘇聯紅軍的逼近,辛德勒為避免工人被親衛隊所殺而繼續向軍官行賄。1945年5月7日,他和工人們聚在工廠內,聆聽廣播中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宣布德國投降的消息

Auschwitz

由於身為納粹黨和阿勃維爾成員,辛德勒有被以戰犯逮捕和處決的危險。班基爾、斯特恩和其他多人準備了一份聲明,以便讓辛德勒呈交給美國人證實自己曾挽救了一些猶太人的生命。賽門·傑里特(Simon Jeret)還拔掉了自己的金牙,用上面的黃金打造了一枚戒指送給辛德勒,上面刻有「Whoever saves one life saves the world entire」(意為「救一人命,如救蒼生」)的字樣

Auschwitz

為了逃避蘇聯人的抓捕,辛德勒和埃米莉乘坐他們的一輛只有兩個座位的霍希轎車向西逃亡,起初還有幾名一同逃離的德國士兵坐在車兩旁的位置上,後面還跟有一輛卡車,上面有辛德勒的情婦瑪爾塔(Marta)、幾名猶太工人以及一些黑市商品。


看著自由的藍天,格外的諷刺,只能盼望人類可以記取教訓,但走了八十年後,回顧歷史你我都最清楚,完全沒有。

Auschwitz

到了捷克布傑約維采,霍希轎車被已經占領該地的蘇聯紅軍士兵沒收。辛德勒起初藏在座位下的一顆鑽石也沒能取回。他們繼續通過乘坐火車和步行前進直至到達美國占領區,然後前往帕紹,一位美國猶太人軍官安排他們乘火車前往瑞士。1945年秋,辛德勒夫婦搬到了巴伐利亞生活。


集中營內的公宿,內部環境極為惡劣,內部霉味十分重。

Auschwitz

到戰爭結束時,辛德勒的所有積蓄都已經在賄賂和在黑市為工人購買給養中耗盡。幾乎一貧如洗的辛德勒曾短暫遷至雷根斯堡,之後再到達慕尼黑,但一直沒能在戰後的德國發跡。事實上,他已經需要接受猶太人組織的援助來生活。


這樣一層可以睡上七到十人。

Auschwitz

1948年,他向美國猶太人聯合分配委員會提出了一份對他的戰時開支加以補償的請求,之後收到了15000美元。他曾估算自己戰時的開銷超過105.6萬美元,包括營地的建設、賄賂,以及包含食品在內的黑市商品支出


這環境可怕到不可思議,味道真的很糟,很多同團的旅客都選擇不進去。

Auschwitz

辛德勒於1949年移民阿根廷,他在那裡試著養雞和海狸鼠,後者的皮毛有一定的經濟價值。可到了1958年就已經破產。然後他離開妻子返回德國,嘗試經營包括水泥廠在內的多個產業,但都沒有成功。1963年,他再次宣布破產,並於次年因心臟病發而入院治療了一個月。辛德勒與戰爭期間認識的許多猶太人保持著聯繫,來自世界各地「辛德勒猶太人」的資助讓他得以繼續生活。

Auschwitz

1963年,以色列授予辛德勒國際義人稱號,以表彰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挽救猶太人免遭大屠殺的功勳,此外,1966年德國政府還授予他聯邦十字勳章。1974年10月9日,奧斯卡·辛德勒逝世,享壽67歲。他的遺體安葬在耶路撒冷的錫安山,是唯一一位得以葬在這裡的前納粹黨成員。


再來看當時的照片。

羅姆人的婦女與小孩

Auschwitz

作家赫伯特·斯坦豪斯(Herbert Steinhouse)曾於1948年採訪過辛德勒,他對辛德勒的事跡作出了這樣的評價:「辛德勒的卓越事跡只是源自於基本的禮儀和人性,只不過我們長大後就極少再真誠地相信這些禮儀和人性了。他是一個看到曙光而悔改的機會主義者,並從此背棄了周圍的虐待狂和卑鄙的罪犯。」在1983年的一個電視紀錄片中,節目引用辛德勒的話表示:「我覺得猶太民族正在遭到毀滅。我對此別無選擇,必須幫助他們。」


解放後的生還者。

Auschwitz

 被迫脫衣的婦女,送進毒氣室。

Auschwitz

集中營內的孩童

Auschwitz

骨瘦如材的孩童

Auschwitz

生還者

Auschwitz

滿車的受害者的屍體。

Auschwitz

穿著大衛之星的猶太受害者。

Auschwitz

集中營內部的婦女。

Auschwitz

搜刮受害人的物資

Auschwitz

剛抵達克瑙集中營受害人

Auschwitz

受害人

Auschwitz

被剃頭的受害者

Auschwitz

收刮下來的財寶。

Auschwitz

焚燒中的屍體


Auschwitz

被絞刑的集中營營長。

Auschwitz

奧斯威辛集中營 第一章 最黑暗的歷史(AUSCHWITZ PART 1 DARKEST OF HISTORY)

奧斯威辛集中營 第二章 納粹歷史(AUSCHWITZ PART 2 NAZI HISTORY)

奧斯威辛集中營 第三章 最沈重的一哩路(AUSCHWITZ PART 3 HARDEST ONE MIL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