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館 第四章(British Museum part 4)

『因為大英博物館展區過大,筆者在大英博物館裡的時間超過六個小時,拍的照片經過刪減後也有八篇文章的量,因此下面文章會轉載整理有關大英博物館以及相關文物的資料,所以資料皆為大英博物館所有,因筆者有購買大英博物館簡介,部分會是筆者英文翻譯成中文,如果對文章相關有誤,筆者將核對其資料,若有資訊錯誤還請見諒』

London

『歐洲多數博物館都是可以攝影的,但切記勿使用閃光燈,雖然英國沒有強制不能使用閃光燈,但閃光燈會影響珍貴文物的壽命,這些是全人類的資產,重點是在博物館內部空間,用閃光燈攝影,會被玻璃反射,照片也不會比較好看,筆者常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出沒,要是看到台灣人用閃光燈拍攝文物、標本,一定過去毒打你一頓,以下攝影作品完全沒有使用閃光燈,進入博物館請關閉內建閃光燈,謝謝合作。』

London

在11世紀,阿爾卑斯山北部的人口開始移居至新的土地,某些在羅馬帝國末期回歸到野蠻狀態。在被稱為「大清除」的時期中,歐洲大量森林和沼澤被開闢為耕地。在同一時期移民也越過傳統的法蘭克帝國邊界,到達新的東歐前沿,越過易北河,在此過程中將德意志疆域擴大了三倍。十字軍在累范特建立歐洲殖民地,從摩爾人手中征服伊比利亞半島的大部分,諾曼人在義大利南部殖民,這些都是主要的人口增長和移居模式。

London

中世紀鼎盛時期產生許多不同形式的學術、宗教和藝術傑作。這個時期經歷西歐現代民族國家的崛起,義大利城市國家的興盛。仍然有強大實力的羅馬天主教會號召全歐洲的軍隊參加一系列的對占領聖地的塞爾柱突厥人進行的十字軍東征。對亞里士多德作品的重新發現啟發托馬斯·阿奎那和其他思想家發展起經院哲學。在建築學上,很多最著名的哥德式教堂在這一時期建造或完成建造。

London

1054年教皇利奧九世堅持在五人團中擁有安條克、耶路撒冷和亞歷山大三個席位,東西基督教會大分裂由此迸發。從八世紀中期起,拜占庭帝國的疆域在伊斯蘭世界的入侵面前不斷縮小。安條克於1045年被拜占庭奪回,但是羅馬帝國的西方繼承者們宣稱擁有對亞洲和非洲失落的席位的權力和責任。

London

教皇利奧維護西方一直習以為常的尼西亞信經中的和子說,引起更大的爭議。今天的東正教認為在第四次大公會議上通過的第28條教規明文規定羅馬主教和君士坦丁堡主教互相平等。東正教還認為羅馬主教的權威只限於他自己的主教轄區,在主教轄區之外不具有任何權威。

London

教會分裂還有其他較為次要的因素,包括聖餐禮的方式不同。羅馬天主教和東正教分裂之後拉丁語和希臘語世界失和達幾個世紀之久。

London

進一步的變革在歐洲的權力重新分配之中開始進行。諾曼第公爵征服者威廉於1066年入侵英格蘭。諾曼人入侵由於若干原因在英格蘭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London

它通過引入一批諾曼貴族將英格蘭和歐洲大陸更緊密地連接起來,因此減弱斯堪地那維亞的影響。

London

它建立歐洲最強大的王朝,創造一個高度發達的政府系統。另外,基於島國,英格蘭發展出一支強大的海軍,貿易關係遍布全球,包括印度、澳大利亞、紐西蘭、加拿大與許多關鍵的海上戰略據點如百慕達、蘇伊士、香港以及特別是直布羅陀。這些戰略優勢不斷增長,直到二戰之後都被證明具有決定性作用。

London

非洲文化是多樣的,由許多個性鮮明的部落文化混合而成。 是由居住的非洲大陸的非洲人和世界各地非裔人群所創造的多樣文化。非洲文化表現在它的藝術和手工藝品、民俗和宗教、服飾、飲食、音樂和語言。

London

非洲文化多樣性不僅體現在整個非洲大陸,單個國家內部的文化也充滿多樣性。雖然非洲文化的廣泛多樣的,但細究之後依然可以發現許多相似之處。例如,他們堅持相似道德標準,他們熱愛並尊重他們的文化傳統和年老的國王/元首。

London

非洲已經與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相互產生了深刻影響。這體現在非洲正逐漸改變著現代世界,而不只是守護著他們的本土文化。以前,一小部分被歐洲或基督教文化影響的非洲人曾否定非洲傳統文化。不過,隨著非洲民族主義的興起,非洲出現了文化復興。大部分非洲國家的政府提倡組建國家舞蹈和音樂團體,建造博物館,培養本土藝術家與作家。

London

非洲文化由許多族群文化組成。非洲大陸文化復興已經成為非洲國家獨立後國家建設的一部分,因為非洲人意識到想要促進教育發展,就需要利用非洲文化資源在各個方面為教育創造有利的環境。近年來,越來越多人呼籲重視文化領域的全面發展。

London

羅馬殖民北非(突尼西亞全境和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埃及等國的部分地區)時,的黎波里塔尼亞等地成為羅馬帝國的主要糧食產地,使得此地富裕了400餘年。非洲殖民時期的歐洲人對於殖民非洲滿懷優越感和使命感。 當時,如果某個非洲人願意放棄自己早已習慣的非洲傳統文化並接受法國文化,法國殖民者可以直接給予該非洲人法國國籍。

London

只有懂葡萄牙文化、會葡萄牙語並摒棄非洲傳統文化的非洲人才被殖民者當做文明社會的人。肯亞時事評論員Mwiti Mugambi認為,非洲未來只能接受與改進社會文化現狀,因為殖民文化印記、西方流行文化泛濫和各方利益相互博弈是非洲當前面對的事實,無論多麼深刻地反思非洲歷史都無法擺脫這些殘酷的事實。

DSC_2000

班圖人原來住在赤道以北喀麥隆高原,公元初由於受到北方民族的壓力,開始向赤道及其以南地區遷徙。由於班圖人的遷徙,迫使原來住在這裡的俾格米人退入森林,布須曼人和霍屯督人則被迫徙居非洲西南端。

DSC_2001

班圖人的遷徙,大體分為三支。向東遷徙的班圖人,一部分在坦噶尼喀境內定居下來,成為當地的主要民族。另一部分,於11世紀到達東非沿海地區,由於受阿拉伯文化的影響,後來形成斯瓦希里人。

London

向西遷徙的一支,除一部分停留於西非並與當地居民融合外,大部在西赤道非洲定居下來,占據了北起剛果河以北和喀麥隆南部,南至納米比亞(西南非洲)北部的遼闊地區。中間的一支分布在南部非洲的大部分地區。

London

班圖人的大遷徙,一直持續到19世紀才最後結束。大遷徙導致民族大融合,加快了中、南非洲各民族的的社會發展進程,尤其居住在沿海的班圖人與外部接觸較多,便利吸收先進文化,先後形成了一些文明國家,重要的有剛果和辛巴威。

London

古埃及在建築、雕刻和繪畫等藝術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就。 至今巍然屹立在尼羅河畔開羅附近的宏偉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是公元前27世紀前後古埃及的傑作;它們是人類建築史上的奇蹟,也是古代埃及勞動人民卓越智慧和辛勤勞動的不朽豐碑。

London

在尼羅河中游現今蘇丹一帶,公元前16世紀曾興起一個庫施帝國,它有過發達的農業、煉鐵業和紡織業,是遠古時代世界最富庶繁榮的國家之一。 它的首都麥羅埃是地中海以南最大的煉鐵中心,被西方考古學家稱為“ 古代非洲的伯明翰 ”。

DSC_2007

現在的埃塞俄比亞北部是古代非洲文明的重要中心。 公元一世紀前後在那裡興起的阿克蘇姆王國,第四世紀時曾達到高度繁榮,國內的商品交換已發展到使用金、銀、銅幣的程度,那時創造的文字現在基本還在使用,高達60英尺的阿克蘇姆大石碑和拉利貝拉岩石教堂是聞名世界的非洲歷史奇蹟之一。

DSC_2008

遠古時代就居住在馬格里布的柏伯爾人,從新石器時代末期就從事農耕,修建起原始水利設施,公元前500年左右已有銅器製作。 柏伯爾人公元前就建立過毛里塔尼亞和努米底亞兩個王國,遺留下大批岩畫藝術品。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居民大約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就開始從狩獵採集野生植物發展到馴養動物和培植農作物。 世界上有250多種農作物都起源於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

DSC_2009

西非是大部分非洲農業的發源地。 高粱、油棕等都是西非的固有產品,歷史遺留在撒哈拉沙漠的一些雕像和洞穴壁畫是西非人先放牧後田園生活的寫照。 西非在公元前幾千年就出現了精製的赤陶雕塑品,公元前3世紀左右進入鐵器時代後,先後出現過加納、馬里、桑海等強盛的古代帝國。

London

在中南部非洲,到處可以看到鐵器時代的遺跡,還可見到古時梯田和人工灌溉工程的遺址。 建有數千幢房屋的恩加魯卡古城遺址、建於公元500年左右的大津巴布韋石頭建築物遺址都是中南非古代文明的標誌。 非洲中部和南部也先後出現過一些有名的國家,諸如擁有發達農業、採礦業和對外貿易的莫諾莫塔帕王國 、建立起高度中央集權制度的剛果王國、雕刻藝術品達到相當水平的庫巴王國、社會分工很發達的布干達國等。

London

瀕臨印度洋的非洲東海岸,自古以來就進行著繁盛的貿易,早在紀元前就進行鐵和鹽的交易。 15世紀上半葉 ,非洲東海岸已發展到能派使者遠渡重洋到中國訪問。

London

非洲不是如一些西方學者所描繪的那樣只是“獅子出沒的地方”,而是在遠古時代就有高度文明的大陸。 非洲為世界文明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London

非洲是一個物產豐富和歷史悠久的大陸。 然而,自15世紀西方殖民主義者侵入非洲後,400多年的殖民統治給非洲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從16世紀至19世紀,西方殖民者將2000多萬非洲黑人販運到美洲當奴隸。

DSC_2014

 這些奴隸受到非人虐待,絕大部分活不到15年就死亡。 西方列強還用武力搶占非洲的土地和資源,進而完全瓜分非洲,建立起野蠻和殘酷的殖民統治 。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在3000多萬平方公里的非洲大地上,除埃塞俄比亞和利比里亞之外的所有國家均淪為西方殖民地。 殖民主義者和帝國主義者對非洲人民的殺戮和對非洲財富的掠奪,可謂磬竹難書。

DSC_2015

非洲人民同侵略者進行了長期艱苦的武裝鬥爭,創造了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業績。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埃塞俄比亞、馬達加斯加、加納、阿爾及利亞、幾內亞、馬里、蘇丹、肯尼亞、索馬里以及南非和東非的其他許多國家都爆發過反抗侵略者的大規模武裝鬥爭和武裝起義。

 一次大戰後,非洲人民又燃起了反對帝國主義和爭取獨立鬥爭的火焰。 東非的阿比西尼亞人民的反法西斯鬥爭曾震動了整個世界,北非的埃及也贏得了獨立。

DSC_2016

摩艾石像(Moai,又譯復活節島人像摩阿儀摩埃石像毛埃石像.威傑石像)位於復活節島。多數為一體成形,也就是說整體是從一塊大石頭刻出來的,但有時候石像頭上會加一塊普卡奧(Pukau)作帽子。全復活島上已知約有887尊摩艾石像。多數的摩艾石像產於拉諾拉拉庫(Rano Raraku)。當地的火山採石場似乎是突然被遺棄,留下許多未完成的石像,而當地幾乎所有完成的摩艾石像到後來都被島上原住民推翻了。

多半摩艾石像只有頭,也有不少石像有肩膀,手臂還有軀幹。這些其他身體部分現在慢慢地被挖掘出來。摩艾石像的意義至今仍然不明,但是有不少關於這些石像成因的推論。

最常見的推論指向一千多年前住在島上的玻里尼西亞人,這些石像代表他們去世的祖先(像墓碑的作用一樣),或是當時重要的人物,或是代表家族地位的象徵。這些石像想必鑿起來要耗費鉅資,不僅是刻這些石像要花多年的功夫,而搬運到他們最後的目的地也很費勞力。

London

目前為止到底還不知道這些石像當時是如何搬運的,但可以猜測出當時有用到木橇和滾輪。因為大量木材的需求,使得島上的森林被砍伐耗盡。森林的耗盡也用來解釋爲什麼火山採石場會突然被遺棄。

島上早期的神話說有一位部落首領在尋找新的居住地時,最後找到復活節島。他死後,島就被他的兒子們分了。每個部落首領死後,總有一個摩艾石像豎立在他的墳墓。島民們相信,這些雕像能捕獲首領的靈力。他們相信把首領的靈力留在島上會保佑這個島風調雨順。這個傳說比最初的傳說可能有所改變,畢竟年代久遠,很多情節可能是為了讓傳說更「有味」而加上去的

London

馬雅文明,是古代分布於現今墨西哥東南部、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和貝里斯5個國家的叢林文明。雖然處於新石器時代,惟在天文學、數學、農業、藝術及文字等方面都有極高成就。與印加帝國及阿茲特克帝國並列為美洲三大文明(阿茲特克帝國與馬雅文明位於中美洲;印加帝國位於南美洲安地斯山一帶)。

London

依據中美洲編年,馬雅歷史分成前古典期、古典期及後古典期。前古典期(公元前2600年-公元250年)也稱形成期,曆法及文字的發明、紀念碑的設立及建築的興建均在此時期;古典期是全盛期(約3世紀-9世紀),此時期文字的使用、紀念碑的設立、建築的興建及藝術的發揮均在此時期達於極盛;後古典期(約10世紀-16世紀),此時期北部興起奇琴伊察及烏斯馬爾等城邦興起,文化也逐漸式微(衰弱)。

London

馬雅從來不像中國、羅馬及埃及等文明擁有一個統一的強大帝國,全盛期的馬雅地區分成數以百計的城邦,然而馬雅各邦在語言、文字、宗教信仰及習俗傳統上卻屬於同一個文化圈,但因為沒有冶金術,農業技術薄弱,無法支撐起龐大的人口,帝國在10世紀之後又逐步回到分散部落的型態。16世紀時,馬雅文化的傳承者阿茲特克帝國被西班牙帝國帶來的瘟疫消滅了大量居民,唯一的美洲文字也被基督徒視為宗教異端而加以抹除,侵略者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壞,直到19世紀遺址才被重新發現,今天的馬雅原住民已經不知道過去的文明歷史。

London

目前學術界普遍認同的結論是,印第安人(其中包含馬雅人)的祖先是由亞洲跨越白令海峽到達美洲的蒙古人種。

London

在第四紀的一些時間裡,尤其是在最後一次冰河期,海面下降了大約130-160米,水深只有幾十米的白令海峽袒露出了一座陸橋,連接起了亞洲東北部和美洲西北部,成為亞、美兩洲的天然通道。當時以獵取猛獁、鹿類為生的亞洲東北部獵人很有可能尾隨這些動物穿過白令海峽大陸橋來到了美洲,成為美洲遠古文明的始祖(包括馬雅文明)。

London

印第安人的祖先移入美洲不是一次,而是分批陸續到達美洲的,然後又經過長期的不斷遷移與推進,最終散布到美洲全境。美洲印第安人並不是一個統一的民族,他們進入美洲的時間不同,背景各異,受地理環境、自然條件等各方面的影響,逐漸形成了許多不同語言、不同習俗、不同文化的部落,並產生過馬雅文明、阿茲特克文明等著名的美洲文明。

DSC_2024

古典期和後古典期馬雅文明的延伸,擴展整個現今墨西哥南部的恰帕斯州、塔巴斯科及猶加敦半島的金塔納羅奧州、坎佩切州和猶加敦州。馬雅人的面積也擴大整個中美洲北部地區,包括瓜地馬拉、貝里斯、薩爾瓦多北部及宏都拉斯西部現今的國家。

London

一般分為三個鬆散定義的區域:太平洋南部的低地,高地和北部低地的馬雅地區。馬雅高地,包括所有在瓜地馬拉和恰帕斯高地升高地形。南部低地位於南部高地,並納入了墨西哥恰帕斯州,瓜地馬拉,貝里斯,薩爾瓦多的南部海岸的國家的一部分。

DSC_2026

北部低地涵蓋所有的猶加敦半島,包括墨西哥猶加敦州,坎佩切州和金塔納羅奧,瓜地馬拉佩滕省,貝里斯國。塔瓦斯科和恰帕斯,墨西哥州的部分地區也包括在北部的低地。

London

傳說馬雅人在西元1000年前就開始建造宗教性建築,最早的遺跡是由一些簡單的土墳所組成,後來才進一步演化為金字塔。早期的馬雅文明似乎曾經受到更早的奧爾梅克文明的影響。奧爾梅克文明在將他們的文化傳播到今日的猶加敦半島以後,便衰敗滅亡,原因不明。

London

公元前200年至公元800年左右是馬雅文化最興盛的時期,是為古典期。馬雅人在這地區(主要以熱帶雨林為主)發展了數百座城市,提卡爾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學者估計在最高峰時,此城有10-20萬居民。他們發展成許多個農業密集的、城市集中的城邦。

DSC_2032

其中最為顯著的遺跡是建於宗教中心的金字塔,和伴隨它們的皇宮。其他重要的考古學遺跡還有雕刻石板(馬雅語:Tetun),這些用象形文字寫成的石板主要描述宗譜,戰爭勝利和其他的成就。帕倫克是古典期最美麗的馬雅城市,以至人們甚至將它譽為「美洲的雅典」。另外一座著名的城市叫做科潘,從現代遺蹟的規模來看可以把提卡爾、科潘和帕倫克視為馬雅文明古典時期最大的三個城邦。

London

公元九世紀開始,中馬雅地區的城邦發生了嚴重的政治崩壞,大量的都市被遺棄,許多王朝都結束了,並轉往北部發展。古典期馬雅文明的衰弱原因現在仍然是歷史學家研究的課題,但可能由以下事件一同導致:死傷慘重的區域性戰爭、人口過度增長造成的土地退化、以及乾旱。

這個時期被稱為終端古典期(Terminal Classic),奇琴伊察城和烏斯馬爾城等北部都市的活動逐漸增加。在南部低地的城市不再有人立紀念碑以後,北尤加敦半島上的主要都市很長一段時間仍有人居住。到公元10世紀至11世紀末期,許多曾經繁榮的馬雅城市均被遺棄,並被叢林所覆蓋。

DSC_2034

古典期末期,以奇琴伊察為首,猶加敦半島北部熱帶草原興起一些馬雅城邦,這時開始史學上稱作馬雅文明後古典期。奇琴伊察城邦政權於公元1221被推翻,繼之以馬雅潘為首的城邦聯盟。1441年,馬雅潘政權因內亂而瓦解。當哥倫布在西元1492年到達美洲大陸時,馬雅人的地區實際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16世紀時,被西班牙帝國所滅。

馬雅人也曾經參與了古代中美洲的長途貿易,主要的貨幣有可可、鹽、黑曜石、羽毛、玉石、菸草。

London

古典時期的多數馬雅城邦非常重視記載歷史,大多數城邦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豎立各種紀念碑,今天的考古學家正是通過這些紀念石碑得以對馬雅文明有的歷史有所了解,又因為馬雅曆法相當精確,今天的歷史學家甚至可以知道許多事件的精確日期。比如科潘國王十八兔兵敗後於公元738年5月3日被斬首,又比如帕倫克國王巴加爾二世生於公元603年3月6日,公元615年7月29日他十二歲那年登基做的國王,死於公元683年8月28日

London

這樣精確的歷史記錄實在為地球上其他遠古已消失的文明所無法比擬的。提卡爾的建國紀念碑出現在西元292年7月8日(通常被歷史學家當作馬雅古典文明的開始之日),最後一塊紀念碑出現在西元909年的托尼那遺跡第101號紀念碑(長紀曆:10.4.0.0.0,通常被歷史學家當作馬雅古典文明的結束之日)。此後,雕刻紀念碑的習俗完全消失。古典馬雅文明衰落以後的後古典馬雅文明,則達不到上述精確水平,今天關於奇琴伊察和馬雅潘時期的歷史主要是通過早期西班牙人從當地人聽來的傳說中了解到的。

古典期以南部地區最興盛,故又稱南馬雅文明古馬雅文明,而這時期的馬雅人被稱作古馬雅人;南馬雅文明衰落以後的馬雅文明稱北馬雅文明

London

活人獻祭是將活人開膛,取出仍在跳動的心臟獻給神明的一種人祭,常見於中美洲的原始文明的慶典或祭祀活動中。其中,以特諾奇提特蘭的墨西加人最為聞名。鐵諾茲提朗君主蒙特蘇馬一世甚至首創榮冠戰爭,從特拉斯卡拉、韋索欽科、喬魯拉等地大量取得獻祭中使用的犧牲者。

London

墨西加人有時更挑起與鄰邦的紛爭,藉以取得獻祭的犧牲者;此舉造成鄰邦極大的反感,以致後來西班牙征服者得以迅速的和墨西哥地區的各城邦結盟,共同對抗阿茲特克人,造成阿茲特克帝國的崩解。

London

阿茲特克人可能從托爾特克人那裡學到活人獻祭;另外,馬雅、印加等文明也都有活人獻祭的文化。傳說當墨西加人還寄居在庫瓦坎當傭兵時,他們見識到了活人獻祭的習俗與傳說;之後,他們還向庫瓦坎的君王要求聯姻,但事後公主卻被獻祭,庫瓦坎人因此趕走了墨西加人。

London

獻祭犧牲者一般不會是墨西加認同的本地人,他們通常是衣著、語言、習俗都異於墨西加的外邦人、少部分是犯了重罪的本地人。戰俘是主要來源、其次是由從屬國進貢提供的。

London

延伸閱讀:

大英博物館 第八章(BRITISH MUSEUM PART 8)

大英博物館 第七章(BRITISH MUSEUM PART 7)

大英博物館 第六章(BRITISH MUSEUM PART 6)

大英博物館 第五章(BRITISH MUSEUM PART 5)

大英博物館 第四章(BRITISH MUSEUM PART 4)

大英博物館 第三章(BRITISH MUSEUM PART 3)

大英博物館 第二章(BRITISH MUSEUM PART 2)

大英博物館 第一章(BRITISH MUSEUM PART 1)

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自然史博物館 上篇(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1)

自然史博物館 下篇(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2)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1)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3(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3)

(因為在倫敦拍太多照片,筆者會整理有關英國的資訊,要看故事的部分會有些困難,但開頭結尾會有故事或是旅遊資訊)

DSC_204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