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各答 上篇 惡夢(Kolkata part 1 nightmare)

跟Ankit父母道別後,筆者前往加爾各答轉機,不知道為什麼,從加爾各答轉機,會比從德里直飛來得便宜,因為四年前在台灣認識一位從加爾各答移民的印度華裔朋友,他一直再三推薦要去吃吃看加爾各答的中國料理,所以筆者特地訂了長時間轉機的機票,沒想到這正是噩夢的開始。

抵達加爾各答,出境一切都很順利,畢竟還算是境內航班,但到機場大廳,筆者要寄放行李,而從至邊開始加爾各答惡夢開始,印度人很愛說謊,但加爾各答人又提高到另外一個境界,落後的加爾各答機場,指示標誌令人吐血,寄放區一下指左一下指右,問工作人員,也完全不清楚,一下說左一下說右,就這樣筆者在機場左右走了將近半個小時,終於找到一個寄放處,是私人營運,員工居然在另外一側玩手機,叫了一分鐘才答覆,他看一看我的行李,居然跟我說要另外上鎖,行李上的鎖不行,我問到「Which kind of lock? (什麼樣的鎖)」他的英文不好,就一直指著我的行李不行,要我去找航廈長,一走進航廈長室就聽到一位英國旅客對著一位士兵大吼「You guys just playing soldiers!!(你們再玩士兵扮家家酒)」另外一外德國人看著另外一名工作人員喊著「aus dem Weg!(滾開)」整場面一片混亂,我鼓起勇氣走進航廈長室,一位員工走過來要我等一下,說完又走回去看板球(Cricket),當下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真正見識到一個最腐敗城市的樣貌。

一切都太不科學,印度很多地方都還不錯,但加爾各答是連印度人都受不了的城市,在混亂中,突然員工把護照還給了英國人,英國人念念有詞的離開,而德國遊客就不了了知。

經過將近半個小時的折騰,航廈長終於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原來航廈長從頭到尾都在,但因為他在看電視,所以要我們在外面等,我真的見識到印度最糟糕城市的腐敗程度。

航廈長用著文法錯誤百出的英文跟我說到「what you want?(你要啥?)」,我回到「行李,我要寄放行李。」他居然要我出示護照。

什麼鬼打牆的邏輯,我不願意給他護照,畢竟看著前一個英國遊客的處境,很難相信給他護照,不會有問題,我打電話給我會印度朋友,畢竟印地語還是一個共通語言,沒想到電話一通,居然跟我朋友說他只講孟加拉語,不講印地語(政治原因),還跟我美裔印度朋友說學英文多重要,差點傻眼,加爾各答公務人員不要臉的程度簡直稱奇。

一件這們簡單的事情,在加爾各答可以變得如此複雜,一個前英國殖民地首都,如今居然一直退部,如同孟加拉一般,加爾各答糟糕程度令人稱奇,一個共產黨執政的的城市,能有多好,可想而知,另外一位印度朋友聽到這件事後,馬上打電話給在德里政府上班的叔叔,他叔叔跟他默默的說到一句,加爾各答基本上不屬我們管。

花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寄放了行李,叫上了車,到加爾各答市區。

(以下分享加爾各答的歷史,以及加爾各答共產黨維基百科上的資訊,故事部分可看文章尾端,與分隔線下)

加爾各答(孟加拉語:কলকাতা, 尼泊爾語:कोलकाताKolkata,舊名Calcutta)是印度西孟加拉邦首府。它位於印度東部恆河三角洲地區,胡格利河(恆河一條支流)的東岸。該市有人口4,486,679人,整個大都市區的人口為14,681,589人(2006年1月),屬印度第三大大都會區(僅次於孟買和德里)和印度第七大城市

在殖民地時期,從1772年直到1911年的140年間,加爾各答一直是英屬印度的首都。在這期間,該市一直是印度近代教育、科學、文化和政治的中心,迄今仍然保存有大量當時遺留的維多利亞風格建築。

但在1947年印度獨立以後,由於各種不利因素的影響,該市經歷了長期的經濟停滯。不過,自從2000年起,經濟復甦取代了病態的衰落,該市開始重新迸發出增長的活力。如同其他大城市一樣,加爾各答仍在繼續與貧困、污染和交通擁堵等城市化問題作鬥爭。

加爾各答還是一個擁有獨特的社會政治文化的城市,以其從印度獨立運動到左翼和工會運動的革命歷史著稱,以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為主的左翼陣線通過民主選舉,已經在加爾各答所在的西孟加拉邦連續執政30年。

加爾各答的名稱可能來源於一個村莊的名字卡利卡塔(Kalikata),那一帶在英國人來到之前原有3個村莊:卡利卡塔、蘇多努蒂和革賓達普爾,卡利卡塔的意思是女神時母(音譯為迦梨)的土地,村外有一座供奉時母的廟宇。不過也有人認為城市的名稱淵源於kali(孟加拉語,意為運河)和kata(孟加拉語,意為石灰),因為其最初的居民點是位於一條運河邊上,並且以燃燒貝殼,加工貝石灰著稱。2001年,這座城市正式的英語名稱按照當地孟加拉語的發音由「Calcutta」改為「Kolkata」。但是大多數人及組織仍傾向於使用舊地名Calcutta;在印地語則為Kalkatta。

加爾各答吃的早餐,難吃到無言。

在加爾各答附近發現的一個考古遺址,證明了在2000年前這裡已經有人居住

該市有文字記錄的歷史,開始於1690年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到達,該公司鞏固了它在孟加拉的貿易。公司的行政官員約伯·查諾克在一次侵略行動之後,選擇在蘇塔努蒂安頓下來,傳統上他被認為是該市的創建者(不過最近專家們已經不再同意查諾克是該市正式創建人的觀點)。1699年,英國人完成了舊威廉堡的建造,用作貿易據點和區域基地。加爾各答被宣布為一個管轄區城市,後來成為孟加拉管轄區的總部。


加爾各答貧窮程度跟其他印度地區一樣,共產產藉由這個機會,掌控了加爾各答的政治。

1756年,面對與法國武裝的頻繁衝突,英國人開始升級他們的防禦工事。孟加拉王公西拉傑·烏德·達烏拉對英國人的軍事舉動提出抗議,但卻無人理會,於是他襲擊並占領了威廉堡,這就是著名的黑洞事件。羅伯特·克萊武率領英國東印度公司的一支英國兵和印度兵組成的部隊,於在次年又奪回了該市。

1772年,加爾各答被指定為英屬印度的首府。在這期間城市周圍的沼澤被排乾,政府區沿著胡格利河河岸。理察·韋爾茲利總督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該市在1797年– 1805年之間的增長。由於擁有壯觀的公共建築,加爾各答被描繪成「宮殿之城」,19世紀,這裡是向中國輸入鴉片的集散中心。


髒亂的環境,就跟五年前一樣,其他印度城市逐年進步,加爾各答走到退路。

在19世紀初,加爾各答被分割為2個截然不同的區域—一個英國人區和一個印度人區,稱為黑鎮(Black Town)。甚至在那時,「黑鎮」的貧困棚戶區已經駭人聽聞。從1850年代起,該市經歷了工業的迅速增長,特別是紡織和黃麻工業;英國政府也對基礎設施如鐵路和電報進行了大規模投資。

英國和印度文化的融合還在城市中產生了新的巴布階層——印度和亞洲最早的中產階級,其成員通常是專業人士,閱讀報紙,親英,並且屬於上等種姓的印度教團體。在整個19世紀,一場稱為孟加拉文藝復興的社會文化變革帶來了社會的總體進步。1883年,在加爾各答成立了19世紀印度的第一個政治組織–印度國民協會。加爾各答逐漸成為印度獨立運動的中心之一。1905年孟加拉分治引發了廣泛的群眾騷動和抵制英國貨運動。

由於這些活動,並且因為加爾各答地處印度東部邊緣帶來行政管理上的不便,1911年,英國人將首都遷往新德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該市的港口曾兩度遭受日軍轟炸。由於儲備的糧食用於供應盟軍,在1943年孟加拉饑荒期間有數百萬人餓死。1946年,要求單獨成立一個穆斯林邦,導致大規模群眾暴力導致超過2,000人喪生。印度分治帶來了嚴重的暴力活動和人口大遷移,大批穆斯林離開前往東巴基斯坦,而數十萬印度教徒逃進該市


加爾各答神牛

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嚴重的能源短缺、罷工和暴力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運動—納薩爾派—損壞了該市大量基礎設施,導致嚴重的經濟停滯。1971年,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爆發戰爭,導致成千上萬的難民湧入加爾各答,使得該市的城市設施過度緊張。1980年代中葉,孟買取代了加爾各答成為印度人口最多的城市。

加爾各答是印度共產黨強大基地,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控制的左翼陣線曾在西孟加拉邦連續執政達34年,是世界上執政時間最長的民主選舉的共產黨政府

1990年代中期,印度中央政府開始經濟改革後,該市開始走向經濟復甦。自2000年起,信息技術使該市停滯的經濟得到復甦。該市還經歷了製造業部門的增長。

加爾各答市政法團(KMC)成立於1876年,負責加爾各答的市政和基礎設施。該市分為15個區(borough)和141個行政區(Ward),每個行政區選出一名議員進入市政當局。每個區設有一個委員會,由從各自行政區選出的議員組成。市政當局通過區委員會,維持公立的學校、醫院和市場,參與都市計畫和道路養護。市政當局是最高機構,通過市長-參議會政府來履行各種機能,成員包括1名市長、1名副市長和10名議員。市長全面負責市政當局的機能,任期5年。目前,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為主的左翼陣線在市政當局執政。

加爾各答大都會發展局(KMDA)是一個輔助機構,負責整個加爾各答大都會區(KMA)的規劃與發展,作為西孟加拉邦的首府,加爾各答設有邦立法會、作家大廈(政府大樓)和加爾各答高等法院。加爾各答警察局由一名安全長官指揮,下轄5個警區,以及48個警署。該市在印度下議院中有3個席位,在邦立法會中有21個席位

加爾各答長期以其文學、藝術和革命遺產著稱。作為印度前首都,加爾各答是印度現代文學和藝術思想的誕生地。加爾各答對於文學藝術趨向於持有特別的欣賞口味;並有著歡迎新來天才的傳統,這使得它成為「狂野創造力之城」

加爾各答傳統的戲劇形式有jatra(一種民間戲劇)、戲劇和團體戲劇。該市還以其孟加拉語電影業(稱為「托萊塢」,Tollywood)以及藝術電影著稱。它有長期的電影製作傳統,有許多著名導演。該市還以欣賞印度古典音樂著稱。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等眾多文學家則為該市留下了豐富多彩的文學傳統。


加爾各答穆斯林的羊肉販

加爾各答的一個特徵是具有強烈的社區意識。每個帕拉(鄰里)都有自己的社區俱樂部,有一個聚會室,經常還有一個運動場地。人們習慣沉湎於從容不迫的聊天,這些聊天會議經常表現為顯示智力的自由式交談。該市有政治塗鴉的傳統,對每一件事物進行描繪,從無恥的誹謗到詼諧的玩笑以及五行打油詩,從諷刺漫畫到政治宣傳。

加爾各答擁有許多哥德式建築、巴洛克建築、羅曼式建築、東方式和印度-伊斯蘭建築(包括莫臥兒建築)。加爾各答經常被稱為「宮殿之城」,因為這裡的殖民地建築星羅棋布。其中這一時期的一些主要建築保存完好,其中一些被宣布為「遺產建築」,而其他建築則不同程度地發生朽壞。


羊頭直接展示

印度博物館成立於1814年,是亞洲最古老的博物館,收藏有自然和印度藝術方面的大量收藏品。維多利亞紀念堂是加爾各答主要的觀光景點之一,有一個展示該市歷史的博物館。印度國家圖書館是印度最好的公共圖書館。加爾各答美術學院和其他美術館都舉辦定期美術展覽。

難近母節慶是加爾各答最著名的宗教社會節日,在每年10月會慶祝5天時間。其他著名的節日有排燈節、伊朗歷新年(巴哈伊教)、胡里節、聖誕節、孟加拉歷新年、辯才天女節慶和收穫節。至於文化節日則有加爾各答書展、多佛巷音樂節、加爾各答電影節和國家戲劇節。

加爾各答烹調關鍵的要點在於米飯和咖喱魚(macher jhol),以及作為餐後甜點的甜酸乳酪(mishti doi)。孟加拉烹調的保留節目是一盤魚,孟加拉人特別喜愛對印度鯡魚進行各種烹調。街頭食物有beguni(油炸茄片)、kati roll(卷麵包,夾入蔬菜或雞肉)、phuchka(油炸crêpe,加羅望子和扁豆調料),該市東部的唐人街里的中國菜也非常受歡迎。男子通常選擇西式裝束,而婦女更喜愛穿著傳統的紗麗。

以下介紹加爾各答共產黨。


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是從印度共產黨中分裂獨立出來的政黨。分裂前的印度共產黨在二次大戰期間的幾年經歷了快速得發展壯大。印度共產黨在特蘭加納、特里普拉邦和喀拉拉邦等地領導武裝暴動。然而,他們很快地放棄了武裝暴動的革命路線,轉而採取體制內的議會溫和路線。1950年印度共產黨總書記同時作為黨內激進路線的主要代表的B.T. Ranadive由於「左傾冒險主義」被降職。

在尼赫魯領導下的國大黨政府,獨立的印度與蘇聯發展出緊密的夥伴盟友關係。蘇聯政府因此希望印度共產黨針對印度政府採取溫和的態度批評,並扮演採取支援議會政府體制的角色。然而,廣大的印度共產黨基層認為,印度仍然還是一個半封建的國家,同時階級鬥爭不應只因為對蘇聯貿易及外交政策的安全利益目的而被居於次要地位。

此外印度國大黨普遍地對於政治上的競爭者表現出敵意。1959年中央政府介入干涉喀拉拉邦的地方統治,強力地推翻了南布迪里巴德(E.M.S. Namboodiripad)內閣(印度唯一不是國大黨獨大的地方政府)。

同一個時間,蘇聯共產黨及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關係開始惡化。在1960年代早期,中共開始批評蘇共的「修正主義」路線背離馬列主義。中印關係也發生了變化,兩國於1962年在邊界上爆發中印戰爭,在戰爭期間,印度共產黨親中派與印度政府持對立態度,當時其他階級政黨宣稱這是一場社會主義者與資本主義者的衝突情況,並如此理解親中派立場。

數以百計的印度共產黨領導幹部,像南布迪里巴德和B.T.Ranadive,都被指控為親中派而陷入牢獄。數以千計的共產黨員未經審核即遭到拘留或逮捕。 這些被指控的目標,是印度共產黨親蘇派領導與國大黨政府密謀聯手陷害,以確保他們在黨內的控制與領導地位。

1962年,印度共產黨中央總書記Ajoy Ghosh逝世。在他逝世之後什里帕特·阿姆里特·丹吉被擁護成為新增的印度共產黨黨主席一職,南布迪里巴德出任總書記。這種安排是為了在左右兩派之間達成妥協而做出的一種嘗試。丹吉代表了左派力量而南布迪里巴德代表了右派力量,1964年4月11日印度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32名委員會成員退席抗議, 他們指責丹吉和他的追隨者「製造分裂」和「反對共產主義。」

7月7日至7月11日,這32位成員所屬的派系在安得拉邦的Tenali召開了一場會議。在這次會議上,有關黨內辯論的議題被拿出來討論。有146位代表出席,宣稱代表了10萬的印度共產黨黨員,參與了這場會議。這場會議決定於同年稍晚時候在加爾各答召開第七屆印度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不同於印度共產黨的丹吉集團,這場Tenali會議展示了大幅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的肖像做為標記。

印度共產黨(馬)是在一個充滿敵意的政治氛圍中誕生,那時該黨在加爾各答舉行的會議上,大批領導與幹部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被逮捕關入監獄。同年12月29日至30日又有超過上千名的印度共產黨(馬)幹部遭到逮捕,同樣地未經審判即關進牢獄。


是少數可以看到臘腸的地區,詳細文章可看加爾各答下篇。

1965年新一波逮捕印度共產黨(馬)幹部的浪潮發生在西孟加拉邦,由於該黨積極地鼓動抗議加爾各答電車票價上漲及抗議普遍地食物危機。全國性的大罷工(Hartal) 分別在1965年8月5日、1966年3月10日至11日及1966年4月6日舉行。1966年的全國大罷工遊行中與警方對抗導致一些人在其中喪命。

在喀拉拉邦,1965年同樣有大批印度共產黨(馬)幹部持續地被逮捕 1966年6月12日到19日印度共產黨(馬)中央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定期召開的中央委員會會議延遲舉行的理由,是因為一些在加爾各答會議上被選為新任中央委員會委員的成員此時被打入牢獄之中。

1967年11月西孟加拉邦聯合陣線政府遭到中央政府解散,最初印度國大黨組織了由P.C. Joshi領導的少數政府取代,但這個政府也沒有維持很久,隨著聯合陣線政府宣告瓦解後,一場48小時的大罷工(hartal)抗爭有效地遍及該邦各地。Joshi內閣倒台之後,該邦即接受印度總統的領導統治。印度共產黨(馬)發起抗議對抗中央政府對西孟加拉邦地方政治的干涉。

1968年12月23日至29日印度共產黨(馬)在喀拉拉邦Cochin召開第8屆黨代表大會,由於印度共產黨、RSP、KTP和穆斯林聯盟的部長集體辭職,喀拉拉的聯合陣線政府在1969年10月被迫解散,南布迪里巴德在10月24日提出辭職呈。隨後由印度共產黨領導C. Achutha Menon新組織一個除了印度國大黨支持之外的各黨聯合政府。


這是來加爾各答直有一個目的,就是去中國城。

延伸閱讀:加爾各答 下篇 中國城(KOLKATA PART 2 CHINATOW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