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印象華沙(WARSZAWA First Impression PART 8)

來到了在華沙的最後一天,明天一早筆者就要回柏林,波蘭的物資較便宜,所以花了點時間在購買生活物資,最後一天在華沙基本上就是在商城跟舊城區閒晃,購買紀念品跟物資,老媽在電話的另一頭說他要波蘭星巴克城市杯,但我發現在舊城區的馬克杯比星巴克華沙馬克杯還好看,就後一共買了兩個馬克杯給娘,一個是國家杯一個城市杯,其實也不便宜30zł(240台幣),手中還剩下500 zł(4500台幣),花上一百多塊買紀念品,剩下的錢買車票吃三餐還剩下很多,波蘭的物價真的便宜,基本生活物資比台北便宜太多,這一瞬間才了解,台灣的物價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離開華沙以前筆者想要聊聊華沙,一個台灣人眼裡的印象華沙。

(以下分享維基百科波蘭卡廷大屠殺的歷史相關資料,如不喜歡,可以只觀看尾部的故事或分隔線下的想法。)

卡廷大屠殺,又稱「卡廷森林大屠殺」、「卡廷事件」或「卡廷慘案」(波蘭語:zbrodnia katyńska;俄語:Катынский расстрел),是蘇聯秘密警察機關內務人民委員部在蘇聯共產黨中央政治局的批准下,於1940年4月至5月間對蘇軍入侵波蘭時被俘的波蘭戰俘、知識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務員進行的有組織的大屠殺。


華沙的傷痛很難癒合,路上時常可以看到悼念的藝術展區,在這邊筆者分享一下「卡廷大屠殺」的資訊,印象華沙會在文章尾端。

此次屠殺起源於拉夫連季·貝利亞的關於處決所有波蘭軍官成員的提議,正式文檔於1940年3月5日由包括總書記約瑟夫·史達林在內的蘇共中央政治局簽署批准。遇害人數估計約為22,000人,最常見的數字為21,768人。

屠殺發生在卡廷森林、加里寧(特維爾)、卡爾可夫等地。受害者中約8,000人是1939年蘇聯入侵波蘭的戰俘,其餘則是被指控為「情報人員、憲兵、破壞者、地主、工廠主、牧師及官員」而遭逮捕的平民

由于波蘭的徵兵制度規定除非獲得當局豁免,所有大學畢業生必須服兵役,接受後備軍官培訓,蘇聯得以捕獲大批波蘭知識分子,其中還包括波蘭籍的猶太人、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喬治亞人、韃靼人、白俄羅斯人以及基督教徒和穆斯林

卡廷大屠殺具體發生在位於卡廷森林(俄羅斯斯摩棱斯克以西約19公里,臨近卡廷和格涅茲多沃的村莊)的科澤利斯克戰俘營。在蘇共中央總書記史達林的命令下,除在卡廷森林外,同時發生的屠殺還有在斯塔洛柏斯克和奧斯塔什科夫戰俘營的處決戰俘行動以及發生在西白俄羅斯和西烏克蘭的處決政治犯行動

處決地點包括設於斯摩棱斯克的內務人民委員部總部、當地一個屠場,以及加里寧、卡爾可夫、莫斯科等蘇聯城市的監獄。在這些屠殺之中,卡廷大屠殺規模最大。現代波蘭對卡廷大屠殺的調查覆蓋上述所有的屠殺


裝置藝術?

1941年,德軍入侵蘇聯並推進占領卡廷森林,蘇聯人的暴行才被軸心國發現。1943年,納粹德國宣布在卡廷森林發現集體墓地。德國的揭發,致使蘇聯與設於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斷絕外交關係。蘇聯官方一直否認卡廷大屠殺,直到1990年才承認內務人民委員部實施並隱瞞了卡廷大屠殺。

俄羅斯聯邦檢察總長的一項調查證實蘇聯需要為卡廷大屠殺負責,其中確認了1,803名波蘭公民的死亡,但是拒絕將其承認為戰爭罪行或種族屠殺,並以屠殺參與者已經去世為由終止了調查。俄羅斯政府拒絕承認遇難者是史達林壓迫的受害者,使他們不能得到正式死後平反。俄羅斯人權組織「紀念碑」發表聲明稱調查結果不可信,認為「至少」有14500人遇害,而一定不是俄羅斯官方表示的1803人

卡廷慘案是波俄兩國一系列歷史糾紛的延續。波俄兩國歷史上發生過多次衝突和戰爭,其中尤以波蘇戰爭為甚,1919年2月-1921年3月,蘇俄與波蘭第二共和國為擴張領土和影響力,爆發波蘇戰爭。1920年,波蘭在協約國和羅馬教廷支持下的向東擴張,紅軍在華沙戰役中的完敗。1921年3月18日締結的里加條約讓波蘭獲得了西白俄羅斯和四分之一個烏克蘭。

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與斯洛伐克入侵波蘭,在半個月後的9月17日,蘇聯根據《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秘密協定,宣稱波蘭政府已經無力控制國內局勢,《波蘇互不侵犯條約》失效。同日蘇聯紅軍從東方侵入波蘭。

起先英國、法國與波蘭締結了英波同盟和法波同盟以防範德國的入侵,這一目的失敗後,英國、法國及大英國協其他成員國不得不對德國宣戰。但除了法國的薩爾攻勢外,幾乎未給波蘭提供軍事支援。這一舉動被稱為「假戰」和「西方盟國的背叛」

由于波蘭軍隊收到命令避免與蘇軍交戰,蘇軍得以迅速推進,途中幾乎未遭遇抵抗。期間有250,000到454,700名波蘭士兵和警察被蘇聯當局俘虜並扣押。許多人馬上被釋放或自行逃脫,125,000人被送交內務人民委員部

內務部於1939年10月釋放了42,400名波蘭士兵,大部分是烏克蘭裔和白俄羅斯裔。大約有170,000名在波蘭部隊中服役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士兵被釋放。43,000名生於西波蘭的戰俘被轉交給德國。根據一份1939年11月19日的報告,內務人民委員部手中共掌握有40,000名波蘭戰俘:約8,500名軍官和准尉、6,500名警官、以及25,000名士兵和士官

波蘭「民族記憶研究會」機構(IPN)粗略估計: 有320,000名波蘭公民在蘇聯被放逐。IPN估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蘇聯統治下的波蘭公民死亡人數達150,000人,其中,納粹占領軍扶持的烏克蘭民族主義武裝製造的瓦萊尼亞與東加利西亞波蘭人大屠殺約殺害了6萬-10萬西烏克蘭的波蘭裔人員。1940-1941年間,有10,000-12,000名波蘭人(主要為戰俘)被送往科累馬地區,其中僅583人倖存,倖存者於1942年被釋放並加入了波蘭東部武裝力量

根據古拉格特別移民局的記錄:從1940年2月到1941年6月之間,共有381,000名來自波蘭東部被兼併區域(Kresy)的波蘭公民被作為「特別交換人群」放逐。戰爭期間和1944年以後,共有570,387名波蘭公民遭受到蘇聯當局各種形式的政治迫害

早在9月19日,蘇聯內部事務人民委員和國家安全第一委員拉夫連季·貝利亞指示內務部成立戰俘事務管理局(俄語:Глав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 по делам военнопленных и интернированных НКВД/МВД СССР, ГУПВИ, GUPVI)以管理波蘭戰俘。內務部從軍隊手裡扣押了波蘭戰俘,同時開始著手組織一個收容中心和運輸營的網絡,並安排了通往蘇聯西部戰俘營的鐵路運輸。

其中最大的戰俘營位於科澤利斯克(奧普提納修道院)、奧斯塔什科夫(謝利格爾湖上斯托爾布伊島,靠近奧斯塔什科夫)和斯塔洛柏斯克。其他戰俘營分別位於尤赫諾沃(巴貝尼諾火車站)、於哲(塔里西)、泰尤基諾火車站(普季夫利外90公里)、科澤利斯契納、奧蘭基、沃洛格達(熱奧尼基沃火車站)和格里亞佐維茨

科澤利斯克和斯塔洛柏斯克主要用於關押軍官,奧斯塔什科夫主要用於關押波蘭偵察童軍、國家憲兵、警察和監獄官員。這些戰俘營里的囚犯並非只為軍官及相關組織成員,還包括波蘭知識分子。幾個戰俘營的人員分布大致如下:科澤利斯克5,000人;奧斯塔什科夫6,570人;斯塔洛柏斯克4,000人,共有15,570人。

從1939年10月到1940年2月期間,波蘭戰俘遭受了漫長的審訊和內務部官員瓦西里·扎魯賓等人持續性的政治鼓動。戰俘們原以為自己很快就會被釋放,但實際上對他們的面試是一個選擇程序:決定哪些人可以活下而哪些人要去死。根據內務部的報告,如果戰俘無法被引導出親蘇聯的態度,他們將被宣布為「蘇維埃政權的死硬敵人」

1940年3月5日,根據貝利亞寫給史達林的備忘錄,四名蘇聯共產黨中央政治局成員——總書記約瑟夫·史達林、總理維亞切斯拉夫·莫洛托夫、國防部長克里門特·伏羅希洛夫、阿那斯塔斯·米高揚簽署命令,決定處決關押在西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戰俘營里25,700名波蘭「民族主義者和反革命分子」

對於屠殺命令的理由,歷史學者格哈特·溫伯格認為史達林的目的是通過大規模處決其軍事人才的方法,來削弱一個潛在的未來波蘭的軍事實力: 「有人提出過,這種恐怖行徑的目的是為了讓德國安心,以確信蘇聯的反波蘭政策。

這種解釋不足為信,因為蘇聯當局始終將屠殺行為對容易對此事引起注意的德國政府保密……一個更可信的解釋是……屠殺應該被看做對未來的展望:波蘭將再次出現在蘇聯的西方邊界上。既然無論如何它都要保住東部,史達林可能確認,任何重生的波蘭都不會是友好的。在這種情況下,大規模削弱它的軍事和技術菁英分子可以有效地削弱波蘭。」


costa coffee連波蘭都有,台灣還是只有星巴克!

在民宿筆者認識一位波裔德國女生,在波蘭實習,他跟我說他現在實習的博物館叫「扎切塔國家美術館」,如果有空過來彭場一下,所以筆者順路來了一下,扎切塔國家美術館是免費的博物館,部份展區不能攝影,樓下的現代藝術展可以攝影,而波裔德國女生正在外面當門管人員,筆者不反對實習,但學藝術來美術館當守門人又能學到什麼?稍微小聊一下就進去參觀。

扎切塔國家美術館(Narodowa Galeria Sztuki)是位於波蘭首都華沙的一座當代藝術美術館。美術館的主要目的是支持波蘭當代藝術及藝術家。扎切塔也經常舉辦波蘭國外知名藝術家的特展,因此在國際上確立了自己的地位。美術館創建於1860年。

地址: plac Stanisława Małachowskiego 3, 00-916 Warszawa, 波蘭

扎切塔國家美術館真的沒有什麼,花了十分鐘把主要展區參觀完,地下室有現代藝術展,但裡面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就一堆鏡子。

這些鏡子是還不錯,自拍一張。

有種紅的區的感覺,我永遠不會理解現代藝術。

舊城區筆者來了好好幾次,就用舊城區照照片來聊聊筆者對華沙的印象與筆者對波蘭文化解釋的懶人包。

筆者對波蘭最早的認識是波蘭移民,在美國、英國,波蘭人的移民人數都相關可觀,綜觀歷史其實可以理解,為何波蘭移民,並不是波蘭人不喜歡波蘭,而是波蘭被列強蹂躪多年,沒有國家的波蘭被美洲相較之下優渥的資源給吸引,離開了當時混亂的歐洲大陸,抵達當時仍然年輕的美國,如今美國將近九百五十萬的波蘭裔美國人,很有很多自己。

或許因為歷史的關係,波蘭人的民族意識很強,臉上總是板著一張臉,每天波蘭建國日,西方媒體總是批評波蘭政府放任新納粹主義的滋長,但事實是這樣嗎?

波蘭人歷史以來一直被排擠,對波蘭人的屠殺,更是多到不可思議,很多上萬人的屠殺,根本沒有人知道,因為發生的太平凡,一般人根本記不得,像是烏克蘭的「沃倫大屠殺」造成10萬人非正常死亡,其中有6萬人是波蘭人,太多例子像是卡廷大屠殺、奧斯維辛等,這樣的情況,戰後蘇聯統治波蘭,波蘭政府流亡英國,蘇聯統治與波蘭人民共和國期間的屠殺與政變直到1989年,波蘭人才真正獲得自由,但要到2004年,波蘭才正式加入歐盟經濟體。

曾經波蘭立陶宛政權對猶太人採取開放政策,使得波蘭擁有歐洲最大的猶太社區,50萬猶太人當時900萬人口的波蘭立陶宛就有將近5.5%是猶太人,此時歐洲各地備受打壓的猶太人紛紛移民波蘭,16世紀時,波蘭猶太人的人口竟達全世界猶太人的四分之三;克拉科曾是波蘭王國都城,成了猶太移民者的首選。

事實上反猶太主義在歐洲普遍存在,猶太人自古以來就如同過街老鼠,很多人認為反猶太主義是希特勒的獨創想法,並不是,歐洲人某種層度上使忍耐猶太人,而法治的歐洲控制了極端團體對猶太人的攻擊,尤其是波蘭人。

正是這樣當猶太人被屠殺時,國際譴責波蘭是納粹幫兇事實上,納粹早有預謀,在納粹眼裡波蘭人、烏克蘭人、俄羅斯人等斯拉夫民族,只比猶太人好一點點。

「波蘭參議院1月26日通過一項備受爭議的法案,將取締那些指控波蘭參與了猶太大屠殺的人。

該法案是由目前佔主導地位的執政黨「法律與公正」 (PiS) 提案,要求對指控波蘭或該國人民曾參與甚至主導二戰納粹佔領行動的人,求處罰金或最高三年的刑期。這項法律提案引起了評論家們的關注,疑惑波蘭人怎麼會讓它成真。以色列的民意代表已經標示某些出在歷史紀錄中出現,曾幫助納粹行動的波蘭人共犯。以色列總理納坦尼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稱此法條為「一項改寫歷史的嘗試。」

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在2月6日簽署,同意讓法案過關。「我們需要向世界清楚表明,將不再容忍波蘭的清白繼續被玷汙。」司法部副部長賈吉(Patryk Jaki)向記者宣布。」

沒錯,今天如果譴責波蘭人協助納粹,是有罪的,意思是政府領頭反對歷史,在西方政權眼裡,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事實上波蘭幫助猶太人的數量是二戰比例最高的,光波蘭國際義人得獎人數就有6,532人,而波蘭人在納粹統治期間死亡人數也是最高的,或許在波蘭人眼裡,波蘭人也是受害者。

國際義人(希伯來語:חסידי אומות העולם‎‎,Chassidey Umot HaOlam,字義為:世界各國正義之人),本為猶太教用來稱呼遵守挪亞七律,可指望進入天國的非猶太人。

華沙是一個充滿傷痛的城市,但波蘭人並沒有放棄,這樣的精神真的令筆者敬佩,但是如果重審歷史,用歷史教訓來創造未來,波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如今波蘭的經濟成長是部真的事實,波蘭擁有悠久的歷史,但政權卻是年輕的,或許波蘭不符合歐洲主觀。

最後筆者來到老城集市廣場。

老城集市廣場(Rynek Starego Miasta)是波蘭首都華沙老城的核心。直到18世紀末,此處也是整個華沙的核心。老城集市廣場擁有獨特的波蘭傳統餐廳、咖啡館和商店。這也是華沙最古老的部分,和該市最重要的旅遊名勝之一。華沙起義後,它曾被德國軍隊有系統地摧毀[1],二戰結束後,又被小心翼翼地恢復為原來的模樣。

老城集市廣場可以追溯到華沙初創的時期,13世紀末。當時,行會代表和商人們聚集在市政廳,有時也執行死刑。1607年大火以前,周邊是哥德式建築;此後改建為文藝復興式。19世紀,華沙迅速發展,老城失去商業和行政中心的地位。

在1939年波蘭戰役期間,該區域大部分被所摧毀,在可怕的空襲中,德國空軍有目的地瞄準了該市的住宅區和歷史地標

1944年華沙起義被鎮壓後,老城集市廣場被德國軍隊有系統地摧毀。今天的這些建築重建於1948年到1953年,當時儘可能地使用了原來的磚塊,建在原來的位置上,保持了17世紀富裕商人們最初興建時的模樣。

買好需要的禮品後,筆者回到旅館,最後一天要早點休息,明天一早要坐車回柏林,波蘭明年有機會會再次造訪,但應該不會再回華沙,筆者想要看看波蘭其它的城市,造訪奧斯維辛集中營,讓筆者學習的歷史,走到生活中,並從前人的錯誤與智慧看未來。

延伸閱讀:

波蘭 印象華沙 (WARSZAWA PART 1)

波蘭 食在波蘭 (WARSZAWA PART 2)

波蘭 波蘭不一樣的歐洲 (WARSZAWA PART 3)

波蘭 華沙老城區(WARSZAWA THE OLD TOWN PART 4)

波蘭 重生的華沙(WARSZAWA REGENERATE PART 5)

波蘭 華沙動物園(WARSZAWA THE ZOO PART 6)

波蘭 黑暗的過去(WARSZAWA DARK HISTORY PART 7)

波蘭 印象華沙(WARSZAWA FIRST IMPRESSION PART 8)

回到德國領土,筆直的道路,是德意志的標誌。

波蘭之旅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