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主題樂園 (Spreepark)

「狂歡主題樂園」是東德冷戰時期建立一個遊樂園,柏林圍牆倒塌後,從國營轉為私營,2002年因為無法與西德相比而停止營運,經營家族移民秘魯,從此變成廢墟,由於廢棄很久,因為外型有點像是車諾比,不少人跑來這裡探險,網路上也可找到不少Youtuber的影片,狂歡主題樂園的官方網站還在,網站的設計還停留在2002年的設計,是不少老柏林人,充滿記憶的一個地點,筆者離開柏林後有傳聞狂歡主題樂園要拆的消息,如果想到狂歡主題樂園挑戰的勇者,時間有限。

筆者跟Ryland也是其中的探險者之一,網路上有探險團,可以報名,如果沒有跟團,自己去需要翻過柵欄,柵欄高度近兩公尺,要翻過需要一點體力,狂歡主題樂園最近的車站位於S Plänterwald,從車站走入園區內約半個小時即可抵達狂歡主題樂園。

地址:Kiehnwerderallee 1-3, 12437 Berlin, Germany

免責聲明:目前狂歡主題樂園屬於無人所有之地,柵欄圍住狂歡主題樂園園區,園區內有野生動物,道路損壞積水,有一定的危險性,夜間有巡邏員,任何意外,筆者不予以負責。

寫完狂歡主題樂園的免責聲明,這邊就給讀者攻略,走進Plänterwald Lichtung mit Bänken公園後,依照衛星導航直走,就會看到狂歡主題樂園的圍牆,隨著圍牆走,圍牆高多位在於2-3公尺上下,挑一個高度較低的圍牆,即可爬過,如果有手套,翻牆時可以戴著手套,柵欄上的點絲網頂端,很銳利,筆者在翻牆出去時,因為施力點錯誤,手掌刺出一個大洞,整隻手都是血(文章結尾有照片),Ryland因為體重較輕,施力點較輕,很容易避開鐵絲鋒利的部分,翻牆過去以後,園區周遭有很高的植物覆蓋,可以避免夜間巡邏員的目光,如果被發現,會直接被請出去,很多翻進來,翻不出去的勇者,會直接被巡邏員找到走正門出去。

Spreepark

Ryland先找到一個低窪地點,翻牆過去,筆者負責把風,但因為太多慢跑的路人,筆者轉移到另外較為少人的地點,但比Ryland選的地點來的高,相近三公尺多高度,這樣的情況下,必須要用手臂的力量支撐,就如同單槓一樣,但上去之後,要立馬把腳放到柵欄的另一邊,在沒有支撐的情況下,把腳踩在柵欄上跳過去,因為另一面的草叢,所以三米加上跳起來的50公分,三米半並不會受傷,但如果草叢裡有鋼絲,筆者很可能就掛了,但一切都還算是順利,翻牆後,回到集合點與Ryland順利匯合。

Spreepark

順利進到狂歡主題樂園,已經接近天黑,相機iso調到最高,下面照片品質不好還請見諒。

Spreepark

建築旁都圍上封鎖線,部分地基掏空,所以還是乖乖的在封鎖線外面走。

Spreepark

不知道這建築是不是員工宿舍,門市上鎖的,連旁邊的窗戶都被木板釘死。

Spreepark

雜草叢生,但過去的車道還是清晰可見。

Spreepark

許多建築因為年久失修,隨時都有可能會有倒塌的危險。

Spreepark

其實狂歡主題樂園本身的設施並沒有很多,大部分的園區空的。

Spreepark

很跩的在狂歡主題樂園裡拍照,與其說陰森有鬼,筆者比較擔心野生動物,或納粹殭屍。

Spreepark

廢棄的販賣部,走到販賣部的時候,我們聽到遠方傳來警衛說話的聲音,我們兩個迅速臥倒,匍匐前進到一旁的水溝,滾進水溝,不發聲,把手電筒關掉,此時天空只剩下一點點的光線,此時此刻訪佛在打戰、逃難一般,雖然這樣形容有點不知是否恰當,但是當下聽著警衛交談的聲音,濃濃低沈的東德德語,彷彿有種被東德警察追殺的感覺,腎上腺素瞬間充斥全身,當警衛一離開視線,我們兩人就使勁全力地往高近一公尺的雜草堆衝去,安全後一個擊掌後繼續出發。

Spreepark

回到主要幹道,前方的建築吸引的我的目光,不太清楚這樣的建築原本是做什麼的。

Spreepark

柏油路居然還保持得蠻完整,龜裂程度也沒有很嚴重,可見德國人做事的用心。

Spreepark

建築內部的陰森感,因為當時天已經幾乎全黑,基本上後面照片都是高iso後制的效果,還請見諒。

Spreepark

最後來到狂歡主題樂園的壓軸,摩天輪,如果遠看真的跟車諾比有點相似,但長時間的積水沒有清理,在摩天輪周遭形成了沼澤,必須要繞過,腦殘Ryland還建議要走過去,但是沼澤意外的深,只能作罷繞路。

Spreepark

到了狂歡主題樂園的摩天輪底下,天空已經基本上天空已經全暗,只能拍攝到剪影,此時又有一個人在出餿主意,要爬上摩天輪,但因為摩天輪最下面的幾個包廂被拆掉,沒有辦法爬而作罷,況且晚上爬上去真的意義不大,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Spreepark

就在我們爭論是否要爬摩天輪的同時,周遭突然傳來嬰兒的哭聲,我認為是小貓的哭聲,當嬰兒哭聲停止,從一旁奇怪的廢棄建築裡居然發出了小丑的笑聲,頓時我們倆身上冷汗直流,「此地不可久留」我說到,Ryland對我點頭表示同意。

Spreepark

但我們兩個不知道哪裡生來的膽子,小聲討論一下,我們還是決定往聲音的來源走去,畢竟兩個無神論者,什麼鬼怪,我們才不相信,摩天輪不遠處有一排彷彿小矮人的房子,入口處被用木板封死,聲音正是從裡面發出來的。

Spreepark

走進房子前面五米距離後我們停下來,原本周遭還有的蟲鳴聲,在房屋附近聲音圈然全部停了下來,彷彿有什麼力量使昆蟲安靜一般,而原本聽到的小丑笑聲與哭聲,在此停止,周遭一片寧靜,我們不再靠近,往回走,往狂歡主題樂園的柵欄快步走去,沿路我們都不敢往後看,此時已經完全看不到光,唯一的光是手中的手電筒,到了柵欄邊,我們用最快的速度翻過牆,因為速度過快,一不小心筆者在這裡割傷了右手,,看著鮮血直流的手,筆者冷笑說道「但掛彩總比被小丑抓走來的好。」

沿路我們都談論我這個流血的手,以及每次跟Ryland出門總是掛彩的詛咒,不到十分鐘馬上忘記了剛剛靈異接觸,說實話這樣充滿腎上腺素行程,筆者真的很喜歡,而Ryland是少數願意跟我一起瘋的朋友,明天早上老友就要坐車回漢堡上班,我們相約明年的旅程,下次還要去哪裡探險呢?納粹碉堡還是東德的精神病院?

再次免責聲明:目前狂歡主題樂園屬於無人所有之地,柵欄圍住狂歡主題樂園園區,園區內有野生動物,道路損壞積水,有一定的危險性,夜間有巡邏員,任何意外,筆者不予以負責。

Spreepark

延伸閱讀:柏林魔鬼山(TEUFELSBERG)

威爾遜岬國家公園(WILSONS PROMONTORY NATIONAL PARK)

(以下有筆者手受傷的照片,怕血的讀者到此可以關閉文章頁或回到首頁觀看其他文章)

手掌上的傷口很深,一路上血一直滴,一整塊肉消失不見,走到車站才發現血已經留到手臂上,褲子上也都是鮮血,一路上很擔心被警察發現,如果被詢問,真不知道該怎們回答,每次跟他鬼混,都會掛彩,在澳洲被他害得腳流血,在台灣被他弄的手掛彩,現在右手掌又被割出一個大洞,

22050776_1920483891312097_1698372180_o.jp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