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倫敦 (London)

離開德國前進英國,這趟歐洲之旅,總共剛好三個月,前往土耳其前剛好有幾天,在英國轉機,我決定在英國多待上幾天,除了見幾位朋友,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博物館裡,細細品味歷史、文化,這座文化古都基本上所有博物館都是不收費的,筆者真的很喜歡倫敦,這座城市非常適合喜歡歷史、文化的旅者,倫敦的主要八大博物館都是不收門票費的,如果來倫敦,一定要造訪其博物館,如果你不是博物館迷的話,倫敦真的不適合您。

”When a man is tired of London, he is tired of life” by Samuel Johnson

(當一個人對倫敦厭煩,他應該也對人生感到厭煩了! by 塞繆爾·詹森)

「英國海關隊伍好長」這大概是所有外國人對英國海關的印象,排了兩個小時,終於到筆者,筆者拿出護照,看個滿滿各國出入境章,海關人員用個冷漠的口氣問到「來英國的目的?」

「轉機,順帶觀光。」我說到。

就這樣180天的章就蓋下去,心中默默喊道「當台灣人真的還不錯。」

坐巴士到市區居然要12£英鎊(479台幣),還算可接受,但到市區還要在坐地鐵,買一張生蠔卡(Oyster card)20£英鎊 (800台幣),不到幾個小時就噴了快兩千台幣,倫敦的物價,真的很要命,因為太累還喝了兩杯咖啡,一杯要價2.75£英鎊 (109台幣)兩杯就要兩百台幣,還吃了一份漢堡王6.59£英鎊 (263.5台幣)。

London

抵達旅館後稍微梳洗一下後就出發,可惜就英國動不動下雨,只能撐著波蘭買的雨傘到處走。

London

因為英國實在太好拍,照片太多,以下分享英國歷史資料,有興趣可以看一下大英帝國的歷史,以下文章整理至維基百科。

London

大英帝國,或稱不列顛帝國(英文:British Empire),是一個在16世紀至20世紀末間由英國統治的全球帝國,被金氏世界紀錄認定為歷史上面積最大的殖民帝國,最大領土面積曾達3,400萬平方公里。

London

一般認為1588年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的格瑞福蘭海戰,標誌著英國的崛起。光榮革命後英國發動第二次百年戰爭(1689年-1815年),與法國爭奪世界霸權。1763年七年戰爭結束後從法國奪取整個加拿大,標誌著英國成為無可爭議的海洋霸主,1815年擊敗拿破崙法蘭西第一帝國後,大英帝國一躍成為世界第一強權,主導國際事務達一個世紀之久,這段時期被稱為「不列顛治世」。

London

這個地位一直維持到1914年,新興的德意志帝國由於不滿自身地位而挑戰大英帝國,發動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一戰結束後的1921年,根據巴黎和會託管德國殖民地而達到領土面積最大時期,覆蓋地球上25%的土地和25%的人口,成為世界歷史上面積最大、跨度最廣的國家。由於帝國的領土、屬土遍及包括南極洲在內的七大洲、五大洋,有「英國的太陽永遠不會落下」的說法,所以被形容為繼西班牙帝國之後的第2個「日不落帝國」。

London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國力已不足以支撐其帝國體量,再加上始於1929年的大蕭條的影響,英國政府最終於1931年宣布放棄對加拿大、澳洲、紐芬蘭、愛爾蘭、紐西蘭和南非六個白人自治領在政治上的控制,自此大英國協體系開始逐步取代大英帝國體系。到20世紀中期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隨著英國國力日衰以及全球民族主義運動的興起,大英帝國自1947年印度獨立後逐漸瓦解,而發生在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則標誌著美國正式取代大英帝國成為國際事務領導者,歷史學家一般以1997年7月1日的香港回歸作為大英帝國終結的標誌。

London

今天英國和它的大部分前英國殖民地國家組成一個國際性的組織大英國協,但是與大英帝國不同的是,英國再也沒法在政治、外交及經濟等各方面完全影響大英國協的其他成員,英國與其他大英國協成員國地位亦是平等。

London

大英帝國的形成是300多年來貿易、移民與武力征服的結果,期間也有和平的商業和外交活動。大英帝國在世上傳播英國的宗教、信仰、法律,制度、文化、科學、技術、商業、語言、管理模式。帝國霸權幫助英國本土實現驚人的經濟成長,並使其在國際政治中擁有更大的發言權。隨著英國本土的民主發達,海外的殖民地(除了一些自治領外)的人民大多已經可以決定其政府的政策與未來,包括議會全面選舉和直選布政司。當然其總督仍舊由英國本土委派全權代表英國,直接控制其外交和國防的權利。

London

殖民地從英國那裡獲得先進的科學技術與投資開發,促進經濟的發展與生活水平的提高,也獲得英國的法律和政治框架與國際性的語言英語。在殖民地脫離帝國獨立之前英國都會試圖將它的議會民主制留給殖民地人民,結果並沒有全部成功。獨立後的英國殖民地大部分都選擇留在大英國協之中。

London

英國的殖民化是以其自身利益為優先考量。英國雖然為殖民地留下更好的基礎建設,但那主要是為了方便這些殖民地的貨物能夠更方便地出口到英國以滿足其本土的需要,或是讓英國的工業產品更方便地運送到殖民地市場。白人的自治領大多能夠進一步發展基礎設施,以取得經濟生產上的平衡,但是在拉美、非洲和亞洲的帝國殖民地卻往往只是工業所需原材料(或農業產品)的供應者,這對這些國家獨立後的經濟發展藉著大英國協架構接受幫助。

London

另外,為了確保其統治的穩定,同時因為各殖民地內部民族的複雜性,在殖民地時,英國會用「分而治之」、「精英制度」、「以夷制夷」的政策或者直接放棄對當地民族問題的解決而離開,使得像愛爾蘭共和國、印度、巴勒斯坦、辛巴威、肯亞、蘇丹、烏干達、伊拉克、圭亞那和斐濟等國家在獨立後面臨著不同程度的民族衝突。

London

1066年來自法國諾曼第的威廉一世征服英格蘭之後,加上歐洲中世紀的政教關係,英格蘭在幾百年的時間裡一直被捲入歐洲大陸的事務。由於諾曼王朝和安茹王朝的君主都來自法國,因此國王們把相當多的精力放在其法國領土上。到14世紀末,從對歐洲的羊毛貿易發展出來的對外貿易已經成為英格蘭最重要的國家政策。

London

這段時間是英格蘭對外征服的開始,包括1169年對愛爾蘭的征服,以及1282年對威爾斯的擴張。1296年英格蘭對蘇格蘭的短暫控制在1314年中斷,兩個地區的真正統一要等到1603年通過英國王位繼承法來和平實現。雖然1204年英格蘭君主喪失諾曼第的領土,但通過聯婚與繼承英格蘭的統治者還是擁有法國大片的土地,直到1453年最終喪失。從此之後一直到1558年英格蘭君主只擁有法國北部的戰略要港加來,但是自那之後就連加萊港也喪失了。

London

海外的大英帝國,這裡指的是英國人的海上探險以及在不列顛島以及歐洲大陸以外地區的移民或殖民。其根源可追溯到1485至1509年在位的亨利七世所採取的積極的海洋政策。在理查三世所建立起來的羊毛貿易的基礎上,亨利七世創建近代英國海洋商貿體系,並發展英國的造船工業與導航技術。這套體系也為日後的貿易機構的建立創造條件,而像馬薩諸塞灣公司和英國東印度公司之類的貿易企業為大英帝國海外的擴張做出重要的貢獻。

London

亨利七世也下令在樸茨茅斯建造英國的第一個乾船塢,加強建設當時還規模很小的英國皇家海軍。1587年沃爾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在羅阿諾克島(Roanoke Island,今北卡羅來納州境內)宣布維吉尼亞為英格蘭殖民地。但這塊殖民地十分短命,由於食物缺乏、惡劣的天氣、海難以及當地原住民的反抗,英格蘭很快就不得不放棄這片殖民地。

London

1588年,正值都鐸王朝的伊利沙白一世期間對西班牙無敵艦隊的大獲全勝,正式確立英格蘭王國作為海上霸權的地位,雖然之後1590年代幾次與西班牙戰事的失敗暫時挫敗英格蘭野心勃勃的海外殖民計劃。1604年斯圖亞特王朝的詹姆士一世終於與西班牙簽訂《倫敦條約》,正式結束兩國的敵對狀態;1607年英格蘭在維吉尼亞的詹姆斯鎮建立第一塊永久的海外殖民地。在之後的三個世紀中英格蘭不斷地在海外擴張勢力範圍並鞏固國內的政治發展。1707年英格蘭與蘇格蘭的議會在倫敦合併,組成大不列顛議會。

London

大英帝國的雛形成於17世紀中期,此時英格蘭已經在美洲建立多片殖民地,這些殖民地包括今後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十三州、加拿大大西洋和太平洋省份以及加勒比海上的一些小島嶼,例如牙買加、巴貝多及巴哈馬等。

London

盛產甘蔗的加勒比地區高度依賴奴隸的工作,它是英格蘭早期最重要、最有利可圖的殖民地。美洲大陸南部的殖民地則為英格蘭提供菸草、棉花和大米,北部則出產毛皮;它們從經濟角度上講沒有像加勒比島嶼一樣對英格蘭有益,但是大片的可耕種土地吸引眾多英格蘭移民者。

London

英格蘭的美洲帝國正通過戰爭與殖民逐步擴大,例如通過英荷戰爭的勝利英格蘭獲得新阿姆斯特丹(即今天的紐約)。不斷發展的美洲殖民地不斷向西探索,尋求更多的可耕種土地。七年戰爭中英格蘭擊潰法國,並在1760年占領新法蘭西的全部地區,使得英國獲得北美更大地區的控制權。

London

隨後,澳洲(1788年成為英國殖民地,最早是英國犯人的流放地)和紐西蘭(1840年成為英國殖民地)成為英國移民們的另一目的地,而同時澳洲和紐西蘭的土著人口也因戰爭與疾病使人口在一個多世紀的時間內銳減60%至70%。這些殖民地之後都實現自治,並是羊毛和黃金的出口地。

London

原本的英國殖民體系在18世紀開始衰落。在輝格黨人長期控制國內政治權力的時期(1714年至1762年),帝國對英國而言變得不那麼重要,直到一連串試圖扭轉這種對殖民地忽視的措施(主要包括從殖民地徵收更多的稅收)引發美國獨立戰爭(1775年至1783年),使得英國喪失其人口最多的殖民地英屬北美十三州。

London

這段時期有時候被稱為「第一英帝國」,即17至18世紀英國在美洲的擴張。18世紀開始英國在亞洲和非洲的擴張則被稱為「第二英帝國」。英國對美國控制權的喪失表明,對殖民地的政治統治並不一定對英國的經濟獲利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英國在放棄對美洲殖民地的防務與行政管理之後,很快恢復對美國貿易的支配作用。

London

重商主義是經濟學的理論,指的是國與國之間對財富的爭奪,它是英國第一次海外殖民擴張的特色。但是在「第二英帝國」時期,重商主義很快就讓位於亞當·斯密等人的自由放任的經濟自由主義。

London

英國從北美殖民地獨立這一事件中學到的經驗是,即使是在不擁有殖民統治權的情況下貿易依然能夠帶來經濟繁榮。這就是為什麼在1840至1850年代英國願意授予像諸如英屬加拿大和英屬澳大利亞等白人殖民地自治領地位的原因,因為這些國家的白人們被視為是居住在殖民地的「祖國」人民而已。而英屬愛爾蘭則有著完全不同的命運,它於1801年被併入全稱為「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的英國。

London

在這一時期,英國也宣布廢除奴隸貿易(1807年),並很快將這一禁令強加到別國身上。到19世紀中英國已經基本在全球範圍內消滅奴隸貿易。奴隸制本身於1834年在英國的殖民地被廢止,情況直到1920年左右才有形成穩定狀態。

London

舊有的殖民與奴隸制度的終結是與自由貿易一同實施的,自由貿易原則在1840年左右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其標誌是英國撤銷《玉米法》和《航海條例》。自由貿易完全地開放英國市場,也促使其他國家在19世紀中葉開放他們的市場。

London

一些人會認為,自由貿易的興起僅反應英國的經濟地位,而與任何的哲學觀點無關。確實,英國對迫使他國執行某一政策一直比對自己施行同樣政策更為熱衷。雖然英國喪失13個美洲殖民地,1815年歐洲大陸上拿破崙的最終戰敗確立英國的世界霸權地位。在工業革命使英國成為無可爭辯的經濟強權之時,皇家海軍則主宰著海洋。

London

始終與歐洲大陸事務保持距離的英國也得以施行旨在擴大其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的擴張計劃,這種海外擴張即通過自由貿易和戰略優勢建立一個「非正式帝國」。例如中國和波斯正是被包括在「非正式帝國」中,在英國的武力威脅下,這些國家的政府被迫開放市場,並不得不無條件給予英國特權。帝國與「非正式帝國」的擴張為英國獲取來自世界各地的原料提供便利,並以此製造更多商品運至世界各地。

London

從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到1870年的普法戰爭,英國是全球唯一的工業化強權,是全球30%工業產品的生產地(1870年)。作為「世界工廠」的英國能夠如此有效、大量地生產工業品,以至其在國內生產的產品在運輸到外國後其價格依然比外國當地所生產的產品更具競爭力。只要其海外市場的政局穩定,即使沒有實施正式的殖民統治,英國依然能夠從自由貿易中獲益。

London

1757年普拉西戰役的勝利讓英國東印度公司獲得印度孟加拉邦的統治權,雖然1770年因對該邦過度徵稅而惡化的饑荒引起英國國內的爭議。19世紀中期,東印度公司已經幾乎控制印度全境。1857年印度起義之後該公司管轄的領土被移交給英國政府直接管理。維多利亞女王於1876年被宣布為印度女皇。

London

錫蘭(今天的斯里蘭卡)、緬甸和馬來亞也被納入英國在亞洲的勢力範圍。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英國從中國人手裡奪得香港島。

London

英國對中國的興趣源自18世紀末,當時英國成為中國茶葉的進口國。茶葉進口導致英國方面巨大的貿易逆差,因此英國希望通過從印度向中國出口鴉片來平衡開支,雖然這麼做違背中國的禁令。由此引起的第一次鴉片戰爭以英國的勝利告終。之後的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英國與法國聯手再度勝利,英國進一步獲取在華特權。

London

鴉片戰爭之後,英國與中國保持一種複雜的關係。雖然英國獲得香港,英中貿易主要還是通過幾個開放的中國港口進行。中國人口過多,領土也不小,英國無法佔領中國,因此英國希望看到的是一個獨立的中國,因為中國的崩潰意味著其他西方強權就可能與英國一起瓜分中國,而使得英國所擁有的特權地位受到挑戰。

London

同時,英國也不希望看到一個過於強大的中國,因為這就意味著中國將取消或要求重新協商一些原本簽訂的條約。這種態度解釋了看似矛盾的英國對華政策:一方面協助清廷鎮壓太平天國起義,另一方面卻和法國聯手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

London

作為第一個工業化的國家,英國曾經能夠將整個世界作為其原材料的來源國和工業品的出口市場。但是隨著其他國家的工業化,在19世紀這種情況開始逐漸改變,越來越多國家尋求保護其原材料的供應和出口市場。到1870年代,英國的工業產品面臨來自其他國家的強有力競爭。

London

工業化在德國和美國迅速進行,使它們迅速趕超英國和法國這兩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比如,到1870年德國的紡織和金屬工業在組織結構和技術效率上已經超越英國,並且在德國國內市場上已經擊敗英國同類產品。到19世紀末,德國甚至開始為當時的「世界工廠」生產這些產品。

London

雖然無形出口品(如銀行服務、保險和船運)讓英國不至於出現貿易逆差,其貿易額占世界總貿易額的比例從1880年的四分之一下降到1913年的六分之一。英國不僅只在工業化國家市場的競爭中落敗,其產品在欠已開發國家的市場上也沒有占優勢。英國甚至正在喪失它曾經所擁有的,對印度、中國、拉丁美洲和非洲海岸等地區貿易上的主導地位。

London

英國的商業困境因1873至1896年的經濟蕭條而雪上加霜。因商業衰退所導致的通貨緊縮更進一步給各國政府增加壓力,迫使它們鼓勵扶植國內工業,從而最終導致歐洲強權逐漸拋棄自由貿易的原則(德國於1879年、法國於1881年先後放棄自由貿易)。

London

這麼一來的結果是國內和出口市場的雙重萎縮。歐洲和之後美國的政府與企業領袖們因此開始將海外的殖民地作為他們新的市場:這些海外殖民地將成為宗主國的出口市場,而他們則被安置在貿易壁壘的保護之下,使得其他國家商品無從與宗主國產品競爭。同時它們還依然是廉價的原材料供應地。英國雖然直到1932年以前都秉持著「自由貿易」原則,卻一邊和其它工業化國家爭奪海外殖民地,以防原本在其勢力範圍的地區落入他國之手。

London

1870年代到1914年一戰爆發這段時期內,歐洲殖民擴張的政策與意識形態被稱作「新帝國主義」。這段時期內最明顯的趨勢就是各歐洲強權「為帝國而帝國」,在海外競相爭奪並鞏固其殖民地。

在這一時期,歐洲強權在海外的殖民地總面積達到2300萬平方公里。非洲直到1880年代還很少有歐洲人踏足,但在這一時期內非洲成為帝國主義者們主要的目標。但是擴張在其他地區也十分頻繁,特別是在東南亞和東亞沿海地區:在這些地區美國和日本也加入到爭奪殖民地的行列之中。

London

1875年被認為是英國進入新帝國主義時代的分水嶺,這一年班傑明·迪斯累利領導的英國政府從負債纍纍的埃及統治者伊斯梅爾(Ismail)手中買入蘇伊士運河的股份。英國從此鞏固這條對英國和印度貿易有著舉足輕重影響的運河的控制權。1882年,英法兩國對埃及領土的爭奪最終以英國人的勝利告終。

London

對俄羅斯帝國1828年起逐漸向南擴張以至威脅英國在印度殖民統治的擔心也影響了英國的政策:1878年英國控制賽普勒斯,將其作為保護鄂圖曼帝國的據點;在此之前英國還參與1854年至1856年的克里米亞戰爭,併入侵阿富汗。

London

所有這一切舉動都是為了阻止俄國進一步向南擴張。英國發動三場阿富汗戰爭,1842年的第一次英阿戰爭是維多利亞時期英國所遭受的最慘痛的軍事失敗,整個英國軍隊被由俄國所支持的阿富汗普什圖族(Pashtun)人擊潰。1880年第二次英阿戰爭,英軍在坎達哈被擊潰、在喀布爾被包圍,最後撤退到印度。1919年第三次英阿戰爭引起阿富汗部族的起義。

(因為在倫敦拍太多照片,筆者會整理有關英國的資訊,要看故事的部分會有些困難,但開頭結尾會有故事或是旅遊資訊)

Lond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