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第三章 小印度(SINGAPORE PART 3 little india)

第二天一早,時間一到,馬上到附近的傳統早餐店吃早餐,今天有一整天緊湊的行程,每次來新馬標準的早餐,吐司、半生熟蛋、咖啡,自從學到這招,筆者很常做這樣的早餐,門檻低,基本上只要有吐司、奶油、醬油、胡椒、蛋即可,在柏林的時候做給德國死黨吃,基本上沒有人不愛,重點是又很便宜,超適合窮學生。

Singapore

看到那半生熟蛋,口水都快滴下來。

Singapore

吃飽喝足,馬上前往小印度(Little India),時間有點早,但筆者這趟去小印度,是去血拼,買印度香跟一些印度香料,並不是特地去旅遊,畢竟在印度待那們久,實在沒什麼興致去看小印度,買了快一百新幣的印度生活用品跟香料後,稍微在小印度拍拍照。

Singapore

小印度(Little India)是新加坡的一個泰米爾人的族裔社區,位於新加坡河東部(牛車水對面),甘榜格南(馬來人聚居地)以北。這些區域都是梧槽(Rochor)都市計畫區的一部分。小印度在當地泰米爾社區更普遍稱為竹腳(Tekka)。  (by wiki)

Singapore

坦米爾族的飲食大致可分為素食與非素食。大部分如果種姓屬於婆羅門的人多為素食者。和大多數亞洲國家一樣,主食為稻米,因此稻米在坦米爾文化中非常重要。坦米爾人是第一批種植稻米的人, 而「稻米」一詞可能起源於坦米爾語「Arisi」。傳統上,坦米爾人坐在地板上用餐,食物則盛於香蕉葉上,用右手吃飯。  (by wiki)

小印度美食街,才剛吃完早餐,就沒有特別在美食街吃東西。

Singapore

坦米爾菜餚諸如dosa,idli和vada等與sambar,chutney,而在斯里蘭卡的坦米爾料理會有椰子的元素,Rasam代表了坦米爾菜的湯。斯里蘭卡與南印度的坦米爾菜餚不同。最有名的斯里蘭卡坦米爾菜餚是Kottu roti,在當地餐館或當地人家皆相當常見。  (by wiki)

華人超市就在印度超市旁邊,這種景象應該只有在英國、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前英國殖民國家看得到。

Singapore

小印度有別於珠烈甘榜區,後者在萊佛士計劃下,原本是新加坡殖民地的一個分區,在英國的種族隔離政策下,作為泰米爾人移民的居住區。然而,由於珠烈甘榜變得擁擠,對土地的競爭不斷升級,許多泰米爾人遂移居到現在的小印度(珠烈甘榜區已不再作為一個獨特的區域存在)。  (by wiki)

Singapore

小印度的位置沿實龍崗河,最初吸引了養牛業,該區的牲畜貿易一度相當突出。後來,其他經濟活動發展起來,到20世紀初,該區開始看起來像一個泰米爾人的族裔社區。但過多的少數族裔聚居也引起各種問題,如2013年新加坡小印度暴亂。  (by wiki)

路上指標都有泰米爾與跟英語標示。

Singapore

雖然在現代人民行動黨的種族和諧政策下,泰米爾人不再如以往局限在一個地區,但為了保存文化遺產,許多泰米爾人商業 活動都集中在小印度。各個種族的人想要吃到或買到泰米爾人文化的東西,如咖喱或泰米爾服裝,就來到小印度。  (by wiki)

一早的小印度,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人,還好筆者只是來印度超市買東西。

Singapore

許多華人父母去小印度的商店,將大米磨粉,為嬰兒熬粥。這些商店的機器,主要是為了將香料磨成粉末,用來製作泰米爾美食。小印度在許多方面類似於印度,包括道路建設和使用,與新加坡的其餘部分的衛生狀況大為不同。  (by wiki)

很多商品都是直接從清奈進口,頓時有種跑回清奈的感覺。

Singapore

實龍崗路是小印度主要的商業街,沿街有竹腳中心,竹腳廣場,小印度中心,實龍崗廣場,和穆斯塔法中心。花拉公園位於區內。區內有數座印度教寺廟,清真寺和其他宗教場所,例如衛理公會福靈堂(Foochow Methodist Church)、甘榜加卜衛理公會、維拉馬卡里拉曼廟、安古利亞回教堂、維達帕提雅卡雅曼興都廟、Jalan 回教堂、錫克教中央謁師所。阿督卡夫回教堂建於1859年,得名於一位泰米爾人律師,建築為阿拉伯-文藝復興風格。  (by wiki)

乾淨的街道,提醒著我,我人在新加坡。

Singapore

其祈禱廳裝飾著摩爾式的拱,體現伊斯蘭教的歷史。斯里尼瓦沙柏魯馬興都廟沿實龍崗路,有一座高塔,於1855年建成。佛教的千光寺(釋迦牟尼菩提迦耶寺)也沿著實龍崗路,最初是由一位泰國和尚於1927年創立。對面中國風格的龍山寺供奉的是觀音菩薩。

小印度的貝當路,以法國元帥菲利普·貝當(後來與納粹德國合作被定罪)命名,1916年建於排乾的沼澤上,體現了新加坡中國建築的特點。

新加坡地鐵在該區設有兩個站:小印度地鐵站和花拉公園地鐵站。  (by wiki)

小印度牆上的印度塗鴉牆。

Singapore

聖牛的裝置藝術

Singapore

在印度、尼泊爾印度教盛行的地區,人們視瘤牛為聖牛,不食其肉,城市中的聖牛可隨意在街道上活動,在繁忙的街道經常因聖牛的活動影響交通運行。聖牛的原型為印度教三主神之一的濕婆神的坐騎南迪(或難提,梵語轉寫Nandin)。  (by wiki)

Singapore

在印度北部,南迪一般被認為是一頭白色的雄性瘤牛,源自其在梵文經典中的通稱——「公牛」(Vṛṣabha)。而在印度南部,南迪常被視作一頭乳牛、母牛、甚至廣義上的牛,皆因南迪的形像多為四肢屈曲、蹲下坐臥的石牛,並未表露生殖器官,故其性別無法確認。瘤牛的特徵是耳朵短而鬆垂,牛角向後捲曲,頸部下有很大的一片垂肉,最典型的是背部有一大塊隆起的肉瘤。  (by wiki)

Singapore

在待奉濕婆神和喜瑪拉雅山的廟宇裡,南迪(石牛)正面基本朝向廟宇的正殿,偶爾會被某些廟宇單獨地供奉起來。 相較於它的神祇地位,其名字「南迪」於近代才開始建立。學者Gouriswar Bhattacharya在一篇名為《”南迪”與”印度教的公牛”》(Nandin and Vṛṣabha)的文章中指出,「南迪」這一說法早年泛指濕婆兩個護法的其中之一。  (by wiki)

Singapore

在10世紀之前的北印度廟宇,其大門入口兩旁往往貼有南迪與另一護法大黑天(Mahākāla)的神像圖,類似中國的門神。對於南迪是濕婆授權的觀察者一事,記錄在詩人迦梨陀娑的著作《鳩摩羅出世》之中。  (by wiki)

Singapore

時母(天城體:काली,kālī,音譯為迦梨或迦利,字面意思是「黑色的」)為印度教的一個重要女神。傳統上她被認為是濕婆之妻雪山神女的化身之一,為威力強大的降魔相。迦梨一詞也可解釋為時間,故中文翻譯為迦梨。在後期的信仰體系中,迦梨被認為與時間和變化有關,象徵著強大和新生。

迦梨的造型通常為有四隻手臂的兇惡女性,全身黑色,身穿獸皮(上身往往赤裸),舌頭則伸出口外。她的脖子上掛著一串人頭,腰間又繫著一圈人手。四隻手中有的持武器,有的提著被砍下的頭顱。迦梨的腳下常常踩著她的丈夫濕婆。  (by wiki)

Singapore

坦米爾人是由一群使用坦米爾語的人所組成,為南亞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印度的坦米爾那德邦、安得拉邦、喀拉拉邦,以及斯里蘭卡的東部和北部地區。印度僑民中,亦有為數不少的坦米爾人。在馬來西亞、新加坡、斐濟、模里西斯、南非、澳洲和香港也有分布。除一部分雅利安婆羅門外,都屬達羅毗荼人種,身材矮小,膚色較黑,鼻子小而扁平,嘴唇厚,頭髮黑而濃密、捲曲。  (by wiki)

Singapore

在西元九、十世紀時,潘奇雅王朝、克拉王朝分別入侵斯里蘭卡,而這兩個王朝於斯里蘭卡的紛爭也到了十一世紀中葉才結束。十一至十二世紀初期,Chalukya國王維克拉瑪迪亞六世的統治期間,西部的Chalukyas令人信服地擊敗了克拉多次,削弱了他們的帝國。十二世紀印度南部的克拉王朝日益衰弱,也導致政權逐漸轉移至日益強盛的Hoysala帝國。  (by wiki)

Singapore

Hoysalas在1225年左右在坦米爾納德邦擴大了立足點,使得Kannanur Kuppam市在Srirangam附近成為省會首府,控制著南印度的政治,並在印度南部開始了一段Hoysala霸權。Hoysala Vira Narasimha 二世的兒子Vira Someshwara從潘迪亞斯和克拉獲得了象徵榮譽的稱號Mamadi, Hoysala的影響逐漸蔓延到潘迪亞王國。  (by wiki)

Singapore

在1215年,隨著潘迪亞王朝的入侵,坦米爾人主導的阿里亞·查卡拉瓦西王朝在賈夫納半島和斯里蘭卡北部的部分地區建立了一個獨立的賈夫納王國。阿拉貢科拉拉(Alagakkonara),來自坦米爾納德邦甘吉布蘭的商人家族,他是僧伽羅國王帕拉克拉馬巴胡五世的首席部長,成功阻止了南部的阿里亞·查卡拉瓦蒂(Arya Chakaravarthi)的擴張。  (by wiki)

Singapore

阿拉貢科拉拉的後裔維拉·阿拉克什瓦拉(Vira Alakeshwara)後來成為僧伽羅人的國王,但他在1409年被明代海軍上將鄭和所推翻。Arya Chakaravarthi王朝統治了斯里蘭卡東北部的大部分地區,直到葡萄牙在1619年征服了賈夫納王國。斯里蘭卡的沿海地區被荷蘭人接管,然後在1796年成為大英帝國的一部分。  (by wiki)

Singapore

在17世紀歐洲各國抵達後,泰米爾人的獨立生活區域大致固定在斯里蘭卡半島東北部地區。大多數僧伽羅人的種姓結構自西元13世紀以來也融合了來自南印度的坦米爾移民,這導致了三個新的僧伽人種族群體的出現:薩拉加加,杜拉瓦和卡拉瓦,印度移民與同化持續到18世紀。  (by wiki)

Singapore

坦米爾人大部分的建築都和宗教有關,並以印度教為核心,而宗教元素只是用來表達他們的宇宙觀。坦米爾人藝術成就中最重要的就Tanjore繪畫,這種繪畫起緣於九世紀的坦賈吾爾,以布為基底,用顏料染上圖案後以氧化鋅包覆,然後用珍貴的寶石點綴,常用來裝飾廟宇的牆,最有名的例子為坦賈吾爾的布里哈迪希瓦拉神廟。  (by wiki)

Singapore

坦米爾人的雕塑從寺廟裡優雅的石雕到做工細緻的銅像都有。不同於西方藝術,坦米爾藝術家是以他們的理念型塑在他們選擇的材料,並非以材料形塑理念,因此,常常可以看到原本適合於金屬上的藝術是以石頭的形式出現。  (by wiki)

Singapore

維拉馬卡里拉曼廟 ( 坦米爾語:ஸ்ரீ வீரமாகாளியம்மன் கோவில்; 英文: 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是一間位於新加坡小印度市中心實龍崗路的一間印度教廟,主要是拜祭時母(濕婆妻子雪山神女的其中一個化身)。此廟始建於1881年,百年來條葺不斷。廟中主像時母旁之兩側,分別為時母的兒子象頭神和室建陀。  (by wiki)

維拉馬卡里拉曼廟算是典型印度教的廟宇,非常適合沒去過印度的朋友來參觀,但因為在印度看到飽,所以筆者並沒有特別進去看。

Singapore

坦米爾人於航海、數學和醫學均有很高成就,經濟因地而異。坦米爾族人以大米為主食,喜吃酸辣味食物、椰油和葷食,飲咖啡。盛行姑舅表婚,山區仍保有搶親習俗。人死後以火葬為主。坦米爾男人通常只纏一條兩公尺長的圍褲,有的還披一條小布單或穿一件無領長袖綢衫。婦女喜歡穿戴金銀花邊的紗麗。  (by wiki)

Singapore

各式各樣充滿印度跟南洋混合風的建築。

 

Singapore

不少人在這裡拍照,幻想著印度是否也是這樣子,我可以在這裡直接跟你說,「不是」。

Singapore

冷氣破壞了整得見直的美感,為什們歐洲比較美,因為他們不需要裝冷氣。

Singapore

象神(梵語:गणेश,音譯葛內舍;梵文拉丁轉寫:Gaṇeśa)印度教中的智慧之神,主神濕婆與雪山神女的兒子,戰爭之神室建陀的兄弟。由於象頭神負責統領眾伽那(gaa,一群侍奉濕婆的、喜歡搞怪的小神),因此他又名群主(gaapati,意即伽那之主)。他的外形為斷去一邊象牙的象頭人身並長著四隻手臂,體色或紅或黃,坐騎是他的老友、一隻狡獪的老鼠。在各種雕繪中,他一般是盤坐著或是翹起其中一邊的膝蓋。  (by wiki)

Singapore

對象頭神的崇拜非常廣泛,不侷限於原始的印度教與更早的婆羅門教;早期在佛陀時代,印度北方已經盛行原始密教,後原始佛教結合密教,出現最早的密宗,其中更演化出各大神祇的不同於當地教派思想、與修行之法,尤其在中原隋唐左右初期,印度高僧紛紛傳法向東遠播至中原隋唐朝,以及東瀛日本,向北則是由印度高僧有第二佛陀之稱的蓮華生大士傳播至西藏。

後中原密教經過滅佛行動,如今佛教中只剩西藏與日本仍保有象頭神的祭祀與修行之法,而中國各寺廟已不復見。  (by wiki)

離開小印度,前往下一站之前,要吃點東西,但兩個月前才在印度,說真的沒有很想吃印度料理。

Singapore

海南雞飯是一道雞肉配香飯的菜餚,作法起源於海南島文昌市的日常飲食,當地人稱之為「文昌雞飯」或「文昌雞糒」,並從新馬等地開始成功的商業化普及推廣。海南人會以文昌當地的白斬雞做法,配以雞油和浸雞水烹煮的米飯。20世紀初期,隨著移民潮,這個菜式傳至東南亞等地。  (by wiki)

來新加坡一定要吃海南雞飯,雖然我不知道為何跑來新加坡大家都叫我要吃海南雞飯,海南雞飯不應該是在海南吃的嗎?

海南雞飯跟海南其實沒有關係,海南雞飯移民創造的料理,並以新馬發揚光大。

Singapore

海南雞飯套餐 8.8 SGD(196台幣),這價位不算便宜,東西也沒有說特別好吃,玫瑰奶茶的顏色超詭異,兩百台幣吃上一頓普普通通的料理,等等吃東西還是做點功課比較好。

Singapore

海南雞飯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華人移民潮中,隨著海南籍的移民,傳入馬來亞、暹羅與印尼一帶。在馬來西亞,海南雞飯多被簡稱為「雞飯」,在各城鎮的美食中心、茶餐室見其蹤影,一般售價多介於3.50至6.50令吉之間,在食用時都會搭配特製的辣椒醬與黑醬油。通常售賣雞飯的店家也會提供燒雞、燒肉、叉燒、滷味等,讓顧客有多樣化的選擇。

甚至在馬六甲被演化成雞飯粒。 根據資料及口述歷史的記載,馬來半島一帶海南移民較多的城鎮如馬六甲、檳城、新加坡,甚至是吉隆坡已經出現一些沿街販賣「雞飯」的海南籍小販,挑擔或雙手拿著竹籃,一邊放白斬雞肉,一邊裝油飯。為了招攬生意,有些還設置了「賭大小」的消遣遊戲,小販隨身帶了3顆骰子與空碗,以雞飯來跟人賭輸贏,若賭贏了,則送出雞肉及飯;若賭輸則給錢,這種有趣的叫賣方式,認為是當地售賣海南雞飯的雛形。 根據新加坡學者的透露最早在新加坡售賣海南雞飯的是王義元 (Wong Yi Guan),他在1936年南下新加坡討生活,並開始拎竹籮在新加坡一帶叫賣,後來有了儲蓄,便開始在茶餐室內開檔買起雞飯來。

由於王義元所售賣的海南雞飯非常著名,便開始在馬來半島各地流傳。跟根據馬來西亞的說法,最早把海南雞飯發揚光大的是來自海南島的梁居清,在20年代,他開始在馬六甲與同鄉一同學藝做雞飯,並在30年代移居至雪蘭莪的巴生開檔售賣。另外,位於吉隆坡蘇丹街的知名海南雞飯店——南香,於1938年開業,歷史也相當悠久。 不過關於這個海南雞飯起源的問題,美食家蔡瀾在他的《海南雞飯研究》之中提到:「海南雞飯該歸功於新加坡「瑞記」餐廳的老闆莫履瑞這個人。莫履瑞在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從海南島到新加坡以賣雞飯為生,他與一般小販不同,用雙手提著兩個竹籠:一個裝雞,一個裝飯,圓圓胖胖的飯球頗有特色」。

目前爭論那個城市是海南雞飯在馬來半島的發源地,已沒有多大的意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後期隨著新加坡的獨立,當地以華人為主導,比起馬來西亞,新加坡政府對於當地傳統華人美食較為注重,同時運用各種資料為海南雞飯進行包裝及推銷,讓當地海南雞飯得以成為世界知名料理。  (by wiki)

小印度買的大拇指可樂,是我在印度最愛喝的汽水,這樣一小罐要價23台幣。

延伸閱讀:新加坡 第四章 新加坡國家博物院(SINGAPORE PART 4 NATIONAL MUSEUM OF SINGAPORE)

Singapo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