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提斯拉瓦 宿醉 (BRATISLAVA PART 1 HANGOVER )

離開匈牙利,幾年前筆者有認識一位朋友住布拉提斯拉瓦,因此抽空個兩天在布拉提斯拉瓦走走,當天抵達布拉提斯拉瓦時已經晚上,吃了好幾天的匈牙利料理,終於忍不住吃了一餐日本料理,這樣一份壽司居然要價25€(876NTD)真的有給他貴到,因為生魚片都是冷凍的,解凍後還有些出水,壽司師傅都是斯洛伐克人,日本料理在歐洲如此流行,卻請不到日本師傅來做嗎?

876台幣是將近3208日幣,在日本可以吃得跟皇帝一樣了!

第一天筆者和斯洛伐克的朋友們出去喝酒,自從斯洛伐克成為歐元區,價位就一直無限上升,唯一沒有漲的只有薪水跟酒精,我們一群人去的酒吧,六個人總共喝了將近100歐元的酒,喝了不少的水梨酒(hruška alkohol)、帕林卡(Pálinka)、杜松子酒(Juniper brandy)、藥草酒(Demänovka),筆者起碼喝上這些平均29~42%的烈酒近十杯,一邊吃著土耳其料理、薯條、炸雞塊,酒吧到旅館的距離才整整五分鐘路程,據朋友說,他們整整陪我找了近一個小時才找到我的旅館,第一天就這樣結束。

第二天跟其中一位朋友吃中餐,嘗試他推薦的斯洛伐克料理,布拉提斯拉瓦真的很小,網路上推薦的餐廳居然跟我朋友推薦的一樣,這家餐廳是少數布拉提斯拉瓦提供斯洛伐克當地料理的餐廳,大多路邊餐廳都是異國料理,像是沙威瑪、土耳其烤肉、越南料理、泰國料理、日本料理,也因此斯洛伐克當地料理相較之下變得更稀有,更難取得,這邊我就稍微介紹一下斯洛伐克當地料理。

Bratislavska Restauracia – A Flagship Restaurant in Bratislava

Opening time: Daily from 10:00-24:00 ; Sunday from 12:00-24:00

Address: Námestie SNP č. 8 811 02 Bratislava

菜單連結

起司奶油濃湯(Cesnaková polievka v bochníku)2.9€(100 台幣),這是裡面最好吃的一道料理,之前在澳洲吃過,但這裡的起司奶油濃湯味道更濃郁,每一口都有起司味,筆者很努力的把裡面的麵包吃乾淨,就像吃椰子依樣,配著起司濃湯不然有點鹹。

筆者點了一份斯洛伐克拼盤(Slovak platter)14.9€(522 台幣),不便宜,份量有點大,而且非常不好吃,友人一直說有多好吃,我只能忍著口吐感,說上善意的謊言,跟他分著吃最後還有剩下,後面又多吃了兩餐,說實話挺痛苦的。

酸菜培根(Strapačky),加溫過後的酸菜,個人猜測是用培根炒酸菜,很油很膩很難吃。

起司配起司餃子(Naše domáce bryndzové pirohy),這起司餃子的油膩感令人作噁,皮厚配上豬油、起司,那口感,吃上一個就令人想撞牆。

土豆起司餃子(Bryndzové halušky),德國朋友有煮過給我吃,原燃不是她廚藝不好,而是這道料理就那們那難吃,整個構成就不合邏輯,起司油膩的好不舒服。

據說這就是其口感,但餐廳設計還不錯,如果來布拉提斯拉瓦,還是值得一訪,但就喝喝酒吃點零食就好,不推薦點這拼盤。

(本篇文章會分享有關布拉提斯拉瓦的資訊,沒有太多故事,要旅遊情報可以到文章尾端或分隔線下閱讀)

布拉提斯拉瓦(斯洛伐克語:Bratislava;舊稱Prešporok、德語:Pressburg)是斯洛伐克共和國的首都和最大城市,面積約367平方公里,人口為500,000人左右。布拉提斯拉瓦位於斯洛伐克西南部,多瑙河的左畔,緊鄰奧地利和匈牙利兩國邊境,是世界上唯一同時與兩個鄰國接壤的首都。


吃飽喝足,朋友還要上班,筆者來晃晃布拉提斯拉瓦,這個超迷你城市。

布拉提斯拉瓦是斯洛伐克共和國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的中心,是該國總統府、國會和政府的所在地,也是文化中心,擁有數座大學、博物館、歌劇院、美術館以及其他重要的文化與教育機構。斯洛伐克許多大型商業與金融機構的總部也設在布拉提斯拉瓦。

該市在歷史上曾經長期使用德語名稱普萊斯堡(Pressburg),而且曾經受到日耳曼、捷克、匈牙利、猶太和斯洛伐克等各種民族的強烈影響。


經濟不景氣的證明。

從1536年到1783年,該市是哈布斯堡王朝統治下匈牙利王國的首都。布拉提斯拉瓦擁有許多斯洛伐克人、匈牙利人和德意志的歷史人物,19世紀的斯洛伐克民族運動也以此為基地。

布拉奇斯拉瓦這個地名定名於1919年。在其歷史中,有許多來自不同語言的不同名稱。它最初見於記載的名稱,在10世紀的「Annales Iuvavenses」中,是Brezalauspurc

其它知名的名稱還有:德語:Pressburg 或者 Preßburg(中文譯為「普萊斯堡」,德國人仍在使用)、匈牙利語:Pozsony(中文譯為「波佐尼」,匈牙利人仍在使用。)、斯洛伐克語舊名稱: Prešporok


古老的街道,怎麼拍都好看。

其他名稱還有:希臘語和拉丁語中的Istropolis(意為多瑙河之城)、捷克語:Prešpurk、法語:Presbourg、拉丁語:Posonium等。1919年以前的英語出版物也使用普萊斯堡這個名稱,今天仍然偶爾有時會用到。

這一地區已知最早的永久居民點開始於大約公元前5000年新石器時期的線陶文化。大約公元前200年,凱爾特人 Boii部落建立了第一個重要的居民點,是一個防禦城鎮,並建立了一個造幣廠,製造的銀幣稱為biatec。

這一地區從公元1世紀直到4世紀處於羅馬帝國的影響之下,構成其邊境防禦體系羅馬邊牆的一部分。羅馬人將葡萄栽培引進這一地區,從那時開始的釀酒傳統一直持續至今。

現代斯洛伐克人的祖先斯拉夫人在公元5到6世紀之間的民族大遷徙時期抵達這一地區。作為對受到阿瓦爾人攻擊的反應,當地斯拉夫人部落在一個法蘭克商人薩莫的領導下建立了薩莫帝國(623–658年),這是已知的第一個斯拉夫人的政治實體,在9世紀,布拉提斯拉瓦城堡和德文城堡是斯拉夫人國家尼特拉侯國和大摩拉維亞的重要中心。 關於該市最早的文獻記載,是在907年,記載大摩拉維亞在匈牙利人的攻擊下崩潰。

在10世紀,布拉提斯拉瓦的轄區成為匈牙利(自1000年起稱為匈牙利王國)的一部分,後來設立了波佐尼(Pozsony)郡,並成為王國邊境地區的重要經濟和行政中心

這一戰略位置註定該市會遭遇頻繁的攻擊和戰鬥,但是也為它帶來了經濟的發展和政治地位的提高。1291年,安德魯三世首次授予普萊斯堡城市特權,1405年,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又宣布其為皇家自由城市,在1436年為該市確定了城徽

1526年,在莫哈奇戰役中,匈牙利王國被鄂圖曼帝國擊敗。此后土耳其人圍攻並損壞了布拉提斯拉瓦,但是未能征服該市。由於鄂圖曼帝國向匈牙利求和,1536年,該市成為匈牙利的新首都,成為哈布斯堡王朝的一部分,標誌著新時期的開始。該市成為加冕城市,國王、總主教(1543年)、貴族和所有主要機構都駐紮在此。

從1536年到1830年,共有11位國王和女王在聖馬丁主教教堂加冕。 不過,17世紀的歷史充滿了反對哈布斯堡王朝的起義、與土耳其人的戰爭、流血、瘟疫和其他災難。 16世紀下半葉宗教改革傳播到此,主要在市民階層中獲得了支持者。由於頻繁發生反對天主教哈布斯堡王朝的起義,郊區遭到摧毀。該市和城堡曾經數次被起義者攻占,又數次被帝國軍隊重新奪回。暴動的時期結束於1711年,以簽署 zatmár和約為標誌。


午後雷陣雨來之前拍的照片,濃厚的雲層,別有一番感受。

布拉提斯拉瓦在18世紀瑪麗婭·特蕾西婭統治時期繁榮起來,成為今日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疆域內最大、最重要的城鎮。 人口增長三倍;修建了許多新的宮殿、修道院、宅邸和街道,該市成為該地區社會與文化生活的中心。

不過,在瑪麗婭·特蕾西婭之子約瑟夫二世的統治下,特別是在1783年匈牙利王冠被送往維也納,以試圖強化奧地利與匈牙利的聯盟時,該市開始失去其重要性。隨後許多中央機構遷移到布達,許多貴族也隨之遷移。匈牙利語和斯洛伐克語的第一份報紙都在此出版,分別是1780年的Magyar hírmondó,和1783年的Presspurske Nowiny在18世紀,該市成為斯洛伐克民族運動的中心。


斯洛伐克風格的廣場。

該市19世紀的歷史與歐洲的重大事件密切相關。1805年,奧地利與法國在此簽訂普萊斯堡和約。1809年,拿破崙的法國軍隊摧毀了Theben城堡,1811年,布拉提斯拉瓦城堡被大火燒毀。1843年,該市議會宣布匈牙利語為該市法律、行政和教育的官方語言。


日本大使館。

作為對1848年匈牙利革命的反應,斐迪南一世在該市總主教府簽署了四月法令(又稱三月法令),其中包括廢除農奴制。該市選擇站在革命的匈牙利人一邊,但是在1848年12月被奧地利人占領 。 工業在19世紀迅速增長。匈牙利王國的第一條馬拉火車鐵路,從該市到聖喬治,建於1840年


布拉提斯拉瓦變化快速的天氣。

前往維也納的新線路使用蒸汽機車,於1848年通車,到佩斯的線路通車於1850年。建立了許多新的工業、金融和其他機構;例如,今天斯洛伐克的第一家銀行成立於1842年。該市在多瑙河上架設的第一座永久性橋樑,老橋,建於1891年。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1918年10月28日,捷克斯洛伐克建國,布拉提斯拉瓦歸屬這個新成立的國家,雖然該市的代表表示不贊成。在該市占多數的匈牙利人和德意志人試圖阻止該市併入捷克斯洛伐克,宣布該市為自由市。


布拉提斯拉瓦廣場中心的羅蘭噴泉。

不過,捷克斯洛伐克軍團於1919年1月1日占領了該市,使其成為捷克斯洛伐克的一部分。該市成為斯洛伐克政治機構的所在地,到2月4-5日,成為斯洛伐克的首府。1919年3月27日,首次正式採用了「布拉提斯拉瓦」這個新名稱

作為捷克斯洛伐克獨立的後果,許多匈牙利人政府雇員移居到匈牙利,而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將住處搬到布拉提斯拉瓦。匈牙利人和德意志人的學校急劇減少。 在1930年捷克斯洛伐克的人口統計中,布拉提斯拉瓦的匈牙利人已經減少到15.8%。

1938年,納粹德國合併了鄰近的奧地利,同年又根據民族原因合併了當時仍然獨立的柏沙卡和德文2個市鎮。1939年3月14日,斯洛伐克首次宣布獨立,布拉提斯拉瓦成為該國的首都。不過這個國家很快就處於納粹影響之下。


歐洲待久,會對這些美麗的建築感到麻痺。

在1941–1942年和1944–1945年,新成立的斯洛伐克共和國政府驅逐了布拉提斯拉瓦大約15,000名猶太人中的大部分,其中大部分被送進了集中營。布拉提斯拉瓦遭到盟軍飛機轟炸,1944年被德國軍隊占領,最後在1945年4月4日被蘇聯紅軍占領。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布拉提斯拉瓦的大部分德意志人被德國政府撤走;少數人在戰後返回,但是根據貝尼斯法令被沒收財產並遭到驅逐


市區電車,但布拉提斯拉瓦真的很小,根本用不到。

1948年2月共產黨在捷克斯洛伐克奪取政權以後,該市 成為東方集團的一部分。該市範圍有所擴大,人口顯著增長,斯洛伐克人的比重也上升到90% 。在共產黨統治下,建造了風格統一的大型「樣板建築」高層住宅區,以及一些莊嚴的新建築,例如新橋(Nový Most)和斯洛伐克廣播電台總部,有時,這些建築破壞了該市的古老風光。

1968年布拉格之春之後,華沙條約集團對該市進行了軍事占領。不久之後,該市成為捷克斯洛伐克聯邦中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的首府。1988年,布拉提斯拉瓦舉行了反對共產黨政權的燭光遊行。次年,該市又成為促成共產黨政權崩潰的天鵝絨革命最著名的中心之一

1993年天鵝絨分離之後,該市成為新成立的斯洛伐克共和國首都。在1990年代和21世紀初,該市經濟由於引進外資而迅速繁榮。該市也主辦了一些重要的文化和政治活動,包括喬治·沃克·布希與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普京的2005年斯洛伐克峰會。


布拉提斯拉瓦的插畫,睡覺的狐狸。

布拉提斯拉瓦真的不大,基本上一天就可以逛完,如果要參觀博物館,玩得仔細一點,兩天就可以深入旅行,很少有一座城市像是布拉提斯拉瓦一樣,整個城市就是個旅遊城市,很難想像要如何在這裡生活,高物價低薪水,走了二十分鐘就出城了。

布拉提斯拉瓦筆者拍了不少照片,下篇會繼續介紹布拉提斯拉瓦。

延伸閱讀:

布拉提斯拉瓦 宿醉 (BRATISLAVA PART 1 HANGOVER )

布拉提斯拉瓦 斯洛伐克(BRATISLAVA PART 2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