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黑暗的過去(WARSZAWA Dark History PART 7)

「華沙起義博物館」是華沙最有名的博物館,如果讀者對歷史有興趣,筆者非常建議排出兩到三個小時來華沙起義博物館參觀,一走進華沙起義博物館兩邊的牆面寫滿1944年華沙起義死去的男男女女,心中無限感慨,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一個章節,而那個章節的血色婚禮(Red Wedding)正是華沙起義(warsaw uprising),一個看似成功的起義,卻被蘇聯背叛,留下的只剩廢墟,和華沙人民的屍體。

從俄羅斯、普魯士、奧地利帝國消滅波蘭之後兩個世紀後,德國再次消滅了波蘭,隨然只有短短六年,但其影響深遠,重新塑造了波蘭人的個性,從一個接納移民的國度,變成一個排外的國家,但你能怪波蘭人嗎?

走在紀念碑旁,光看個這些名字,就不禁發抖,*庫爾特·圖霍夫斯基(Kurt Tucholsky說過「Der Krieg? Ich kann das nicht so schrecklich finden! Der Tod eines Menschen: das ist eine Katastrophe. Hunderttausend Tote: das ist eine Statistik!(譯:一個人的死是一場悲劇,百萬個人的死只是一個統計數據!)」如今看著歷史節目說著二戰死傷,猶太人五百萬人死於集中營,但是成千上萬的尾數就被這樣去掉,沒有人知道確切的數字,成為冰冷冷的統計數據,庫爾特·圖霍夫斯基的句話,點出了政治家不願承認的真相。

*庫爾特·圖霍夫斯基是威瑪共和國時期最重要的評論家。他致力於時政評論,曾參與出版周報《世界舞台》(Die Weltbühne),以亨利希·海涅的傳統自命,抨擊社會現狀。其作品多為諷刺小品、小劇場劇本、歌詞和詩。自我定位為左派民主人士、反戰與和平主義者、對當時泛濫於政界、軍界和法律界的反民主潮流甚為不滿,一再呼籲警惕國家社會主義(即納粹主義)的危害。

「而一個人的死是一場悲劇,百萬個人的死只是一個統計數據!」這句話被誤會疑為是史達林講的,出處其實是圖霍夫斯基出版的一本的書:法式幽默 ; 圖霍夫斯基 學習哭笑不得。(Französischer Witz – Autor: Kurt Tucholsky, Lerne lachen ohne zu weinen, S. 147-156)。

1920年波蘭因為一戰的關係,終於從120年的後三國分割統治下重新建國,但短短十九年後就被德軍的閃電戰(Blitzkrieg)消滅,1939年蘇聯跟俄羅斯分割,直到希特勒撕毀跟蘇聯的和平協議,入侵俄羅斯,控制到直到1945年1月17日,蘇軍才進入華沙,蘇聯經過135年後俄羅斯人再次佔領波蘭狹持魁儡政府。

(以下為華沙起義博物館分享維基百科波蘭二戰華沙起義、納粹入侵的歷史相關資料,如不喜歡,可以只觀看尾部的故事或分隔線下的想法。)

華沙起義博物館(波蘭語:Muzeum Powstania Warszawskiego)是位於波蘭首都華沙的一座博物館,創立於1983年,以華沙起義相關的展品為展示主題。

地址: Wybrzeże Kościuszkowskie 20, 00-390

票價:  優待票16 zł(129台幣) 全票 25 zł(202台幣)


華沙起義(波蘭語:Powstanie Warszawskie)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波蘭地下軍反抗德國占領軍的戰役。 這場戰役是在1944年8月1日開始的。 波蘭地下軍的目的是想在蘇聯紅軍到達華沙前解放德國的佔領,以避免受到蘇聯的控制。

50,000波蘭地下軍採用了游擊戰對抗25,000德軍,整個起義持續了63日,直到1944年10月2日,波蘭軍隊方才向德軍投降。 在波蘭方面有大約18,000名軍人和超過250,000名平民死亡,另有大約25,000人受傷。 德軍方面有大約17,000人死亡和9,000人受傷。 雖然華沙起義和華沙猶太人起義經常被人混淆,但是這兩個事件是沒有關係的。

華沙猶太人居住區起義是在1943年4月19日爆發,比華沙起義早一年。 而且,這兩個事件的目的也是不同的。 華沙的猶太人的目的是寧願死在華沙,而不去集中營,所以他們在還有能力時抵抗納粹德國。 一般認為,在整個華沙起義,波蘭地下軍沒有得到蘇軍的任何援助。


各式納粹正式先傳報導,華沙起義博物館內部建築真的很又戰爭時期陰暗的氛圍。

雖然蘇聯紅軍早在1944年7月29日就已經達到維斯瓦河的東岸,但因為先前的攻擊已經使部隊疲勞不堪,在繼續進攻造成了更多傷亡後不得不暫停。 波蘭地下軍投降後,希特勒命令德軍將華沙夷為平地。 結果85%的地方都被毀壞。 直到1945年1月17日蘇軍才進入華沙。


碉堡的機槍口。

1939年10月,納粹德國完全佔領波蘭後,發起旨在粉碎波蘭民族精英,徹底奴役該國人民的行動,代號為“塔能博格”的蓋世太保 別動隊到處搜殺波蘭精英人士,同時將波蘭的波茲南和格但斯克在內的波蘭走廊等地劃入德國版圖,剩下的部分則變成“波蘭被佔領區總督管轄區”,實施殘酷的軍管統治。

但波蘭人沒有屈服,待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利用戰前在國內構建的軍事體系,發展出一個龐大的抵抗運動網絡,不僅擁有游擊隊,就連政府機關、 立法議會都樣樣俱全,形成“白天的波蘭屬於納粹 ,夜晚的波蘭則屬於人民”的局面。

1942年,根據流亡政府的指示,波蘭各地的抵抗力量合編為“國內軍”,他們克服種種困難,通過自行製造、黑市購買、盟軍空投和挖出波蘭軍隊潰敗前的物資等方式獲取武器。 至1944年,“國內軍”發展至頂峰,總人數估計超過40萬人,擁有步槍 、 輕機槍 、 重機槍 、 反坦克炮 、 反坦克步槍和手榴彈等各類武器。


華沙起義博物館內的政宣,在華沙起義期間被反抗軍大量發送。

1943年初,德軍在東線的斯大林格勒戰役中慘敗給蘇聯紅軍,之後蘇軍逐步向西反攻,德軍被迫向白俄羅斯和烏克蘭方向投入大量兵力,對波蘭的控制變得鬆懈起來,國內軍決定趁勢發起“風暴行動”,痛擊德軍。 該行動分三步:首先在靠近蘇聯的東部發動大規模起義;接著在蘇波舊國境線至維斯瓦河之間襲擊德軍;最後在波蘭全境發動起義,趕走德軍。

在這個規模宏大的計劃中,收復華沙至關重要。 1944年1月2日,“風暴行動”正式展開。 在蘇軍進攻的道路上,波蘭游擊隊掀起鋪天蓋地的暴動潮,把德軍後方攪得無一處安寧。 由於親西方的波蘭流亡政府與蘇聯存在結構性矛盾,流亡政府總理米科拉伊奇克嚴令“國內軍”司令博爾,不惜代價地搶先控制華沙,在同盟國夥伴面前製造既成事實,避免因華沙被蘇聯控製而使國家走上蘇聯道路。

客觀而言,出於政治因素展開的華沙起義不符合“風暴行動”的行動總目標,因為之前“國內軍”取得成功的關鍵在於充分發揮“打了就跑”的游擊戰特點,可這一回卻要與德軍重兵爭奪大城市,且得手後不能放棄,完全忽視了“國內軍”尚不是正規武裝的現實。 可是面對倫敦方面的嚴令,博爾將軍選擇了服從。


華沙起義的波蘭辨識徽章,很多反抗軍都穿著得軍軍服,波蘭的國旗正式便是友軍的方式,華沙起義期間很多德軍誤以為波蘭起義軍是友軍,被俘虜時還一臉錯愕。

華沙起義的組織者是波蘭地下抵抗武裝“救國軍”,它從屬於1939年9月18日晚撤往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 波蘭起義軍之所以選擇在那時發起武裝暴動,其中一個目的是想用本國武裝來解放波蘭,不想讓蘇聯紅軍染指,以避免波蘭被蘇聯赤化。 起義的組織者們初衷是,波蘭流亡政府趕在紅軍前頭返回華沙,否則“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就會搶先一步(該委員會是1944年7月底由斯大林倡議成立的),在波蘭就會出現一個親蘇政權。


被俘虜的德軍賓士。

在蘇聯聯手德國瓜分波蘭後,加上的蘇波多年恩怨,波蘭人已經很難再相信斯大林了。 當時,蘇軍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已逼近波蘭維斯瓦河,德軍被迫向西潰退。 到1944年夏季來臨前,華沙城已為蘇軍的囊中之物。 1944年夏,救國軍司令塔德烏什·科莫羅夫斯基向倫敦匯報說:“救國軍如果無所作為,波蘭人就會一齊倒向共產黨一邊。”波蘭救國軍希望獲取速勝,以“華沙的自我解放”來阻止蘇聯的染指。

以德軍不久就將撤離華沙為前提,救國軍指揮部擬訂了起義計劃:集中兵力攻占華沙幾座關鍵的政府大樓,至少在蘇軍進入波蘭首都12小時前,宣布波蘭流亡政府恢復行使權力。 華沙起義的籌備是背著蘇聯秘密進行的,蘇聯政府和紅軍指揮部,都沒有接到有關起義的正式信息。


納粹空軍戰機。

而且起義軍也沒有提出支援要求,更沒有與漸漸逼近的蘇軍進行過協調。 1944年7月21日,暗殺希特勒的消息傳來後,科莫羅夫斯基認為德國已經崩潰,便下令救國軍於7月25日在華沙發動起義。

不過他否定了在全波蘭發動起義的動議,他覺得那樣會便宜了進攻中的紅軍。 起義組織者們天真地以為,最多2至3天,氣數已盡的德軍就會一敗塗地,起義軍就能以最小的傷亡迅速拿下華沙。 為了不妨礙德軍西撤,他們特意留下了一些重要的交通樞紐,包括維斯瓦河上幾座十分重要的橋樑。


華沙起義紀錄片,筆者坐在這裡看了十分鐘,紀錄片真的很沈重。

被德軍俘虜的起義人員的證詞很能說明問題,其中有這樣一段話:“德國人讓所有波蘭人都去挖戰壕,以抵禦俄羅斯人,於是所有的波蘭愛國者都明白了,現在到了發動起義的時候了。我們計劃對德國兵繳械,並向全世界表明,波蘭不是在俄羅斯人或德國人手中,而是掌握在波蘭人手中,波蘭軍隊已做好了鬥爭準備。

如果這一計劃成功,就能在政治上迫使俄羅斯人承認自由波蘭,承認流亡政府領導人米科萊奇克。” 各國情報機關的資料表明,起義軍的高期望值與英美的支持承諾有關。 然而,盟軍的空軍難以飛過德國控制區域,美國空降部隊始終沒有露面,而英國也沒能確保華沙免遭德國轟炸機的襲擾。

1944年7月26日和27日,蘇聯與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簽署協議,決定以1919年協約國劃定的“ 寇鬆線 ”來確定波蘭東部邊界。 這項協議規定,在蘇軍進入波蘭國境後,交戰地區的最高權力由蘇軍總司令掌握,解放區的權力則歸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然後由該委員會創建波蘭新政府,整編波蘭本國軍隊。 為配合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一道工作,蘇聯委派布爾加寧上將為蘇聯代表。


馬克沁M1910重機槍(Пулемёт Максима на станке Соколова)又名PM M1910馬克沁,是海勒姆·馬克沁開發的馬克沁機槍之衍生型,發射7.62×54毫米R彈藥,配有輪式射架。

為了寬慰波蘭社會各界,1944年7月27日,蘇聯外交人民委員部發表聲明,強調蘇軍的目標是:“幫助波蘭人民擺脫德國侵略者的枷鎖,重建一個民主、獨立、強大的波蘭。”蘇聯政府還聲稱,波蘭被視為友好的主權國家 ,因而“不打算在波蘭設立自己的機構,並認為這是波蘭人民自己的事情。


DP輕機槍(俄語:Пулемёт Дегтярёвa Пехотный Pulemyot Degtyaryova Pekhotny,意為捷格加廖夫步兵機槍),有型號DP27或DP28,是一款由蘇聯人瓦西里·捷格加廖夫於1927年研製成功,1928年裝備蘇聯紅軍的輕機槍,此槍經歷過西班牙內戰,在冬季戰爭當中被芬蘭軍拿到8000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德蘇戰爭當中也經常出現。

” 但幾乎​​就在同一時間,蘇聯國防委員會通過了一項決議:“在蘇軍進入波蘭境內後,對於軍事行動區域內與交戰有關的事務,由烏克蘭第1、白俄羅斯第1和2方面軍司令負責,民政事務則由上述各方面軍軍事委員會總體負責……要與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在被解放領土上成立的政權機構建立友好關係,蘇軍佔領區與維持公共秩序、人口調動等有關的事宜皆應經由這些機構。除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以外,其他政權機構,包括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都不予承認。

波蘭公民的私有財產和人身安全受蘇聯軍方和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的保護。”(當然了,我們都知道,開羅宣言早已宣告了波蘭流亡政府的結局。) 在起義前夕的7月30日,以米科萊奇克總理為首的波蘭流亡政府代表團從倫敦抵達莫斯科 。 7月31日,波蘭代表團受到蘇聯外交人民委員莫洛托夫的接見。 8月3日深夜,斯大林也親自接見了他們。

米科萊奇克雖表示願與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合作,但堅持他的政府才是波蘭唯一的合法政府。 在上述會晤期間,米科萊奇克隻字未提對華沙起義的援助問題。 代表團對華沙的情況一無所知。 直到8月5日,米科萊奇克才收到救國軍總指揮部的通知:“1944年8月1日17點,救國軍與德國人在華沙發生了激戰。


內部設計真的會讓人融入情緒。

因波蘭流亡政府堅持自己是惟一的合法的政府,斯大林便改變了主意。 雖然由於顧忌英美輿論,避免使蘇聯處於被動境地,蘇軍未直接接到停止進軍華沙的命令,蘇軍仍在向波蘭首都進發,但對近在咫尺的華沙城卻久攻不克。

1944年8月1日,華沙起義爆發了。 當天15點,大部分店鋪都不約而同地自動關了門。 16點50分,許多條街道上突然響起了槍聲,隨即,槍砲聲在整座城市迅速蔓延開來。 傍晚20時,通過城裡的擴音器系統,德軍華沙警備區司令賴納·施塔格爾中將用德語和波蘭語發表了聲明:“我宣布從即刻起,華沙全城戒嚴。

平民不得上街,否則殺無赦。膽敢對德國公民所在建築開槍者,將立即被從地球上抹掉。” 在頭幾天裡,起義軍奪取了華沙的一些地區,但在攻擊德軍的行政機構時,遭到了敵人的頑強反擊。 敵人不僅守住了各個機關大樓,而且還向城裡的許多地區進行掃射。 1944年8月5日,德軍中央集團軍群參謀長克雷布斯通知第9集團軍司令福爾曼,增援華沙警備部隊。


介紹波蘭如何藏槍枝。

黨衛軍一個團、外加一個營和德軍控制下的俄羅斯解放軍一混成團,將火速趕赴華沙。 但在華沙軍民的拼死抵抗下,德國守軍和援軍都損失慘重。 克雷布斯在此後的通報中說:“起初即興式的暴動還能控制,但目前僅靠現有部隊已難以鎮壓了。

這一運動正越燒越旺,有波及全國的危險。在城市街區進行的巷戰中,我們的損失非常大。”德國的將軍們向希特勒匯報說,華沙正在進行激戰,叛軍的抵抗激烈而頑強。 同時德軍在內部對特種兵和警察部隊發出警告說:“如果俄國人不在城市東北部和東南部止步,華沙可能將不保。” 德國華沙守軍指揮部要求多派援兵,尤其需要大量重型武器。 各國情報機關報告說,納粹在城里大肆槍殺平民,街道、院子和地下室堆滿了屍體。


華沙地道復刻。

德軍在全城進行大搜捕,許多婦女和兒童被送進集中營或監獄。 這天晚上,希特勒還親自打電話詢問德軍駐華沙部隊司令埃里希·馮·巴赫,“華沙上演的大戲”還將持續多久。 德軍遵照希特勒夷平華沙的命令,開始瘋狂地搶劫金銀、貴重物品和繪畫,炸毀橋樑,摧毀房屋。

1944年8月13日,馮·巴赫趕到華沙城,親臨一線坐鎮指揮。 起義軍與德軍的陣地犬牙交錯,華沙全城混戰成一片。 德軍利用起義軍缺乏統一指揮的弱點,開始有條不紊地發起反擊。 在重型武器 、 裝甲列車 、坦克和火焰噴射器的掩護下,起義軍的勢頭被死死壓制住了。

德國情報部門的報告說:“叛軍的情緒非常糟糕,原因是缺乏食物補給和武器,指揮也很差。這些匪徒從來沒有當過兵,指揮官帶的標誌也五花八門。叛亂分子主要是25歲以下的人,生活經驗豐富的年長者幾乎找不到,而知識分子大部分都逃走了。

據目擊者稱,叛軍內部最近爆發了傳染病,人員遭受了重大損失。” 1944年8月末,白俄羅斯第1和第2方面軍試圖擊退位於華沙東北面的德軍集群。 9月10日,蘇軍第47集團軍和貝爾林指揮的波蘭第1集團軍聯手出擊,開始向華沙發動進攻。


史特林衝鋒槍是由英國的史特林軍備公司(Sterling Armament Company)所開發完成的一種現代衝鋒槍。

但有十萬之眾的德軍集群不甘示弱,雙方在華沙東部地區展開激戰。 至9月14日晚,蘇軍取得一定進展,逼近維斯瓦河。 1944年9月16日,波蘭第1集團軍一部登上了維斯瓦河西岸,而起義軍就據守在離河不遠的華沙南部和北部。 從9月16日至20日,蘇軍總共有6個加強步兵營突進了華沙。

但因維斯瓦河仍掌握在德軍手中,蘇軍的坦克和大砲等重裝備運不過河,第1集團軍的攻堅能力受到極大影響,同時原先和波蘭起義部隊接洽的聯絡點無法與波蘭人取得聯繫,他們在接頭之前就已經逃回城內了,即使那時他們沒受到德軍的攻擊。 到9月23日,波蘭部隊傷亡慘重,死傷達3764人,不得不後撤。

眼看戰事毫無結束的可能,起義軍的情緒越來越焦灼:盟軍的援助在哪裡? 英國和蘇聯的增援部隊在哪裡? 起義領導層稱,已向蘇聯正式通知準備發動起義的情況,甚至還“挑明”了起義的起始時間,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得到任何援助。 波蘭流亡政府還提及了莫斯科廣播電台 1944年7月的廣播,節目中曾號召在波蘭舉行人民起義。


起義時時期的望遠鏡

而在事實上,這些廣播只是一般性地呼籲波蘭人和歐洲其他國家人民拿起武器,在本國被解放領土上支援紅軍作戰。 1944年8月13日,蘇聯塔斯社發表了一篇聲明,強調蘇聯與華沙起義無關,起義方事先沒有和蘇聯商量過。

同時在華沙城內,起義軍也並不是一塊鐵板,國家軍不僅不信任前來的波蘭人民軍,而且在城內剋扣波蘭紅色起義武裝的補給並且恐嚇要處決他們,在大敵當前的情況下做出這類事情實在是令人惋惜。


上面那把槍是德國:毛瑟98。

有一種觀點認為,起義軍在籌備期間曾與克里姆林宮商議過,一個叫康斯坦丁·卡盧金的“蘇聯特使”就是證據。 據說,卡盧金是跳傘進入華沙城的,是蘇軍派往救國軍指揮部的聯絡官。 但據有關文件證實,蘇軍指揮部根本沒有向華沙派遣過這類人員。

那麼這位“信使”卡盧金又是何許人呢? 1944年8月2日,救國軍巡邏兵抓獲了一個老百姓打扮的人,他自稱是蘇聯的偵察兵,是紅軍指揮部委派來華沙與起義軍建立聯繫的。 此人就是康斯坦丁·卡盧金,他曾任蘇軍第337步兵師第1131步兵團團長助理,1942年5月在哈爾科夫城下的戰鬥中受傷被俘。


德軍機槍 MG49

1942年9月,他自願參加了偽“俄羅斯解放軍”宣傳員培訓班,結業後便開始了積極的反蘇宣傳活動,在集中營裡鼓動蘇聯戰俘“棄暗投明”。 1943年5月,卡盧金在波蘭南部城市琴斯托霍瓦與波蘭工人黨 (共產黨)搭上了關係。


穿著蘇軍、德軍制服的反抗軍。

1944年7月20日,波蘭工人黨派他前往華沙,被救國軍巡邏兵抓住,押到了華沙地區指揮官安東尼·赫魯斯采爾上校的指揮部。 救國軍指揮部對卡盧金的老底是有數的,卻並沒有戳穿他的謊言,而是繼續與他玩下去:“紅軍特派員”卡盧金的亮相給人造成一種印象,救國軍已經與蘇聯紅軍聯繫上了,勝利的曙光就在前頭。


這區展品都是二戰倖存者捐獻出來的。

1944年8月6日,救國軍司令科莫羅夫斯基決定利用一下這位“特派員”。 卡盧金便簽發了一份致斯大林的電報,請求向波蘭首都的起義軍提供援助: “致莫斯科,斯大林元帥:1944年8月5日,我與華沙指揮員建立了個人聯繫。

起義民眾在與德國鬼子的鬥爭中表現英勇。我審視總體軍事形勢後得出結論,為加速戰勝我們共同的敵人,除部隊的英勇鬥志以外,起義軍還需要下列東西: 自動步槍 、彈藥、手榴彈和反坦克炮……德國空軍正在摧毀城市,炸死和平居民,但英勇的華沙人民相信,您不久就會給予最慷慨的援助。

華沙,1944年6月8日,華沙救國軍指揮部。卡盧金·康斯坦丁大尉。” 科莫羅夫斯基將電報發到了倫敦,請求轉發到莫斯科。 收到這封奇怪的電報後,莫斯科有關方面深感困惑,不知電報中的卡盧金究竟是什麼人。


華沙起義期使用過的制服設備。

數月之後的1944年9月19日,卡盧金領受救國軍的任務穿越前線時,在華沙郊外被蘇軍抓獲。 卡盧金在審問中說,他自華沙起義爆發後,因害怕與德國人和波蘭工人黨有瓜葛而被殺,他在被救國軍抓獲時便謊稱:自己是蘇聯情報官,是在1944年7月被派到敵後的。

卡盧金向審訊人員詳細交待了電報一事:“今年8月5日,當著救國軍華沙指揮官蒙特上校和其參謀長的面,我草擬了這封發給斯大林的電報……我發往倫敦的電報之所以這樣寫,是為了讓人覺得它出自蘇軍指揮部駐華沙特派員之手。


戰前的地圖。

1944年9月9日,科莫羅夫斯基在起義軍勝利無望的情況下,致函德軍華沙城南指揮官京特·漢斯·羅爾,表示起義軍準備投降,但要保證所有戰鬥人員的戰俘權利,並要其對華沙平民做好安排。 羅爾將軍承諾確保戰俘的全部權利,同意將波蘭平民和行政機關疏散到作戰區域之外,但必須在9月10日16時前投降。


不同的波蘭地圖。

而科莫羅夫斯基還指望德軍東線速敗,並幻想能堅持到英美的援助到來,便想盡量拖延時間。 直到1944年9月27日,見起義軍遲遲不肯繳械,德軍對起義軍佔領的城區發動了決定性攻勢。 在大敵當前的緊急形勢下,科莫羅夫斯基拒絕了向進逼而來的蘇軍靠攏的建議,沒有向維斯瓦河對岸突圍。 9月28日,起義軍就放下武器事宜開始與德軍舉行談判。


那些血都是真的,可見當時戰況的慘烈。

1944年10月2日,救國軍司令科莫羅夫斯基向德軍華沙部隊司令馮·巴赫簽下了投降書。 德國各家報紙和電台報導說:“歷經許多個星期的激戰,這座城市幾乎全部被毀。”戰鬥是那麼慘烈,德軍士兵古斯塔夫·戴維德哈茲回憶說:“我慢步行走在街上,到處都能看到一派狼籍的景象。在這裡,每一棟房屋都成了戰場。

華沙起義中,有20多萬波蘭人死亡,其中只有1.6萬為起義軍。 而接受投降的起義軍達到1.7萬人,裡面的922人為救國軍軍官。 華沙起義失敗後,華沙所有的平民都被趕出了城,有8.7萬華沙人被送往德國強制服苦役。

波蘭戰役(又稱「德波戰爭,而波蘭稱其為「1939年保衛戰」或「1939年九月戰役」;波蘭語:Kampania wrześniowa,德國則稱其為「波蘭戰役」,作戰代號為《白色方案》)是德國、斯洛伐克與蘇聯軍隊於1939年9月入侵波蘭的行動,該戰役一般被認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始。在《德蘇互不侵犯條約》簽署了一星期後,德國於1939年9月1日展開進攻,而蘇聯亦於9月17日入侵波蘭,10月6日,德蘇兩國佔領波蘭全國領土,波蘭戰役結束。

德國軍隊分作北、南、西三個方向發動攻擊,並以兩翼包圍的方式夾擊集結於邊境地帶的波軍主力部隊。波軍損失慘重、欲撤出布署於德波邊境的部隊,將其用於首都華沙以西的位置建立一條防線,等待軍事同盟國的英法兩國對德國的西方戰線發動攻擊,但擁有兵力絕對優勢的盟軍卻按兵不動。9月中旬,德軍兵臨華沙,波軍將大部分僅存的主力集結,於布楚拉河一線反擊德軍,一度逼迫後者抽調兵力應付,最終,德軍將波軍主力包圍殲滅,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二戰前風格的咖啡廳,12zł(98 台幣)一杯咖啡,喝了一杯休息一下繼續參觀。

9月17日,東方的蘇聯根據《德蘇互不侵犯條約》中的秘密協議而入侵波蘭,開闢了第二戰場。波蘭政府認定原先守於東方「羅馬尼亞橋頭堡」進行固守的計劃已不可行,遂下令撤離所有部隊至中立的鄰國—羅馬尼亞。10月6日,最後一批波蘭軍隊於科克戰役被擊潰,德蘇兩軍佔領波蘭全國。儘管波蘭從未有代表全國的政府或組織出面宣布投降過,但也已象徵了波蘭境內戰事的結束。

10月8日,經過短暫的軍政府管理後,德國直接將波蘭西部,包括西里西亞、大波蘭、波莫查、羅茲等曾為德意志帝國領土或有大量德裔人居住的地區併吞為國土,而前但澤自由市與其餘區域則由親衛隊上將的漢斯·法郎克所領導的波蘭總督府進行管理,對內施行「德國化」政策,在德國佔領期間,納粹親衛隊於波蘭境內建立了大量的集中營,關押猶太人、醫生、公務員、教會人員與地主等群眾,最後將其有系統地大量處決。

在蘇聯1939年後的佔領區中,史達林則對波蘭人實行「俄羅斯化」,同樣殺害了波蘭社會精英與政治反對者,其中尤以屠殺兩萬名波蘭軍官的「卡廷森林屠殺案」最為出名。在德國佔領波蘭全國後,後者組織起地下抵抗勢力—「波蘭家鄉軍」於二戰期間進行游擊戰。


德軍武器展,小小一部分,波蘭人對納粹特別敏感。

逃到西方國家的數十萬波軍則另外組成一流亡政府,並加入了盟軍,於其他戰場繼續與軸心國戰鬥。二戰結束後,波蘭本土由波蘭統一工人黨所執政,與西方意識形態接近的流亡政府則無法回到波蘭,一直到東歐革命後才重回故土。

波蘭戰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軍的首次大規模陸上作戰,世界各國對於德軍迅速達成的勝利感到驚訝,進而產生許多誤解或有很大爭議的觀點,部份錯誤資訊仍在今日的出版品中可以見得,例如最有名的「波蘭騎兵向德國戰車衝鋒」、「德國空軍於一天內消滅波蘭空軍」等,實際上是眾多以訛傳訛的資訊加上納粹宣傳機關的刻意宣傳所造成的不正確印象。

另外,有軍事歷史學家將本戰役視為德軍新型態作戰模式—「閃擊戰」首次使用的作戰,並視其為德軍吸收西方軍事家(B·H·李德哈特、J·C·富勒和夏爾·戴高樂等人)的戰車理論而發展的結果,同樣地,這個論點也受到了相當的批評。


波蘭軍官制服。

1939年9月1日清晨4點40分,德國空軍開始出動轟炸波蘭城鎮維隆,造成該市70%的建築物被毀、約1,200人死亡(大部分為是平民)。同時,德國以官方訪問名義停留於但澤港內的舊式戰鬥艦「什列斯威格-霍爾斯坦號」開始對西盤半島上的波軍據點開火射擊,此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第一發砲火。4點45分,德國陸軍自北、南、西三方向入侵波蘭。

在入侵的第一階段行動中,德軍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將波軍分割為數個小集團,並以遠較波軍預想還要快的速度挺進著。然而,德軍仍有一些軍紀不良的事件發生,例如古德林在開戰伊始嚴令第3砲兵團禁止開砲,但後者還是如是作,並差點擊中古德林的座車。

另外,有一些德軍士兵過於緊張,將德國空軍偵察機視為敵機而射擊之,令乘坐於其中、奉命為陸軍支援的空軍將領陷入危險波軍的狀況則不是陷入被包圍的險境,就是正在往維斯瓦河撤退中,但在路上常受到難民的阻撓、德國空軍的炸射等狀況,且因為德國空軍摧毀了波蘭的通訊站,後者部隊行動難以協同


波蘭改戰坦克。

負責波蘭北部的北方集團軍在清晨開始行動時,因為大霧而出現了友軍互擊的情況。除此之外,以古德林的第19摩托化軍作為矛頭的第4軍團進展頗快,而受到後者和第3軍團夾攻的波莫查軍團於9月3日開始往東南撤退,途中波軍第18波美拉尼亞槍騎兵團還為爭取時間而對德軍步兵發動騎兵衝鋒進行逆襲,並獲得了初步的成功,甚至古德林的參謀人員還驚慌地帶起頭盔防止被攻擊。

不久後,德軍裝甲車以機槍將波軍騎兵擊退,本次的行動被義大利記者敘述成「波蘭騎兵勇敢地向德軍戰車衝鋒」,成為日後一個知名的誤傳(詳情見「克羅加提戰役」一條目)。在波莫查軍團已決定撤退之際,波軍已損失了一萬名士兵,大多是於波蘭走廊被德軍進行小型包圍所殲滅,這也令東面的莫拉瓦側翼洞開。

德軍最高統帥部判斷波軍會撤至布爾達河設置防線,於是古德林親自指揮第3裝甲師進行渡河攻擊,擊破了波軍腳踏車連部隊的防禦。9月2日,德軍跨越了布爾達河,但此時第19摩托化軍的戰車彈藥與燃料用盡而不得不停止


華沙起義照片廊

另一側的第3軍團則以「肯夫裝甲師」作前導,向莫德林軍團的第20步兵師進行猛烈的攻擊,一直到向南推進時遭遇莫拉瓦當地波軍要塞強烈的抵抗,德軍因而迂迴將其包圍之,波軍固守三天後放棄了該地,莫德林軍團撤至華沙。9月2日,肯夫裝甲師繼續往東前進,而第3軍團動員梯次較後的幾個步兵師則留下來抵禦波軍那累夫兵團對東普魯士發動的攻擊。9月3日,第3與第4軍團於紐恩堡會師。9月5日,肯夫裝甲師跨越了那累夫河。


最著名的一張照片,被俘虜的納粹士兵。

在開戰頭三天,波蘭北部的走廊地區已經被德軍所佔領,然而波莫查軍團大部分主力仍成功撤出。這時波蘭北部僅剩下但澤一帶的波軍繼續強烈地抵抗德軍,尤其是前者在自軍條件十分不利的情況下仍能堅守很長的一段時間,包括西盤半島、但澤波蘭郵局和海爾半島三地的戰事;西盤半島上的波軍僅有200多人,卻能防守人數達2,600人且盡佔裝備、海空部隊支援優勢的德軍長達一星期;但澤波蘭郵局亦然,郵局內僅有數十位公務人員和平民,卻能抵擋擁有裝甲車等優勢裝備的親衛隊士兵14小時之久;海爾半島的波軍更是從9月9日一直抵抗到10月2日才投降。波軍的抵抗不僅在後來被波蘭政府所讚揚,還贏得了德軍的尊敬,如指揮西盤半島戰事的德軍將領腓特烈-格奧爾基·埃貝哈爾德即特別允許波蘭守軍指揮官能在投降後繼續保有自己的儀仗刀


離開華沙起義博物館,心中的情緒很沈重,如果戰爭才來帶來和平,如果死亡才能帶來自由,歷史將會重演,中國、俄羅斯、美國等強權較勁,沒有人權的國家像是中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北韓,我們因為經濟需要而妥協,成千上萬的小國人民被這些惡霸虐待,我們選擇遮住眼睛不看,但事實上這段歷史不會消失,我們是否該深思,如何能改變這一切?

何時種族才能不再成為拒絕移民的藉口?

何時宗教才能徹底世俗化?

何時獨裁政權才能被測底制裁?

我從波蘭歷史看到台灣的未來,我們可以把眼睛閉起,但自由是值得去奮鬥的,波蘭經過兩世紀被列強欺凌,如經終於獨立,創造了一個自己的國家,證明不管過去多們悲慘,只要努力、堅持,總有一天會海闊天空。

最後我要推薦一部短篇動畫,快速介紹波蘭人的悲慘命運(英文)

 

延伸閱讀:

波蘭 印象華沙 (WARSZAWA PART 1)

波蘭 食在波蘭 (WARSZAWA PART 2)

波蘭 波蘭不一樣的歐洲 (WARSZAWA PART 3)

波蘭 華沙老城區(WARSZAWA THE OLD TOWN PART 4)

波蘭 重生的華沙(WARSZAWA REGENERATE PART 5)

波蘭 華沙動物園(WARSZAWA THE ZOO PART 6)

波蘭 黑暗的過去(WARSZAWA DARK HISTORY PART 7)

波蘭 印象華沙(WARSZAWA FIRST IMPRESSION PART 8)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