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境旅行 – 吉隆坡 第三章(KUALA LUMPUR PART 3)

離開小印度,筆者見識到馬來西亞的交通不便,坐地鐵沒辦法到博物館,只能走路,走路要二十分鐘,坐大眾交通工具要四十分鐘,叫Uber因為距離不夠遠叫不到,筆者只能硬著頭皮,頂著三十度的高溫,前進博物館。Kuala Lumpur

吉隆坡的建築真的非常厲害,並不會輸其他已開發國家。

Kuala Lumpur

以下為沿途景色,三十度高溫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Kuala LumpurKuala LumpurKuala Lumpur

走了二十分鐘,終於到了馬來西亞國家博物館,門票本地人為二塊馬幣,外國人要五塊馬幣(38台幣),說真的算是非常便宜,有空可以去參觀看看,雖然外國人比較貴,但是價位上差距不像印度這們誇張,算是可以接受。

Kuala Lumpur

馬來西亞國家博物館 (馬來語:Muzium Negara),是一座集馬來西亞歷史及文化遺產的博物館,位於馬來西亞吉隆坡白沙羅路,附近有吉隆坡湖公園。 博物館於1963年8月31日對外開放,其建築設計是吉打州的Balai Besar 的建築設計)和Palatial結構,涵蓋了傳統馬來和現代元素。

(博物館內文物筆者不個別解釋,分享整理維基百科上的歷史,不喜歡可以看照片即可)

Kuala Lumpur

人類在這個區域棲息的最古老證據可追溯到距今四萬年前。第一批居住在馬來半島的人類是尼格利陀人,又稱矮黑人。古代印度人稱馬來半島為黃金半島(印度文:Suvarnadvipa,英文:Golden Peninsula)。在托勒密的世界地圖上,也稱馬來半島為黃金半島(拉丁語:Golden Chersonese),馬六甲海峽則稱為象牙海灣(拉丁語:Sinus Sabaricus)。

Kuala Lumpur

華人與印度人在2世紀與3世紀在這個區域建立許多貿易港與城鎮,依據中國史料記載,數量多達30個。兩國對馬來西亞的地域文化影響深遠。在公元的最初幾個世紀直至14世紀初,馬來半島的人們主要信仰佛教和印度教等等的印度宗教,早在4世紀,更採用梵語做為書寫文字。

Kuala Lumpur

在7世紀到13世紀之間,馬來半島的許多地區由三佛齊帝國所統治,其中心位於蘇門達臘的巨港。在三佛齊衰落後,以爪哇為統治中心的滿者伯夷帝國對於大部分的印度尼西亞、馬來半島及婆羅洲沿海地區具有影響力。

Kuala Lumpur

來自三佛齊皇室的王子拜里米蘇拉,建立了馬六甲蘇丹王朝,普遍被認定為馬來半島的第一個獨立國家。拜里米蘇拉的王子,美甲·伊斯坎達·沙轉信伊斯蘭教,而且馬六甲蘇丹王朝的顯赫地位及政治勢力促使伊斯蘭教傳遍臨近小國,某種程度上在15世紀加速回教為馬來人的主要宗教。另外,此時的馬六甲也成為國際和東南亞最繁忙的貿易港口之一。

Kuala Lumpur

首度的殖民統治發生於1511年,葡萄牙艦隊攻占馬六甲,建立殖民地。馬六甲末代蘇丹馬目沙輾轉流亡於馬來半島與廖內群島,聯合各地數度意圖收復馬六甲不果,最終死於蘇門達臘甘巴,他的兩位兒子分別即位建立了霹靂王朝與柔佛王朝,其中控制半島南部的柔佛繼續成為對抗葡萄牙的主要勢力之一。

Kuala Lumpur

來自蘇門達臘北部新興的亞齊王朝則在蘇丹依斯干達·慕達的統治下開始在馬來半島北部擴充領土,包括霹靂、吉打等。1619年,更將源於馬六甲王室的彭亨蘇丹阿邁德沙虜往亞齊。葡萄牙、柔佛與亞齊三股勢力在這期間時互有和戰,尤其彭亨的控制權數度輾轉於三方之手。

Kuala Lumpur

1629年,葡萄牙聯合柔佛摧毀了亞齊所有戰船,迫使其撤出馬來半島。但亞齊依然可以在同年攻占吉打,並將其居民虜往亞齊。依斯干達·慕達死後,其外甥依斯干達塔尼繼位為亞齊蘇丹。直到1641年,荷蘭聯合柔佛攻下馬六甲。此後,荷蘭與柔佛保持聯合關係。半島北部各王朝則漸漸成為暹羅的藩屬。

Kuala Lumpur

英國的勢力在1785年開始進入馬來半島,那一年英國東印度公司向吉打蘇丹租借了檳城。不久,英國方面採取詐取計謀奪得檳城。1819年開始又從柔佛取得新加坡的管理權,與荷蘭展開競爭。

Kuala Lumpur

1824年,英國與荷蘭簽署1824年英荷條約,最終確立了英國對馬來亞的霸權,荷蘭撤出馬六甲並放棄所有在馬來亞的利益,而英國則承認荷蘭對東印度剩餘地區的利益。柔佛王朝也從此一分為二,新加坡以南的廖內劃於荷蘭勢力範圍,成為廖內王朝。

Kuala Lumpur

1826年,英國殖民政府將檳城、馬六甲與新加坡聯合組成了一個英國海外領地,名為海峽殖民地。在19世紀下半葉,由於馬來半島各王朝內部動盪,影響錫米等資源採收,英國開始積極干預各王朝的內政。經歷內戰的彭亨、雪蘭莪、霹靂與森美蘭陸陸續續接受由英國委派的參政司,這些名為幫助馬來統治者管理國事,實際上這些英國代理人很快就成為這些國家的真正統治者。1896年,英殖民政府將四個王朝聯合,成立馬來聯邦,由總參政司實際統治。

在馬來半島上的其他五個州合稱馬來屬邦,雖然並未直接受到英國統治,也在20世紀初接受了英國參政司的派駐,成為英國的保護國。

Kuala Lumpur

第二次世界大戰,隨著日本佔據馬來亞,各族間的關係日趨緊張,然而大眾對獨立的支持亦逐漸增長。戰後英國宣布了一個組織馬來亞聯邦的計劃,這將原先屬於馬來聯邦和馬來屬邦的蘇丹國,加上檳城和馬六甲(不包括新加坡)合組一個英國海外領地,並在數年後獨立。這個計畫遭到馬來人強烈反對,因為它削弱了馬來統治者的地位,並且將公民權賦予馬來西亞華人與少數民族。馬來亞聯邦1946年建立,1948年解散。

Kuala Lumpur

印度文明對馬來群島的影響,至少可追溯至公元前3世紀。古代印度人稱馬來半島為黃金半島(梵語:Suvarnadvipa)。在托勒密的世界地圖上,也稱馬來半島為黃金半島(拉丁語:Golden Chersonese),馬六甲海峽則稱為象牙海灣(拉丁語:Sinus Sabaricus)。當時,華人是純粹為經商而前往該地,但是印度人不同,他們開始時前往經商,結成市集,繼而則傳教,更進一步在馬來半島,甚至東南亞各地,先後建立許多印度化王國。

Kuala Lumpur

印度商人開來到馬來群島購買豐富的森林和海洋產品,並與和當時來到這裡的華人商人進行貿易往來。華人與印度人在2世紀與3世紀在此區域建立許多貿易港與城鎮,依據中國史料記載,數量多達30個。在公元的最初幾個世紀,馬來半島的人們信仰佛教和印度教等印度宗教,並採用梵語做為書寫文字。

Kuala Lumpur

1世紀時佛教和印度教均在馬來半島立足,並從這裡傳布到整個群島。 伊斯蘭教經由印度傳到馬來群島,而且有別於中東,這裡的伊斯蘭教受蘇非主義的神秘傳統所影響,並吸收某些馬來人的原始泛靈論和印度教傳統。由於伊斯蘭教是藉由貿易者,而不是藉由軍事征服而引進的,因此並沒有強加阿拉伯語和阿拉伯政治習俗。由於大多數馬來族群無法閱讀以阿拉伯語寫成的《可蘭經》,因此馬來地區的伊斯蘭教不像阿拉伯世界那麼嚴格。而且由於當地的馬來統治者保有他們的權力,伊斯蘭教士不像其它伊斯蘭世界一般獲得政治影響力。

Kuala Lumpur

在2世紀與3世紀有為數眾多的馬來王國,依據中國史書記載達30個。吉打,在古代梵語稱為Kedaram或kataha,位於印度人貿易者與國王直接入侵馬來半島的路徑上。根據地位於現今印度坦米爾納德邦的朱羅王朝皇帝Rajendra Chola,在1025年將吉打納入版圖,但他的繼承人Vir Rajendra Chola必須敉平吉打的叛亂, 以打倒入侵者。 已知最早在現今馬來西亞地區立基的王國是古代帝國狼牙脩,位於馬來半島北方的珍尼湖附近。它與位於柬埔寨的扶南有著緊密關聯,扶南統治馬來西亞北部直到6世紀為止。依據《馬來紀年》記載,高棉帝國王子Raja Ganji Sarjuna 在7世紀於現今霹靂州木威(Beruas)創立剛迦王國。5世紀的中國史書提到南方的一座大港Guantoli,位於馬六甲海峽之中。在7世紀,史書記載有一個新港口名為「室利佛逝」(Shilifoshi),據信這是當時唐朝對三佛齊的稱號。

Kuala Lumpur

在4世紀至7世紀馬來亞半島興起室利佛逝王朝(Sri Vjaya),亦稱三佛齊(Samboja),逮至13世紀時期

馬來半島許多地區由三佛齊帝國所統治。三佛齊到底在什麼地方至今未能考證,估計位於蘇門達臘東部某條河的入海口附近,有可能就是今天的巨港。三佛齊的國王統治著一個由蘇門達臘的濱海地區、馬來半島和婆羅洲所組成的、鬆散的海上王國達700年。其中有部分時間,三佛齊也控制爪哇島部分地區,不過爪哇島上的各個小王國始終抗拒三佛齊的霸權統治。三佛齊是一個商業國家,歡迎每年一度來自中國和印度的船隊到這裡來做生意,有時甚至有從日本、阿拉伯和伊朗的船隻到達。三佛齊最大的敵人是北方的暹羅,暹羅多次試圖從北部征服三佛齊。為了與中國結盟以對抗這些敵人,三佛齊向中國皇帝進貢,但從未受中國統治。

Kuala Lumpur

在1025年與1026年,剛迦王國遭到古淡米爾國(Sangam period)朱羅王朝皇帝Rajendra Chola I 攻打,使得三佛齊的第一個都城哥打哥拉宜因而荒廢。朱羅王朝的入侵減損三佛齊的威望,三佛齊曾將其影響力施展到吉打、北大年,遠至單馬令。

2世紀的一首淡米爾文詩Paṭṭiṉappālai,描寫來自吉打的貨物堆積在朱羅王朝首都的景象。7世紀的一齣梵文戲劇Kaumudhimahotsva,將吉打稱為卡達哈州(Kataha-nagari)。Agnipurana也提及卡達哈的領地以一座高峰為邊界,學者相信這就是吉打的日萊峰。來自Katasaritasagaram的故事描寫卡達哈的高貴生活。不久之後,信奉佛教的單馬令王國控制吉打。在11世紀,單馬令國王Chandrabhanu利用吉打做為攻打斯里蘭卡的基地,這個事件記錄在坦米爾納德邦Nagapattinum的石碑,以及斯里蘭卡的編年史《大史》。

Kuala Lumpur

從10世紀之後,三佛齊勢力開始減弱。三佛齊從來不是一個中央集權國家,10世紀中葉,它與爪哇一系列戰爭顯然削弱其商業發展,並導致國力衰敝。在11世紀,一支敵對勢力稱為末羅瑜(Melayu)開始對抗三佛齊。末羅瑜這個港口可能位於今天印度尼西亞蘇門達臘海岸的占碑省。末羅瑜的影響力,呈現在它是馬來(Malay)這個字的字源這個事實上。與此同時,伊斯蘭教的普及也削弱信印度教的三佛齊國王的勢力。最早皈依伊斯蘭教的地區如亞奇脫離三佛齊統治。

13世紀末,暹羅的素可泰王國控制馬來半島大部分地區。到大約1331年至1351年時,在中爪哇興起一個強大王國滿者伯夷。1365年,爪哇人的滿者伯夷王國出兵強佔整個馬來半島,成為其屬地之一。但直到14世紀,三佛齊依然控制著它最富饒部分,所生產的香木、海產品、金、錫、香料、臘和果乾在中國和在西方均非常暢銷。但自國王哈奄烏祿(Hajam Wuruk)於1389年駕崩後,滿者伯夷王國地位一落千丈。是時暹羅人一舉控制印度支那,再而侵入馬來半島。

Kuala Lumpur

逮至13世紀時期,室利佛逝王朝(三佛齊)被南印度科羅曼德(Coromandel)朱烈王(Chola)所討滅後,其人民逃到一個島建立淡馬錫(Temasek),就是今日新加坡

自淡馬錫王國被泰人蹂躪之後,大批難民逃往馬六甲,淡馬錫國王拜里米蘇拉另建立馬六甲王國[14]:284。約在1400年,拜里米蘇拉建立馬六甲。《馬來紀年》稱他是亞歷山大大帝後代。敵國征服巨港,導致拜里米蘇拉和其他人逃離,特別航向淡馬錫以逃避迫害。他受到來自北大年,由暹羅國王指派為淡馬錫統治者的馬來蘇丹Temagi所保護。不到幾天,拜里米蘇拉就殺害Temagi,自立為統治者。大約五年後,由於暹羅勢力進逼,他被迫離開淡馬錫。滿者伯夷王國爪哇人艦隊曾攻擊淡馬錫。

Kuala Lumpur

拜里米蘇拉向北前進,以建立一個新的根據地。在麻坡,拜里米蘇拉考慮將他的新王國建立在Biawak Busuk或Kota Buruk。在發現麻坡的地點並不合適後,他繼續往北走。據信他在沿路曾造訪Sening Ujong(雙溪烏榮Sungai Ujong的舊名,即現在的芙蓉市),隨後到達Bertam河(馬六甲河的舊名)的河口,建立馬六甲蘇丹王朝。歷經時間演變,這個地方發展成今天的馬六甲。依據《馬來紀年》記載,拜里米蘇拉在一株「滿剌加樹」(Malacca tree,又名餘甘子)下,看見一條獵狗將一頭鼷鹿(mouse deer)逼到絕境,小鼷鹿為了自衛,將狗踢進河裡。他將這個景象視為好兆頭,決定在此建立一個名為馬六甲(Melaka,Malacca)的王國。他建立並改善貿易設施。

Kuala Lumpur

馬六甲建國時,中國明朝皇帝明成祖派出艦隊以擴展貿易。永樂元年(1403年),明朝使者尹慶造訪馬六甲。1405年,馬六甲遣使入貢中國,明成祖冊封拜里米蘇拉為馬六甲王國國王[15],並且允予保護它,勿受當時泰人侵擾,於是馬六甲便繁榮起來,成為東西貿易和交通樞紐[14]:284。為了交換定期的進貢,中國皇帝提供馬六甲保護,以抵抗暹羅的不斷威脅。抑有甚者,以後鄭和船隊每次南來,必駐節於馬六甲。1411年,拜里米蘇拉還率妻子陪臣五百四十餘人與鄭和入貢明朝,答謝明成祖,「學習中國文化」。

Kuala Lumpur

在這個時代前後,在馬來半島定居的華人和印度人成為今天峇峇娘惹和Chetti社群的祖先。根據一種理論,當拜里米蘇拉娶了Pasai公主之後,成為一個穆斯林,他採用當時流行的波斯銜頭”Shah”(國王),自稱依斯干達國王(Iskandar Shah)。據中國史書記載,在1414年,這位馬六甲第一位統治者兒子晉見明成祖,告以父親去世消息。拜里米蘇拉的兒子隨即受到承認,為馬六甲第二任統治者,名為Raja Sri Rama Vikrama, Raja of Parameswara of Temasek and Melaka,他的穆斯林人民稱他Sultan Sri Iskandar Zulkarnain Shah 或Sultan Megat Iskandar Shah。他從1414年到1424年統治馬六甲。馬六甲同時也變成信奉回教之信道中心,奠定今日馬來西亞以回教為國教之基礎。透過印度穆斯林以及少部份來自中國的回人所影響,伊斯蘭教在15世紀變得越來越普遍。

Kuala Lumpur

馬六甲王國全盛時,其勢力伸展到馬來半島北部以及蘇門答臘西部。馬六甲很快就占據過去三佛齊所統治地區,與中國建立獨立的外交關係,並控制中國通向印度的海上貿易道路。由於蒙古帝國擴張,這時從中國通向西方陸路被阻,這條海上貿易通道就變得越來越重要。馬六甲建國後數年內,正式採行伊斯蘭教,其國王稱號由拉者(Raja)改為蘇丹(Sultan)。馬六甲蘇丹王朝的政治勢力幫助伊斯蘭教傳遍馬來群島,馬六甲當時身為馬來亞半島最繁盛的王國,使這個信仰得以傳播到鄰國。16世紀初,伊斯蘭教成為馬來人主要宗教,其勢力到達現在的菲律賓,只有峇里島依然是一個孤立的印度教島嶼。

Kuala Lumpur

馬六甲蘇丹王朝享國一百零三年,期間國王親率陪臣妻子入貢中國者計有三人,而稱臣納貢者,亦有30次之多。它被看作是馬來人自主統治的一個黃金時代,馬六甲蘇丹成為所有後繼的馬來統治者的榜樣。馬六甲成為馬來文化的中心,它奠定今天馬來文化的基礎:馬來土著文化與外來的印度、華人和伊斯蘭元素的融合。馬六甲風格的文學、藝術、音樂、舞蹈、衣著,及其宮廷人士的華麗銜頭,成為所有馬來人的標準。馬六甲宮廷對馬來語賦予極高聲望,這個語言最初是在蘇門達臘形成的,在馬六甲建國時帶到此地。它成為所有馬來國家的官方語言,即使許多地區依然保有地方語言。

Kuala Lumpur

鄂圖曼帝國阻斷歐洲與亞洲之間的陸路貿易路線,而且與印度及東南亞的貿易受到阿拉伯商人所壟斷,迫使歐洲國家尋找一條通向印度的海路。1498年,葡萄牙國王若昂二世派出瓦斯科·達·伽馬(Vasco da Gama),發現繞過好望角通向印度的海路。1511年7月1日,葡萄牙人佔領馬六甲。阿方索·迪·阿不奎(Afonso de Albuquerque)帶領遠征艦隊來到馬來亞,經過一個月圍攻,於同年佔領馬六甲。馬六甲成為葡萄牙在東方活動的核心據點。

Kuala Lumpur

馬六甲蘇丹王朝最後一位蘇丹的兒子逃到馬來半島南端的民丹島,並在那裡建立一個新的國家,柔佛蘇丹王朝。馬六甲的統治消失後,馬來群島分裂為眾多互相爭戰不停的小國家,其中最重要的有亞齊、汶萊、柔佛和霹靂。其它國家有萬丹、日惹、吉打、雪蘭莪、蘇祿和登嘉樓等。16世紀末,歐洲商人在馬來亞北部發現錫礦,透過錫的出口,霹靂變得富強起來。歐洲殖民勢力繼續在這個區域擴張。葡萄牙控制對盛產香料的摩鹿加群島的貿易。1570年西班牙展開馬尼拉之戰,1571年占領馬尼拉,經由建設馬尼拉使其位居菲律賓(亞洲)與墨西哥(美洲)的太平洋重要航點。

Kuala Lumpur

1607年,亞齊蘇丹國興起,成為馬來群島最強盛富裕的國家。在伊斯干達.穆達(Iskandar Muda)統治下,這個蘇丹國控制的範圍延伸到蘇門達臘與馬來半島的大部分地區。他征服馬來半島的錫礦產地彭亨,並將彭亨蘇丹擄往亞齊。他所向披靡的艦隊在1629年攻打馬六甲的戰役中瓦解,依據葡萄牙史書記載,當時葡萄牙與柔佛的聯軍設法摧毀他的所有船艦,殺掉19,000名戰士。然而,亞齊的軍力並未被摧毀,因為在同一年亞齊征服吉打並把許多吉打人民遷到亞齊。這位蘇丹的外甥Iskandar Thani是彭亨的王子,後來成為他的繼承人。在Iskandar Thani統治期間,亞齊專注於鞏固內部及宗教上的統一。

Kuala Lumpur

在17世紀初,荷蘭建立荷蘭東印度公司(英文:Dutch East India Company,荷蘭文: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簡稱VOC),一開始建立在摩鹿加群島的貿易,他們很快就占據爪哇島上較弱的蘇丹國,1619年建立巴達威亞為他們的首府。他們從巴達威亞擴展勢力到馬來群島,與柔佛結盟來對付他們的主要敵人:馬六甲的葡萄牙人和強大的亞齊蘇丹國。在數次嘗試後,荷蘭與柔佛的聯軍終於在1641攻占馬六甲。葡萄牙人統治馬六甲達130年,1641年荷蘭人入侵,搶奪葡萄牙主權,一直佔領到1795年。葡萄牙僅剩下葡屬帝汶。在荷蘭支持下,柔佛在馬來亞各個蘇丹國之間,獲得一個鬆散的霸權地位,只有霹靂例外,它能夠周旋於柔佛和暹羅之間,並保持其獨立。

Kuala Lumpur

這段期間,馬來亞各蘇丹國的虛弱,為從其它地區人民移入這些馬來故土創造條件。從印度尼西亞東部來的布吉人海盜經常襲擊馬來亞海岸地區。1699年,他們刺殺柔佛最後一位馬六甲血統的蘇丹,控制柔佛,其他布吉人控制雪蘭莪。從蘇門達臘來的米南加保人也遷入馬來亞,最終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森美蘭。柔佛的覆滅在馬來半島上留下一個權力真空。暹羅的大城王國部分填補這個空缺,將北部的五個馬來國家——吉打、吉蘭丹、北大年、玻璃市和登嘉樓——變成自己的屬國。柔佛覆滅也讓霹靂成為馬來亞蘇丹國之中的領導者。

Kuala Lumpur

18世紀馬來亞對歐洲的經濟重要性快速成長。尤其英國與中國之間的茶貿易,增加對馬來亞的高質量的錫的需求,錫用在茶葉箱的內襯,具防潮作用。馬來亞的胡椒在歐洲也享有盛譽,而且在吉蘭丹和彭亨有金礦。錫礦和金礦及其附屬工業的發展,導致第一批外來移民湧入馬來人的世界,一開始是阿拉伯人和印度人,後來則是華人。華人定居在城鎮並很快掌控經濟活動。這建立往後200年馬來亞社會的典型模式:鄉居的馬來人逐漸受到富裕的城鎮移民社群所控制,就連蘇丹也無法抵擋這些城鎮移民的力量。

Kuala Lumpur

從17世紀開始,英國商人就現身於馬來亞水域,但直到18世紀中期,以英屬印度為基地的英國東印度公司才開始對馬來亞事務真正感興趣。由於與中國貿易增加,它需要在馬來亞地區設立基地。雖然曾使用不同島嶼為基地,但直到1786年8月,向吉打蘇丹租借檳城,英國才擁有第一個長久基地。此後英國又在檳城對岸的大陸上租借一大片土地(稱為威省)。1795年在拿破崙戰爭期間,英國人唯恐荷屬馬六甲為法國艦隊所利用,乃加以接管,到1815年才交還荷蘭。英國總督斯坦福·萊佛士尋找一個替代基地。1819年2月,他從柔佛蘇丹手中獲得新加坡。1824年荷倫條約簽訂後,荷人同意以馬六甲跟英國人交給換蘇門答臘的明古連島(Ben Coolen)。檳城和新加坡這兩個基地,加上荷蘭沒落,造就英國支配馬來亞。隨著馬來亞畏懼暹羅擴張,英國影響與日俱增。19世紀,馬來蘇丹成為大英帝國忠實盟友。

Kuala Lumpur

1824年英國與荷蘭簽署1824年英荷條約,最終確立英國對馬來亞的霸權,同時也決定當代馬來西亞的雛形。荷蘭撤出馬六甲並放棄所有在馬來亞的利益,而英國則承認荷蘭對東印度剩餘地區的利益。這個瓜分在馬來亞地區劃一條人為界限,這條界線遺留至今。1826年,英國把檳城(即檳榔嶼)、馬六甲、新加坡與納閩聯合組成海峽殖民地。海峽殖民地最初由位於加爾各答的東印度公司所管理,其後檳城與新加坡先後成為這個殖民地行政中心。

Kuala Lumpur

直到1867年,其行政權由印度總督移交給倫敦的殖民地事務大臣管理。華僑習慣稱其為「叻嶼島甲」或「三州府」。在19世紀裡,英國與馬來亞的其它蘇丹國簽署協議,在這些國家中設立總督,幫助蘇丹管理其國事,這些代辦很快就成為這些國家的真正統治者。對英國投資者來說,擁有錫礦的霹靂的政治穩定是最重要的,因此霹靂成為第一個與英國簽署協議同意英國管理的蘇丹國。柔佛是最頑強的蘇丹國,一直到1914年才放棄其獨立性。1896年7月5日,彭亨、雪蘭莪、霹靂與森美蘭合組為馬來聯邦,接受英國保護,華僑習慣稱其為「四州府」,實際上屬於英國控制範圍。

Kuala Lumpur

1909年2月,勢力減弱的暹羅同意將吉打、吉蘭丹、玻璃市和登嘉樓讓給英國。(暹羅保留了對北大年蘇丹國控制。今天泰國南部依然有一小支穆斯林少數民族,其獨立運動為泰國政府帶來不少麻煩)。柔佛蘇丹蘇丹阿布·巴卡與維多利亞女王熟識,因此承認彼此是對等地位。直到1914年,蘇丹阿布·巴卡的繼承人蘇丹依不拉欣才接納一位英國代辦。先前屬於泰國的四個州以及柔佛合稱馬來屬邦。19世紀後半部,英國還獲得對荷蘭從未立足的婆羅洲北岸的控制。這個地區東部(今天的沙巴)則由受西班牙屬菲律賓控制的蘇祿蘇丹的名義統治。其餘部分則是汶萊蘇丹統治地。1841年,英國探險家詹姆士·布魯克從文萊蘇丹手中租借古晉,並稱自己為砂拉越的白人拉者。此後他不斷從汶萊手上取得領土。

Kuala Lumpur

1881年,英國北婆羅洲公司被允許控制這塊地區,受新加坡總督監督。菲律賓從未承認蘇祿蘇丹對這些領土的喪失,這是後來菲律賓宣稱擁有沙巴主權的理由。1888年汶萊成為英國保護國,1891年英國再與荷蘭簽訂條約,確定兩國在婆羅洲的邊界。1910年英國對馬來群島領土的統治模式成形。海峽殖民地成為英國海外領地,由受倫敦的殖民地事務大臣監督的總督管理。這個領地的居民半數是華人,但所有的代辦(參政司),不論種族為何,均是英國公民。最早接受英國參政司的四個蘇丹國,霹靂、雪蘭莪、森美蘭和彭亨組成馬來聯邦。名義上它們依然獨立,但是從1895年開始受一個英國「總參政司」管理,實際上已成為英國殖民地。馬來屬邦(柔佛、吉打、吉蘭丹、玻璃市和登嘉樓)各國享有較大獨立性,不過它們也無法阻擋英國代辦意願。英國最緊密的馬來盟國柔佛擁有自己的憲法特權,規定蘇丹有任命內閣的權利,不過實際上每次蘇丹必須先與英國討論他的任命。

Kuala Lumpur

華人反對馬共,呈現於1949年2月籌組的馬華公會(Malayan Chinese Association,MCA),它成為調節華人政治意見的渠道。其領導人陳禎祿願意與巫統合作,建立一個所有公民平等的獨立的馬來亞,但同時在馬來人敏感議題上做出充分讓步,來平息馬來民族主義者的恐懼。1951年吉打王子東姑阿布都拉曼繼翁惹化之後,擔任巫統領導人,陳禎祿與東姑阿布都拉曼密切合作。由於1949年英國人宣布無論馬來人願意與否,馬來亞將在數年內獲得獨立,兩位領導人必須下定決心來提出在兩個社群均可接受的一個協議,成為一個穩定的獨立國家的基礎。這個巫統-華人公會聯盟(後來印度人國大黨於1955年也加入這個聯盟)在1952年和1955年大選中,在馬來人和華人地區均獲勝。

Kuala Lumpur

民選地方政府制度的引進,是戰勝共產黨的另一個重要步驟。1953年史達林去世後,在馬共領導層對於是否繼續武裝鬥爭發生分歧。許多馬共游擊隊員喪失對武裝鬥爭的信心並重返家園,而且在1954年鄧普勒離開馬來亞時,緊急狀態已經結束,即使陳平依然帶領一群頑固的游擊隊員繼續在難以進入的泰國邊境鄉區堅持許多年。緊急狀態留下馬來人與華人之間長期延續的仇恨。

Kuala Lumpur

在1955年和1956年,巫統、馬華公會、印度人國大黨和英國共同制定一部憲法草案,承認所有民族享受平等的公民權。為了交換,華人公會同意國家元首由馬來亞蘇丹輪流擔任,馬來語成為官方語言,促進和資助馬來人的教育和經濟發展。實際上這個協議意謂著馬來亞將由馬來人治理,特別是由於他們繼續主導著管理機構、警察和軍隊,但華人和印度人在內閣和議會中將會具有合乎比例的代表,並治理他們占多數的州屬,而且經濟地位受到保護。誰來控制教育系統是個非常棘手的問題,一直拖延到獨立後都沒解決。1957年8月31日,東姑阿布都拉曼成為獨立的馬來亞的第一位首相。

Kuala Lumpur

馬來亞獨立後,這個區域還有其它英國領地的前途懸而未決。日本投降後,布魯克家族和英國北婆羅洲公司分別放棄對砂拉越和沙巴的控制,這些地區成為英國皇家殖民地。相較於馬來亞,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落後得多,當地的政治領袖過於軟弱,而未尋求獨立。而且這些地區與馬來亞的文化區別也相當大。以華人占多數的新加坡於1955年獲得自主權,1959年當時年輕的社會主義運動領導人李光耀成為新加坡首席部長。盛產石油的汶萊蘇丹國依然是英國附屬。1959年與1962年之間,英國政府召集多次複雜的談判,在這些當地領導人與馬來亞政府之間進行協商。

Kuala Lumpur

1961年,東姑阿布都拉曼贊成建立「馬來西亞」的構想,馬來西亞將包括曾是英國海外領地的文萊、馬來亞、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其背後的理由則是容許中央政府控制並打擊共產黨(尤其是在新加坡)的活動。此外馬來亞也懼怕新加坡一旦獨立,將會成為華人沙文主義者的基地,威脅馬來人的統治權。為了平衡種族比例,在文萊、沙巴與砂拉越納入這個新國家之後,它們的馬來人及土著人口,將可抵消新加坡的華人多數。

 

 

Kuala Lumpur

參觀完博物館,是時候去參觀吉隆坡雙子星大樓的觀景台。

延伸閱讀:過境旅行 – 吉隆坡 第四章(KUALA LUMPUR PART 4)

Kuala Lumpu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