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華沙老城區(WARSZAWA The old town PART 4)

華沙城堡廣場位於華沙舊城區,是華沙少數破壞較較少,被成功重建的區域,雖然建築上可以看得出來建築本身很新,但是整體建築感還是保持的戰前的外觀,不同於柏林,華沙沒有留下破壞的建築並建立紀念碑,或許是傷痛太深,每一座被摧毀的建築,都是提醒著那痛苦回憶的毒藥,唯有讓華沙重生,才有辦法忘記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波蘭移民是美國人口主要的來源,路上有美國波蘭友好展,湯瑪斯·傑佛遜的頭像被擺在顯眼的街道上。

(以下分享維基百科波蘭的歷史相關資料,如不喜歡,可以只觀看尾部的故事或分隔線下的想法。)

不過,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波蘭也存在致命的弱點,由于波蘭的領土分別由德占區、奧占區和俄占區合併而成,民族問題顯得非常突出,東部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等民族一直存在分離主意傾向,東部的經濟水平也明顯落後於西部,這就形成了東西部的經濟落差,使得東部民族對波蘭政權更加不滿。


華沙城堡廣場(波蘭語:plac Zamkowy w Warszawie)是波蘭首都華沙的一個廣場,該市最美麗的地點之一。它位於皇家城堡前,是從現代的華沙市中心通往華沙老城的入口。

城堡廣場聚集了遊客和當地居民,觀看街頭表演,參加集會,觀看演唱會,廣場上的建築毀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主要建築得到恢復,例如皇家城堡與廣場中間的西吉斯蒙德圓柱。

另外,從1926年5月畢蘇斯基發動軍事政變並上台執政開始,波蘭境內實行獨裁統治,逮捕議會中反對他的人,宣傳法西斯主義。對外,他奉行兩面策略,在其兩個強大鄰居德國和蘇聯間取得平衡,1932年,簽訂了《波蘇互不侵犯條約》,1934年,簽定了《波德互不侵犯條約》。1938年,波蘭共產黨被解散,黨的主要領導人也被害。


波蘭的建築跟道路與路燈,如果把路上現代物件移除,要拍古裝電影絕對不是問題。

從1933年開始,戰爭的陰雲開始密布歐洲,德國的納粹元首希特勒開始了他咄咄逼人的攻勢。波蘭在大敵當前之時,民族主義情緒高漲,拒絕了蘇聯提出的訂立集體安全條約的建議,決心依靠西方國家的幫助來實現國家的獨立和安全,波蘭領導人還天真地認為,波蘭在受到德國攻擊的時候,西方國家一定會為自己而不惜和德國發動全面戰爭,事實證明,這種對西方的過分依賴嚴重束縛了波蘭自己的國防建設,並最終葬送了自己的國家。


皇家城堡起源於14世紀,最初為哥德式建築,後來改建為文藝復興式,1596年首都從克拉科夫遷到華沙後,此處就成為波蘭王宮,以及國會議事堂。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此處是波蘭總統府。1944年華沙起義失敗後,城堡被德國人夷為平地。1970年代重建。(by wiki)

從1938年10月起,希特勒向波蘭提出波蘭走廊的問題,並向波蘭發出戰爭威脅。1939年8月23日,蘇德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和劃分勢力範圍的秘密議定書(蘇聯一直否認該秘密議定書的存在)。


雖然波蘭不有錢,但建築設計絕對不馬乎。

1939年9月1日,德國以閃電戰突襲波蘭,發動了波蘭戰役,波蘭戰役標誌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全面爆發。德軍迅速侵占波蘭大部分領土,波蘭軍民英勇抗戰。9月17日,波蘭政府逃亡國外,先在巴黎組成了以瓦迪斯瓦夫·西科爾斯基將軍為首的流亡政府。法國戰敗後,1940年,流亡政府遷往英國。


華沙交通非常方便,有巴士、電車、地鐵三種,票價便宜單程位於25台幣上下。

與此同時,9月17日,蘇聯領導人史達林開始履行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中的義務,同時也為了蘇聯的利益建立防範德國的緩衝地帶「東方戰線」,命令60萬蘇聯紅軍越過蘇波邊界,進入波蘭東部,占領了西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9月18日,蘇軍與德軍在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會師,德、蘇兩軍以皮薩河—那列夫河—維斯瓦河—桑河一線為界分割了波蘭。


西吉斯蒙德圓柱建於1644年,包括底座,圓柱的高度為22米。1944年9月1日,在華沙起義期間,被德國人拆除,1948-1949年重建。獲救的國王雕像,安放在新的花崗岩石柱上,面向克拉科夫郊區街(Krakowskie Przedmieście),構成華沙最美麗的景色之一。

9月28日,德軍攻陷華沙,波蘭再次淪亡。波蘭人民開始了反法西斯民族解放戰爭。10月初,德占波蘭中的波蘭走廊和但澤被納粹政府納入德國版圖,而將波蘭南部成立「波蘭總督府」。


華沙老城(波蘭語:Stare Miasto,Starówka)是波蘭華沙最古老的一塊城區,也是華沙最主要的旅遊目的地。其邊界為維斯瓦河河畔的格但斯克濱河路(Wybrzeże Gdańskie)、Grodzka街、莫斯托瓦街(Mostowa)和Podwale街。

華沙老城的心臟是老城集市廣場,周圍開設餐館,咖啡館和商店。周邊的街道兩側均為中世紀建築,如王室城堡、城牆、碉樓和聖若望主教座堂。

波蘭戰役中,波軍死亡6.63萬人,傷13.37萬人,被德軍俘虜69.4萬人,被蘇軍俘虜或投降蘇軍的有21.7萬人,10萬軍隊逃往鄰國,波蘭居民遭受巨大傷亡,僅華沙就死亡約25萬人,受傷者不計其數,約1萬名波蘭人被占領後的德軍集體槍殺。


舊城區市集建築。

德軍在波軍的奮勇抵抗面前也有1.06萬人死亡,3.03萬人受傷,0.34萬人失蹤。而在半年過後的1940年春,蘇聯則將其俘獲的2~3萬名波蘭官兵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等地殺害,造成了卡廷森林事件

1941年,納粹德國開始利用德占波蘭領土為基地,大規模進攻蘇聯,戰爭開始階段,蘇聯措手不及,節節敗退,德軍全部占領了波蘭第二共和國所擁有的領土,蘇聯西部大部分領土也被德軍占領。而後蘇聯與波蘭流亡政府建立外交關係。

1942年,流亡政府在國內建立了國民軍,同年,蘇聯支持的波蘭共產黨人建立了波蘭工人黨和波蘭人民軍,在地下同納粹占領軍展開鬥爭。1943年,由於德國發現了卡廷森林事件中的死難者遺骸,並將此事大肆宣揚,在大量證據面前,蘇聯選擇了否認,在這種情況下,流亡政府和再次和蘇聯斷交。

隨著戰爭形勢的發展,德軍很快轉攻為守,蘇軍的反攻將戰線逐漸推進到波蘭境內。1944年元旦,在工人黨的倡議下,成立了全國人民代表會議,由貝魯特任主席。1944年7月22日,全國人民代表會議在海烏姆組成了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Polski Komitet Wyzwolenia NarodowegoPKWN),頒布了具有歷史意義的《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宣言》(也叫《七月宣言》,Manifest PKWNManifest Lipcowy),宣告波蘭新國家誕生,在亡國5年後,歐洲土地上又誕生了一個全新的波蘭。

1944年8月,蘇聯紅軍推進到了華沙的近郊,波蘭地下軍想在蘇聯紅軍到達華沙前解放德國的佔領,以避免受到蘇聯的控制,這就是著名的華沙起義。

不過,蘇聯出於制衡西方和自身利益等現實方面考慮,史達林認為,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不應得到同情,從而蘇軍並沒有給予華沙城內起義軍太多的支持,在納粹德軍的血腥鎮壓下,起義失敗,希特勒下令將華沙夷為平地,許多珍貴的文物古蹟遭到毀壞,大部分華沙人也被送入死亡集中營。


東正教教堂內觀

1945年1月17日,蘇波軍隊解放了已成為廢墟的華沙。4月,波蘇兩國簽訂了友好互助與經濟合作條約。6月,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改組為臨時民族統一政府。

根據雅爾達和波茨坦會議的決定,確定了波蘭東、西部邊界,東部以寇松線為波蘇邊界,西部波德邊界則向西推移至奧德-尼斯河,並把什切青和施維諾威斯劃入邊界的波蘭一側。這樣,波蘭的版圖整體西移了200多公里,面積也比戰前縮小了約7.6萬平方公里,大約是損失了20%的領土。

在二戰中,波蘭人民為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大約有600萬波蘭軍人和平民在這場戰爭中喪生。在波蘭境內發現了許多納粹屠殺猶太人和其他平民的集中營,其中最著名的是奧斯維辛集中營。在所有參戰國中,若按人口比例來計算的話,波蘭是死傷最慘重的國家。

1947年,波蘭舉行議會選舉,蘇聯支持的貝魯特當選為總統,社會黨人西倫凱維茲任政府總理,波蘭走上了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西方的流亡政府基本被排斥在權利中心之外。1948年12月,波蘭工人黨和波蘭社會黨合併,成立了波蘭統一工人黨。

貝魯特任總書記。人民政府把大中工業、交通運輸、銀行收歸國有,實行了土地改革,動員人民完成恢復國民經濟的三年計劃(1947~1949),國家經濟狀況和人民生活有了改善,1949年10月7日,波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了外交關係。從1950年起,波蘭開始執行發展國民經濟的六年計劃(1950~1955)。

1952年,波蘭改國號為波蘭人民共和國,並通過波蘭人民共和國憲法,薩瓦茨基(Aleksander Zawadzki)當選國務委員會主席,貝魯特被任命為部長會議主席。1956年 3月,貝魯特病逝於莫斯科,奧哈布(Edward Ochab)繼任第一書記。

但波蘭的社會結構、政治和文化傳統、宗教信仰以及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都說明在波蘭建立社會主義具有先天不足的缺陷。但以貝魯特為首的波蘭政府的教條主義者還是全盤接受了蘇聯模式的社會主義。

依據蘇聯模式,波蘭制定了把發展重工業放在首位,按「重—輕—農」的順序進行工業化的經濟發展戰略,結果使國民經濟比例嚴重失調,重工業片面發展,農業長期落後,物價飛漲,貨幣貶值,人民生活水平下降。


這些照片主要使用用50mm和旅遊鏡頭攝影。

蘇聯模式的嚴重缺陷加上波蘭人內心深處的反俄叛逆心理,宗教、自由主義的傳統和共產黨一黨執政的失誤、官僚腐敗現象盛行等等綜合因素,使得社會主義在波蘭的執行顯得異常艱難,導致波蘭成為二戰後東方社會主義陣營中最不安定的國家。

波茲南事件紀念碑 1956年,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雪夫的「非史達林化」,給整個社會主義東方陣營都帶來了巨大的衝擊,波蘭就在當時發生了著名的波茲南事件。當年6月,波蘭西部工業城市波茲南的史達林機車廠的工人,在要求增加工資、減少稅收的經濟要求被當局拒絕後,於是在1956年6月28日,波茲南市爆發了十萬人的示威活動。

後來演變成警察和工人的槍戰。坦克和保安部隊也參加了對工人的鎮壓。據統計,僅一天的衝突騷亂,就有54人死亡,2000多人受傷,另有300多人被捕。為了平息業已非常嚴峻的局勢,當局採取了妥協了立場。

6月30日,當局採取一些緩和矛盾的措施:原機械工業部部長被降職;向史達林機車車輛廠徵收的稅款將分期還給該廠工人;為事件中的受難者舉行安葬儀式等,騷動遂平息下去。

1956年8月4日,波蘭統一工人黨決定撤銷1949年11月對原波共領導哥穆爾卡等人的批判和譴責,並將其從監獄裡釋放出來。同年10月19日,哥穆爾卡當選為中央委員。在蘇波兩黨會談中,哥穆爾卡反對蘇聯對波蘭內政的干涉和壓力,堅持走「波蘭自己的道路」。10月21日,當選為黨中央第一書記。

同年10月舉行的黨的二屆八中全會上哥穆爾卡當選為第一書記,1956~1960年的五年計劃,把發展消費品生產和農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作為主要任務。會議對以前的方針政策進行了批評,提出克服「官僚主義和教條主義」、「加強法制和政治生活民主化」,發展經濟,「更快地改善人民生活」的新方針。

但由於蘇聯模式的嚴重缺陷無法根本克服,在以後的兩個五年計劃(1961~1970)期間,國民經濟比例依然嚴重失調。 在格但斯克協議後,紀念1970年鎮壓中遇難造船廠勞工的紀念碑也完工了,在1980年12月16日揭幕。

1970年12月,波蘭又一次面臨危機。格但斯克(原但澤市)等沿海城市的工人、學生、市民抗議政府提高食品和日用品的價格,舉行罷工,並導致了一場嚴重的社會騷動,後來發展成流血衝突。

在12月20日舉行的五屆七中全會上,解除哥穆爾卡第一書記職務,由蓋萊克繼任黨的第一書記。西倫凱維茲改任國務委員會主席,由雅羅謝維奇任部長會議主席。 1970年代,是波蘭戰後經濟發展最快的時期,蓋萊克政府躊躇滿志地推行聞名於世「高速度、高積累、高消費」的所謂「三高政策」,大量引進外資,大上建設項目,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波蘭一派欣欣向榮。然而,欲速不達,在表面繁榮的背後,70年代末,政府各種補貼達到財政預算的40%,外債高達260億美元。 波蘭歷史上一直是篤信天主教的國家,不過在二戰後,共產黨政府進行政教分離,並實行廣泛的無神論宣傳和教育,對天主教會進行迫害。

1978年10月16日,波蘭出生的大主教沃伊蒂瓦被選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一年後他造訪波蘭,不僅受到波共當局的隆重接待,而且其足跡所到之處,無不爭相迎接。

成千上萬的教徒匍匐在他的腳下,虔誠地聽其訓示。一時間,空前的宗教狂熱瀰漫整個波蘭。教皇的波蘭之行,實際上既是對波蘭天主教會力量的檢閱,又是對波共當局的一次政治示威。可知宗教傳統在波蘭有極深的根基,也從一個側面反應了波蘭無神論的失敗。

進入1980年代,政府不得不採取凍結工資和部分商品提價的措施以避免危機,長期習慣於計劃價格的波蘭人毫無心理準備。當政府在1980年7月宣布「議價商店」肉類價格提高40-60%的時候,群眾的不滿引發了全國性的罷工。同年9月,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八屆六中全會解除蓋萊克第一書記的職務,由卡尼亞(Stanislaw Kania)繼任。

10月,一個在當時聲名顯赫的工會組織,也是東歐第一個獨立的工會組織——團結工會出現了,華勒沙當選為當時團結工會的領導人,開始在波蘭政壇嶄露頭角。

團結工會領導的罷工運動最初採取和平方式,並承認社會主義是波蘭的政治基礎,承認統一工人黨的領導作用和與蘇聯結盟。1981年在格但斯克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決定成立全國委員會取代全國協商委員會,通過新的政治綱領,要求在波蘭實行多元化,建立「自治共和國」。

稱團結工會是波蘭改革的主力,工會綱領中未提到社會主義及統一工人黨的領導作用。在罷工運動中,工會提出要有自己的報刊、有自由出版權,要「自下而上奪權」。工會與政府分庭抗禮。 若望·保祿二世於1979年以教宗身分首次造訪波蘭,獲得上百萬人歡迎。 1981年統一工人黨的九屆四中全會上,卡尼亞辭職,雅魯澤爾斯基當選為黨中央第一書記。


羅馬天主教教堂

1981年12月13日波蘭宣布進入戰時狀態,團結工會被取締,華勒沙等工會領導人被拘禁,部分工會骨幹轉入地下活動。工會內部分成兩派,以華勒沙為首的緩和派主張避免同政府發生正面衝突,提倡協商對話;激進派則主張通過暴力推翻政府。隨之社會上也發生重大分化,原支持團結工會的人轉向支持政府。


舊城紅堡圍牆。

1982年2月議會通過新的工會法,要求重建新的工會。1982年2月議會通過新的工會法,要求重建新的工會,1983年7月戰時狀態結束。1984年波蘭宣布大赦,而華勒沙等人則努力為使團結工會合法化而鬥爭。波蘭局勢進入了短暫的穩定期。


舊城區的街道,舊城區很多觀光客,但範圍不大,走大約二十分鐘,就會看到維修中的建築。

從1986年開始,由於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的內外政策開始採用「新思維」,並給東歐國家鬆綁,蘇聯和東歐的局勢開始動盪。1988年波蘭政府的價格改革引起群眾不滿。1989年2至4月,波蘭統一工人黨與團結工會等反對派舉行圓桌會議,經討論,統一工人黨同意團結工會合法。


皇宮的紅磚外牆,可以看到被德軍轟炸的痕跡。

1989年6月4日,波蘭舉行全國大選,團結工會獲99%的參議院席位。9月12日,團結工會的馬佐維耶茨基組成以團結工會為主導,包括統一農民黨和民主黨的聯合政府。原統一工人黨領導人雅魯澤爾斯基出任首任總統。

同年12月29日,議會通過憲法修正案,更改國名、國徽、國家性質,改國名為波蘭共和國,紅底戴王冠的白鷹恢復為波蘭的國徽,刪去統一工人黨領導作用的條款,實行軍隊國家化,禁止政黨在軍隊、企業和國家機關中從事組織活動,新生的共和國史稱波蘭第三共和國。波蘭正式走上了政治上奉行西方式的議會民主,經濟上實行以私有化為基礎的市場經濟的發展道路。

不久,雅魯澤爾斯基辭去波蘭統一工人黨總書記職務,華勒沙及支持者宣稱圓桌會議協議已經過時,要求總統辭職,舉行新總統和議會大選。

1990年1月27日,波蘭統一工人黨召開十一大,宣布執政黨停止活動,一個執政45年,曾擁有近300萬黨員的共產黨就這樣解散了,共產黨政權也正式結束。1990年華勒沙提出競選總統,遭總理馬佐維耶茨基的政府派反對。團結工會內部分裂為支持華勒沙的中間派協議會和支持馬佐維耶茨基的公民運動民主行動會。


舊城區非常觀光華,路邊都是紀念品專賣店,離開前筆者也買了一些馬克被給娘。

1990年11月舉行大選,華勒沙在第二輪投票中當選總統。他提出「建設自由、民主、富裕的新共和國」,經濟上發展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市場經濟,取消對土地自由買賣的限制和對外政策強調向整個歐洲和世界開放等。

從此,波蘭實現了政權的更迭和政治制度的改變,並開始向西方靠攏。1995年,華勒沙在總統競選時輸給前統一工人黨改組、代表民主左派聯盟的克瓦希涅夫斯基,連任失敗。在經濟上,波蘭的轉軌帶來了陣痛。但波蘭依然成為東歐國家中經濟轉軌最成功的幾個國家之一,實現了經濟的穩步增長。


用鎖來驗證愛情,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文化,到哪個國家都有,很多柵欄因為大量鎖而不法承受其重量倒塌,其實非常危險。

1997年4月,波蘭國會通過新憲法,確立了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和以社會市場經濟為主的經濟體制,規定:眾議院和參議院擁有立法權,總統和政府擁有執法權,法院和法庭行使司法權;波經濟體制的基礎為經濟自由化、私有制等原則。

1999年,波蘭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2003年6月波蘭舉行全民公決,決定加入歐洲聯盟,2004年,波蘭和其他10個歐洲國家一道正式加入歐盟。


台灣的人類發展指數比波蘭高,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也比波蘭高上整整一倍,但其建築還是比臺北好,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2010年4月10日,一架載有波蘭總統萊赫·卡欽斯基、總統夫人,多位軍政高官的圖-154型專機在俄羅斯斯摩棱斯克墜毀,機上97人全部遇難,事件被認為是波蘭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國殤,波蘭全國哀悼9日。


部份二戰沒有損毀的雕塑,會被放置到重建後的建築。

離開老城區前筆者吃了日本料理,波蘭移民較少,所以連日式料理的老闆都是波蘭人,一碗拉麵要價33.6zł(273 台幣),很難吃,波蘭是歐洲最排外的國家之一,所以異國料理不太異國是很正常的事,吃飽喝足,筆者跑去超市買點零食,超市的物價就比台灣便宜大概10~20%,但波蘭薪資結構偏低,所以看ppp其實跟台灣差不多。


在華沙的一個禮拜,筆者來了舊城區起碼三次,有趣的是過去華沙的建築有美,如今只剩下所謂的老城區,波蘭位在歐洲列強中間,蘇聯在二戰前就入侵過波蘭,但失敗過一次,試過幾年又被蘇聯跟德國分割,歷史上也被分個小幾次,仔細想想波蘭確實很悲慘,但是仔細想想,多少國家消失在歷史的洪流裡,一個被消滅多次的國家,如今重生,未嘗不是種喜悅。

當天晚上筆者參加沙發客的聚會,意外的不少土耳其人在華沙讀書,波蘭算是歐洲最排外的國家之一, 當我問起他們在華沙會不會覺得危險,他們微笑說到「我們在歐洲都很危險。」事實上主要排外最嚴重的城市是「羅茲」是波蘭第三大城,羅茲很多仇外遊行跟仇外行為,但不同於俄羅斯波蘭,羅茲的仇外行為通常是針對穆斯林。

當天晚上遇到兩位在波蘭讀書的美國人,我們聊的蠻開心,因為波蘭會講英文的人口實在太少,除了跟朋友在一塊的時間,大部分的時間都只能當啞巴,走了一整天的路,是時候回去睡覺,隔天要去華沙動物園,園長夫人的動物園那部電影的題材。

延伸閱讀:

波蘭 印象華沙 (WARSZAWA PART 1)

波蘭 食在波蘭 (WARSZAWA PART 2)

波蘭 波蘭不一樣的歐洲 (WARSZAWA PART 3)

波蘭 華沙老城區(WARSZAWA THE OLD TOWN PART 4)

波蘭 重生的華沙(WARSZAWA REGENERATE PART 5)

波蘭 華沙動物園(WARSZAWA THE ZOO PART 6)

波蘭 黑暗的過去(WARSZAWA DARK HISTORY PART 7)

波蘭 印象華沙(WARSZAWA FIRST IMPRESSION PART 8)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