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 令人窒息的街道(VIENNA PART 7)

走在維也納的街道,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高級品牌,一堆品牌連聽都沒聽過,一個如此有文化的城市,就算是星巴克、麥當勞近來都要遵守城市建築風格,配色如果不符合城市風格都要改,像是麥當勞的黃色、星巴克的綠色、H&M的紅色,在維也納老城區都要改,就這樣的政策,才能使一個古老城市的價值跟現在的資本主義勉強交融,這樣的城市規劃,台灣是否可以借鏡。

但仔細想想,台灣的古蹟、老建築都會自燃,根本不可能,國民黨統治時期,一切都被破壞掉,時光不會倒轉,看柏林就知道,一旦毀掉,就算從建,也永遠不會一樣。

一家飯店合併餐廳的建築,連個飯店都可以這們漂亮。

西爾茨菲爾德長期僑居美國,他的小說對美國風土人情和社會狀況作了真實的描寫,把美國的民主制看作歐洲的榜樣,在寫作技巧上也有創新。 1848年革命以前,奧地利也湧現出一批“傾向詩人”,最主要的是奧爾斯佩格(1806~1876),他的詩集《一個維也納詩人的散步》(1831)猛烈攻擊梅特涅政權,遭到查禁。


連時鐘都可以那們充滿文藝復興的感覺。

萊瑙(1802~1850)也是民主主義者,但他的思想和創作遠遠超過了當時的“傾向詩人”。 他作為詩人在同時代的德語文學中僅次於海涅,他的不少優秀詩篇一直被人稱頌。 1848年革命失敗,影響所至,使文學脫離現實的傾向增強,作家迴避現實的重大社會問題,寄情於山水和遠離資本主義大都市的鄉村。



隨便一個水池、雕像都是藝術品,古典藝術實在比現在藝術來得有邏輯多了!

路上的咖啡小舖,歐洲很多像是「Caffé A Casa」的咖啡小館,比星巴克便宜,比星巴克好喝,真的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星巴克還可以在歐洲存活。

筆者點了一杯flat white 3歐元(103台幣)送兩塊餅乾,其實這價位真的完全可以接受,而且flat white是不存在菜單上的,好像只有澳洲人會喝flat white,沒想到筆者雖口一說,居然就做給我,重點是做咖啡的小姐很正。

施蒂弗特(1805~1868)在1848年以前的作品還具有革命的激情,以後的作品就流露出一種悲觀低沉的情調。 他對人物心理和生活細節的刻劃真切入微,對自然景色的描繪也親切感人,但他的作品缺乏深刻的社會內容,人物蒼白無力。 薩爾(1833~1906)是很有才華的作家,他的哀歌和中篇小說在藝術上很有成就,但壓抑憂傷的情感模糊了作品的民主主義傾向,細緻入微的心理描寫沖淡了作品社會批判的意義。


維也納的便利超商,一瓶檸檬紅茶要價兩歐,還不如多花一歐喝咖啡。

19世紀70年代,特別是80年代,奧地利文學中的社會批判的因素明顯增加,出現了安岑格魯貝這樣的現實主義作家。 他的作品也以故鄉為背景,寫鄉村的生活。 但他並不著重寫寧靜、和諧的田園生活,而是寫鄉村的社會鬥爭。 他不僅揭露天主教勢力對奧地利農村的統治,而且鞭笞資本主義對金錢和權力的追求。

同時,他把“大眾劇”提高到了古典戲劇的水平。 19世紀下半葉的現實主義作家還有埃布納-埃申巴赫(1830~1916)、戴維(1859~1906)、屈恩貝格(1821~1879)、弗蘭佐斯(1848~1904 )等。 19世紀末,奧地利文學流派紛繁,人才輩出。

“青年維也納”是當時有影響的一個文學團體,與它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作家,儘管哲學和藝術觀點不完全相同,但都對資本主義的發展感到憎惡,預感到哈布斯堡王朝的覆滅已無可挽回。


順帶一提維也納跟其他先進歐洲城市一樣,很多很騎腳踏車。

他們厭惡現實,鄙棄現實,但對現實發展又迷惑不解,於是就逃向夢幻世界。 他們否認現實是藝術表現的對象,認為只有人的內心世界才是藝術應該表現的對象。 他們在藝術上刻意求工,認為藝術的真正價值在於形式的完善。 他們不僅反對當時正在盛行的自然主義,而且要與整個19世紀的現實主義傳統決裂。 巴爾(1863~1934)是“青年維也納”理論方面的代表,施尼茨勒(1862~1931)是創作方面的代表。


非主要幹道,一個人都沒有,不知道在這邊租店面會便宜多少?

施尼茨勒把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方法用於文學,他的戲劇打破了傳統的格式,他的小說拋棄了敘述故事的手法,對20世紀的“現代派”文學產生了很大影響。 著名作家霍夫曼斯塔爾(1874~1929)與“青年維也納”也有過聯繫,同時也一度是德國“格奧爾格派”的重要成員。

他的詩歌音韻優美,劇作對話典雅,情節和人物都是寓意象徵性的,主題是超時代的“永恆的”生與死、苦與樂等的鬥爭。 在布拉格,19世紀末20世紀初也湧現出一批舉世矚目的作家。

卡夫卡(1883~1924)、布羅德(1884~1968)、恩斯特·魏斯(1882~1940)、韋爾弗(1890~1945)都是生活在布拉格講德語的猶太人。 共同的社會處境,使他們成為朋友,文學史上稱他們為“布拉格派”。 他們的藝術傾向並不完全相同,但孤獨和壓抑是他們作品的共同基調。 他們在文學上各自都作出了貢獻,其中最傑出的是卡夫卡。

他的作品情節離奇怪誕,環境陌生可怖,人物的精神狀態孤獨絕望。 他批判現實,但現實又是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人只能聽任它的擺佈。 這種神秘悲觀主義是20世紀以來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相當普遍的社會思潮。

他的藝術手法與西方現代派文學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被譽為現代派文學的大師。 里爾克(1875~1926)是出生於布拉格的奧地利作家,也享有世界聲譽。 他與德國的“格奧爾格派”有一定的聯繫,但又有區別。

他在現實中感到孤獨痛苦,但仍希望現實能有所改變,他不像格奧爾格那樣完全逃向遠離現實的純藝術的虛幻世界中去。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表現主義興起,《蒸餾瓶》是奧地利表現主義的一份重要刊物。


也些格格不入的現代藝術。

特拉克爾(1887~1914)是重要的表現主義詩人,他的詩歌曾在《蒸餾瓶》上發表。 克勞斯(1874~1936)在表現主義文學中佔有特殊地位,他利用所主編的《火炬》雜誌猛烈攻擊社會的各種弊端,在奧地利國內外都享有很高聲譽。

他的代表作劇本《人類的末日》(1918~1919)廣泛地反映了戰前奧地利的生活,是奧地利第一部揭露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作品。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哈布斯堡王朝崩潰,奧匈帝國解體,這是奧地利歷史上的重大轉折,在人們思想中引起巨大的震動。 探討哈布斯堡王朝由盛到衰的原因就成為戰後文學的重要主題。

約瑟夫·羅特(1894~1939)的《拉德茨基進行曲》(1932)和《先王墓室》(1938)是兩部內容銜接的長篇小說,描寫1859到1938年奧地利的歷史變遷。 穆齊爾(1880~1942)未完成的長篇小說《沒有個性的人》(1930~1943)通過眾多的人物形象呈現出戰前奧地利的社會畫面,把奧地利社會看作是歐洲資本主義社會的縮影。

他不滿足於表現社會的外貌,而通過精采的對話、生動的議論和深刻的心理分析著重揭示人物的思想和精神狀態。 他的小說不僅內容深沉,而且寫作手法也別具一格,是這個時期奧地利成就最大的作家。 另外,布羅赫(1886~1951)的三部曲《夢遊者》(1931~1932)寫德國從1888至1918年的發展,試圖揭示德國帝國主義崩潰的過程。

他對現存世界持否定態度,認為在這個專講“實用”的社會中一切美好的東西都失去了本來的價值。 斯特凡·茨韋格(1881~1942)和霍瓦特(1901~1938)是這個時期深受人們歡迎的作家,他們分別在傳記文學和戲劇創作方面有所建樹。

1938年希特勒德國吞併了奧地利,大部分作家投身反抗法西斯統治的鬥爭,或流亡國外,或保持沉默。 1945年戰爭結束,奧地利文學在戰前文學的基礎上繼續發展。 策蘭(1920~1970)和巴赫曼(1926~)是戰後初期的兩位著名詩人,他們繼承了霍夫曼斯塔爾和特拉克爾的傳統。

他們渴望在一個虛幻的世界找到真正的“人性”,認為現實世界充滿欺詐和謊言,甚至連與現實相聯繫的語言也說不出任何真實的東西。 他們自造語言,用隱語和比喻來表達思想,讓讀者通過聯想和猜測來體會他們最隱蔽的感受。

策蘭和巴赫曼的詩在奧地利引起很大反響。 維也納的詩人結成了“維也納派”進行所謂“語言革命”,他們認為詩歌不再是通過表現現實來激發人的感情,給人以娛樂和安慰,而是進行“語言革命”的試驗場所。 這些詩人是阿特曼(1921~ )、阿赫萊特納(1930~ )、呂姆(1930~)、維因納(1935~ )和拜爾(1932~1964)等。


那噴水的獅子實在太有特色。

1960年左右,“維也納派”的活動達到了頂峰,1964年拜爾自殺以後,就自行解散。 1958年格拉茨的畫家和攝影師等在“城市公園”咖啡館結成“城市公園論壇”俱樂部。 1960年以後一些作家也加入了這個俱樂部,因而在格拉茨出現了奧地利戰後文學的第二個中心,它的成就主要在戲劇和小說方面。


這家H&M應該是筆者看過最高級的,有總旗艦店的感覺。

戰後初年奧地利戲劇繼承了戰前古典劇和民間戲劇的傳統,西方出現的各種時髦戲對奧地利並無多大影響。 1960年左右,“維也納派”詩人在熱衷於寫所謂“具體詩”時,有人試圖把這種詩的原則和手法運用於戲劇。

“維也納派”的試驗並沒有成功,而格拉茨中心的作家卻完成了這一轉變。 他們徹底否定了傳統的戲劇手法,採用超現實主義和荒誕派戲劇的表現手法,創作所謂“反戲劇”。 這些劇作家標新立異,從事“語言革命”。

其中最著名的是漢特克(1942~);此外,屬於這一派的劇作家還有鮑爾(1941~)。 戰後奧地利的小說也經歷了類似戲劇的發展過程。 多德勒爾(1896~1966)繼承了戰前的傳統,探討奧地利的歷史發展。 他的代表作《斯特魯德霍夫梯道或梅爾策和深重的年代》(1951)和《惡魔》(1956)是兩部內容呼應的小說,分別展現了奧地利從1911至1925年和1926至1927年的社會畫面。

戰後登上文壇的艾興格(1921~)寫作超現實主義的小說,貝恩哈特(1931~ )否定傳統,從事“試驗”。 成就最大的是“城市公園論壇”的首領漢特克,他的“反小說”沒有連貫的故事,層次錯雜,時空混亂,語言含混。 “城市公園論壇”的小說家還有弗里施穆特(1941~ )和蓋哈爾特·羅特(1942~ )等。

70年代薩爾茨堡兩位青年小說家英納霍夫(1944~ )和沃爾夫格魯伯(1944~)引起人們的重視。 他們寫自己的經歷,反映下層人的命運,在寫作手法上也有現實主義成分。 有人認為薩爾茨堡是繼維也納和格拉茨之後奧地利的第三個文學中心,並可能代表奧地利文學今後的發展趨向。

 

很難想像要花多少錢,才能建立一個這樣的城市,多少人力、金錢、創意。

(以下分享維基百科神學的相關資料,如不喜歡可單純欣賞藝術雕塑,也可以只觀看尾部的故事或分隔線下的想法。)

「神學」這一概念並非源自基督宗教,而是早已出現在古希臘思想中。在古希臘思想中,「神學」(亦即「關於神的言談」;後來像巴特這樣的神學家把這個概念理解為「神對人的言談」)一詞指稱關於諸神故事的唱頌和講述。這樣把神學理解為神話學,最早的證據出現在柏拉圖《國家篇》(379 a)的對話錄中。

 


換上50mm鏡頭拍這些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塑。

柏拉圖用批判的標準來衡量諸神神話(當時備受批判的神學),而所用的批判標準就是用以衡量真理的標準:一、善、不變。在亞里士多德那裏,神學概念的意含發生了根本的改變:神學作為最高的理論科學現在指向作為真正首要原理的神聖者(《形上學》,1064a/b)。從而,神學的應用範圍就從神話學說轉變成形上學。

 

在第二世紀,「神學」這一詞被基督教作家(即護教者)所採納,與外邦多神教作家的「神話學」(關於諸神故事的述說)相區別。在優西比烏裡,「神學」這一概念大概意指「基督教的上帝論」。

 

在所有教父時期的作家那裏,這個概念並不涉及一般而言的基督教學說,而是僅僅涉及那些直接關涉上帝的那些方面。這樣,某些早期基督教作家,例如《聖經·約翰福音》的作者以及納西昂的格列高利,就尤其被指稱為「神學家」,因為上帝處於其學說的中心。關於上帝為人類設立的救恩行動和為人類指定的拯救秩序的問題,則在「經世」(希:oikonomia)這一概念下得到處理。

 

古代教會的基督教神學家往往是主教,中世紀的神學家則往往是修會人士。自從大學作為修會高等學府在中世紀產生以來,神學就總是居首的學系。後來,在中世紀盛期,「神學」這一概念就在阿貝拉爾(早期經院哲學)和波納文圖拉(盛期經院哲學)首次獲得了一個更為全面的意含:「關於神聖知識的領域」,包含了整個基督教學說。在這個意義上,「神學」這一概念的意含逐漸固定下來;後來,托馬斯·阿奎那的《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ca),視神學為一門思辨性的、理論性的科學。

 

後來的宗教改革家越來越強調神學的實踐方向。馬丁·路德也處於修院傳統(例如中世紀的安瑟倫和明谷的貝爾納德)的影響之下來理解神學。神學所關涉的完全是委身於上帝所施行的救恩,以及信徒生活的完滿實踐。在這種意義上,有為數不少的路德派正統神學家就把神學規定為一門實踐科學(scientia practica),儘管這門「科學」不具備科學對嚴謹的要求。

 

因此,路德宗正統神學的神學體系也就經常獲得了一種像中古經院時期《神學大全》那樣的系統特性,不過在內容方面則有不同的規劃,而且其體系建設也越來越以信仰實踐為導向。由此而得到確立的,還有一種越來越理論性的神學理解。

 

神學作為一門學科,與信仰實踐和對信仰的直接知識有所區別,這種不同早在路德宗正統神學那裏通過神學家卡利克斯特(Georg Calixt)便已得到指明。這在卡洛夫(Abraham Calov)和奎恩施特(Johann Andreas Quenstedt)的神學進路中明明可見。

儘管他們把神學視為先於信仰的,但這種關係在啟蒙運動時期卻被顛倒過來:神學是次要的、從屬的,作為對信仰或宗教所作的反思形式。這種關係規定首先出現在塞姆勒(Johann Salomo Semler)那裏。施萊爾馬赫把神學理解為一門實證學(positive Wissenschaft),聯繫於教會領導層。儘管神學與信仰的區分直到今天仍然規範著神學論述,但神學與教會領導層之間的定向關係則是富有爭議的。


看到這裡應改不少人有想要來維也納的念頭,當筆者在謝這篇文章,看到其照片,就會怨自己拍的不夠好,當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筆者離去柏林出差只剩下兩個禮拜,應該會在造訪維也納。

延伸閱讀:

維也納 抵達(VIENNA PART 1)

維也納 華麗(VIENNA PART 2)

維也納 叛逆的平行時空(VIENNA PART 3)

維也納 奧地利的夜市(VIENNA PART 4)

維也納 奧地利的屍樂園(VIENNA PART 5)

維也納 古典美麗的街道(VIENNA PART 6)

維也納 令人窒息的街道(VIENNA PART 7)

維也納 文青的藝術(VIENNA PART 8)

維也納 奧地利 德意志的平行宇宙(VIENNA PART 9)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1)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2(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2)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3(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3)

維也納 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 4(VIENN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PART 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