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 古典美麗的街道(VIENNA PART 6)

「聖斯德望主教座堂」應該算是維也納一個比較有名的景點,不同於其他德國的教堂,有些教堂已經變成博物館或景點,沒有人在裡面做禮拜,但位於維也納的聖斯德望主教座堂是一座經歷歷史摧殘但如今仍然活躍使用的教堂。

遠觀就可以看到聖斯德望主教座堂的壯麗,近看更是無話可說。

聖斯德望主教座堂(德語:Stephansdom),是天主教維也納總教區的主教座堂,乃為人所喜愛的維也納城市的標誌,常被選作奧地利商議國家大事的地點。


聖斯德望主教座堂是可以進去參觀的,無需收費。

1137年,巴奔堡王朝的利奧波德四世(1136年—1141年)與帕紹(帕紹也有一座聖斯德望主教座堂,位於帕紹古城中心,以一台擁有17000根管的管風琴而聞名)的主教管區商定,在維也納城界外面建造一座新的教堂。10年後,這座聖斯德望主教座堂(Stephansdom)的羅馬風格的前身竣工了。


進去剛好遇到禮拜,很可惜,非教徒不能進去參觀。

只能在外面拍照,但是聖斯德望主教座堂的內部建築精緻,筆者忍不住拍了很多張照片。

挑高的建築,設計上都對稱,雕飾細節等都分長用心。

筆者沒辦法等到禮拜結束進去參觀,時間有限,在維也納還有很多是其要忙,拍完聖斯德望主教座堂後,就離開,只待了不到十分鐘,如果沒有很趕,可以避開禮拜時間,近來好好參觀。

(以下分享維基百科奧地利的歷史相關資料,如不喜歡,可以只觀看尾部的故事或分隔線下的想法。)

“奧地利”這個名稱在歷史上最早出現在976年,它當時是巴伐利亞的東部邊陲,故得名奧地利,即“東方之國”。 此後在很長的歷史時期內,奧地利的發展同其他講德語的地區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因而獨立的奧地利文學從何時算起就成了一個爭議很大的問題。

有人認為,奧地利文學在19世紀初神聖羅馬帝國解體前後才顯示出自己獨特的特徵;有人認為,1918年奧匈帝國崩潰以後奧地利文學才正式形成;也有人認為,只是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才有真正獨立的奧地利文學。 多數學者認為,奧地利文學應從奧地利正式形成時算起,即起始於10世紀。 早在10世紀以前,基督教已傳入阿爾卑斯山區和多瑙河流域。

修道院是當時的文化教育中心,僧侶是唯一掌握文化的階層,因此最早有文字可查的文學是僧侶文學。 僧侶們根據《聖經》傳說編寫各種形式的作品,宣傳“苦行”、“遁世”思想,譴責一切要求現世快樂的思想和行為。 僧侶埃索(生卒年不詳)寫的《埃索之歌》(1063)就是這種文學的代表作。


聖斯德望主教座堂旁就有馬車搭乘處,20分鐘要價55歐元,40分鐘要80歐元。

11世紀末和12世紀初,僧侶們的取材範圍不再限於聖經故事,世俗生活也成為選材的對象。 大約在1145年以前由許多人陸續編撰而成的《皇帝編年史》和蘭姆布萊希特(生卒年不詳)的《亞歷山大之歌》(1150),寫的都是世俗皇帝的事蹟。 他們反抗世俗封建主對教皇的威脅,並對抗當時盛行的騎士精神和騎士文學。


拍拍照免費,對坐馬車時沒興趣,感覺是一種沒意義的虐待動物。

與此同時,僧侶文學也在不知不覺地接受騎士文學的影響,亨利希·封·梅爾克(生卒年不詳)的《憶死》(約1150)已對騎士精神不持否定態度。 同僧侶文學相對立的是騎士文學,它產生於10世紀中葉。 開始時騎士文學深受僧侶文學的影響,但到12至13世紀,它取代了僧侶文學的統治地位。

騎士愛情詩是騎士文學的一種主要形式,它是從法國傳入的行吟詩與奧地利民歌相結合的產物。 在它的早期階段,騎士愛情詩歌頌男女之間純潔的愛情,代表作家是封·德爾·屈倫貝格(大約生活在12世紀中葉)和迪特瑪爾·封·艾斯特(約死於1171年以前)。 12世紀末,騎士愛情詩成了騎士為女主人“服務”的手段,歌頌一個假想的“女郡主”的“高貴”品質。

這種詩所表達的感情矯揉造作,形式千篇一律。 主要代表是賴因瑪爾·封·哈格瑙(約1160~1210)。 他的學生瓦爾特·封·德爾·福格威德(約1170~1230)寫的騎士愛情詩很快就突破了他的程式,在內容和形式方面都有創新,使騎士愛情詩發展到了頂峰。

福格威德不僅是中世紀優秀​​的抒情詩人,同時還是偉大的政治詩人。 他為維護皇權反對教權寫了許多優秀的政治詩歌。 騎士文學的另一種重要形式是敘事體的騎士宮廷史詩,大型英雄史詩《尼貝龍根之歌》(約1200)是其中意義最為重大的一部作品。

它的詩體與早期騎士愛情詩極為相似。 從作品的結構和風格看,它出自一個人的手筆。 根據作品所描寫的背景和景物,作者是帕紹一帶的人。 由此推斷,《尼貝龍根之歌》是奧地利人寫的作品,是奧地利中世紀文學中最偉大的作品。

奧地利也有人寫另一種騎士宮廷史詩。 這種史詩取材於外國古代傳說或基督教傳說。 不過大多摹仿或抄襲德國作家哈特曼·封·奧埃等人的作品,只有德爾·施特里克(約1250)寫的《繁花似錦山谷中的達尼爾》(約1215~1220)是例外。

他編寫的德語文學中第一部笑話集《教士阿米斯的笑話》(約1230)卻是一個貢獻,它是騎士文學向早期市民文學過渡的先兆。 14世紀,騎士文學趨於衰落,早期市民文學逐漸興起。 笑話的出現就是這一轉變的標誌。 笑話是一種詼諧的諷刺文學,它諷刺對像有教會和世俗的封建主,也有農民。 它主要在民間口頭流傳。

15世紀中葉,法蘭克福特(約1420~1490)把民間流傳的笑話集中到牧師封·卡倫貝格身上,編成《封·卡倫貝格牧師的事蹟》(約1450)。 騎士愛情詩在14世紀也走向衰落,奧斯瓦爾德·封·沃爾肯施泰因(1377~1445)是最後一位著名的騎士愛情詩人,他的詩歌已具有明顯的市民文學的特徵。 此後盛行起來的是民歌。 民歌主要是由手工業工人創作並演唱。

到了16世紀,出現一種“愚人歌曲”的民歌形式,內容主要是現實生活中新發生的事件,因而有“歌曲報紙”之稱。 維也納和當時在奧地利管轄下的布拉格是歐洲人文主義運動的中心,人文主義的代表是《波希米亞的阿克曼》(約1400)的作者約翰內斯·封·薩茨(或泰佩爾)(1350~1414)、亨利希·德爾·泰希訥(1310~1327)和采爾蒂斯(1459~1508)等。


典型歐洲接到,開車不舒服、走其來也不是很安全,但是拍起來就是好看。

他們的作品宣揚維護人的尊嚴。 16世紀奧地利文學成就最大的是戲劇,在學校裡經常演出宗教和世俗內容的戲劇,形成了所謂“學校劇”,代表人物是雷布(約1506~1546)。 但是,意義更為重大的是“戒齋節劇”的發展。

奧地利的戒齋節劇與德國的紐倫堡戒齋節劇由於歷史來源不同在風格上有很大差異。 早在12世紀阿瓦夫人(約死於1127)就創立了以《聖經》故事為內容的宗教劇。 到14世紀,從宗教劇發展出一種“內德哈特劇”的世俗劇,奧地利的戒齋節劇就是在它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莫札特之家,票價10歐元,據情報得知,東西不多,實在不值得參觀。

在宗教改革運動中,奧地利是舊教的堡壘,它一直處於反宗教改革的天主教勢力的統治之下,同時它又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基地,因而阻礙了15、16世紀的早期市民文學的發展,宮廷文學佔據了統治地位,並對17世紀奧地利文學產生了巨大影響。 從事文學創作的,除了王公貴族外,就是為宮廷服務的受過教育的市民。

他們不再表現下層人民的生活和要求,而是迎合宮廷的趣味,表現理想化的宮廷生活。 他們用拉丁文寫作,抄襲模仿外國作品,專講形式和技巧,“巴羅克”風格盛極一時。 17世紀奧地利文學中最發達的仍是戲劇。

為了對抗宗教改革,宣傳天主教的思想,發展出一種用拉丁文寫的“耶穌會劇”。 它在技巧方面有所發展,但內容都是正統的天主教思想。 比德爾曼(1578~1639)是它的創始人和主要代表。 雷亨帕赫(1634~1706)是另一種宗教劇“本篤會劇”的主要代表,這種戲劇也宣傳天主教思想,不過態度溫和一些。

小說方面,成就最大的是貝爾(1655~1705),他繼承了格里美豪森的傳統,描寫真實的社會生活,他的作品具有反宮廷的性質。 代表作有《德意志的冬夜》(1682)和《夏日有閒情逸致的人》(1683)。 當時還流行一種說教文學,阿拍拉罕(1644~1709)是它的代表。

在各種宗教戲劇盛行的同時,民間出現一種專事打諢逗趣的滑稽劇,由業餘或職業演員流動演出。 1706年,施特拉尼茨基(1676~1726)組織劇團,在維也納市郊演出。 他重新創造了早已流傳的漢斯·烏爾斯特這個丑角的形象,寫了許多“歷史大劇”。 他創立的“古維也納民間喜劇”很快就流傳開來,並取代了巴羅克風格宗教劇的主導地位。

18世紀中葉,奧地利文學進入啟蒙運動時期。 啟蒙運動和共濟會在奧地利是並行發展的,共濟會所提倡的寬容、個性自由發展、樂於助人、博愛等思想,是啟蒙運動思想的重要內容。 1761年,佐嫩菲爾斯(1733~1817)建立了“德意志協會”,1765年編輯出版道德周刊《沒有偏見的人》。 布盧毛爾(1755~1798)於1782至1784年主編維也納啟蒙運動亦即共濟會的機關刊物《維也納寫實報》,並主編《維也納文藝年鑑》。

奧地利的啟蒙運動作家,大多是在德國啟蒙運動作家影響下從事創作的。 布盧毛爾受德國作家維蘭德的影響,戴尼斯(1729~1800)則把德國作家克洛卜施托克作為效法的榜樣。 佐嫩菲爾斯致力於戲劇改革。 他在《維也納舞台通信》(1768)和《杜絕臨時編詞的必要性》(1770)兩文中反對演員在演出時即興編詞,反對漢斯·烏爾斯特這種專門打諢逗趣的丑角;要求以法國古典主義戲劇為榜樣,創作和演出必須嚴守一定的規則。

他介紹西歐的啟蒙運動思想,批評當時戲劇中的混亂狀態,具有積極意義,但他忽略了18世紀初興起的“古維也納民間喜劇”的大眾性。 他的主張遭到了哈夫納(1731~1764)的反對,哈夫納把所謂“漢斯·烏爾斯特喜劇”發展成為維也納“大眾​​劇”,被譽為“大眾劇之父”,對賴蒙德和內斯特羅伊有很大影響。 18世紀,奧地利在文學方面並無突出的建樹。

到了19世紀,才湧現出一批具有世界聲譽的作家。 格里爾帕策(1791~1872)是19世紀第一個有影響的作家,他創立了奧地利的古典劇。 他的藝術傾向屬於以歌德和席勒為代表的古典文學範疇,但他作品的題材完全是奧地利的。 《鄂託卡國王的幸福和結局》(1825)是他的代表作,在藝術上可與席勒的《華倫斯坦》比美。

賴蒙德(1790~1836)克服了原來充斥於“大眾劇”中的低級庸俗的噱頭,創造了富於幻想和幽默的童話劇和魔術滑稽劇,把“大眾劇”提高到新的水平。 1830年法國爆發了七月革命,在它的影響下,奧地利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革命形勢。 這時的重要作家大多是民主主義者。 內斯特羅伊(1801~1862)也是“大眾劇”的作者,他不僅在藝術上淨化和提高了這種深受民眾歡迎的戲劇形式,而且給它貫注了民主主義和社會批判的內容,因而成為1830年以後深受歡迎的劇作家。



很多人排隊的餐廳「Figlmüller Wollzeile」,下次有機會來吃吃看。

復古式的產品展示窗廣告,維也納真的是一個保留文化保留非常好的城市,不管來幾次都不會膩,明年有空再來一趟吧!

 延伸閱讀:

維也納 抵達(VIENNA PART 1)

維也納 華麗(VIENNA PART 2)

維也納 叛逆的平行時空(VIENNA PART 3)

維也納 奧地利的夜市(VIENNA PART 4)

維也納 奧地利的屍樂園(VIENNA PART 5)

維也納 古典美麗的街道(VIENNA PART 6)

維也納 令人窒息的街道(VIENNA PART 7)

維也納 文青的藝術(VIENNA PART 8)

維也納 奧地利 德意志的平行宇宙(VIENNA PART 9)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1)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2(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2)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3(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3)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4(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