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猶太博物館(Jüdisches Museum Berlin)

這天筆者起了個大早,下午五點要見客戶,手上的三日博物館套票的第一天,今天不能跑好幾個博物館,但是沒有跑至少一、二的博物館,對朋友送的套票,是一種浪費,我挑上了地圖上離公寓最近的柏林猶太博物館,作為今日的目標。

住了一個多月的公寓,就在這街頭藝術的另一頭。

街頭可以看得出來東德與西德的差別,這邊是西德。

這邊很明顯是東德。

走了二十分鐘抵達了幾天要介紹的博物館,柏林猶太博物館(Jüdisches Museum Berlin)。

此博物館中有一永久性的裝置藝術,是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猶太人最終解決方案事件而設,展示地點非常特別,就在館中某個必經走道上。

『歐洲多數博物館都是可以攝影的,但切記勿使用閃光燈,雖然德國沒有強制不能使用閃光燈,但閃光燈會影響珍貴文物的壽命,這些是全人類的資產,重點是在博物館內部空間,用閃光燈攝影,會被玻璃反射,照片也不會比較好看,筆者常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出沒,要是看到台灣人用閃光燈拍攝文物、標本,一定過去毒打你一頓,以下攝影作品完全沒有使用閃光燈,進入博物館請關閉內建閃光燈,謝謝合作。』

『因為博物館展區過大,因此下面文章會轉載整理有關博物館以及相關文物的資料,如果對文章相關有誤,筆者將核對其資料,若有資訊錯誤還請見諒』

以色列藝術家馬納舍·卡迪希曼(Menashe Kadishman)用厚有三公分的鋼製作了一萬個不同的、粗糙的、象徵性的、雙眼和嘴都是打開的面孔,鋪滿整個地面,並允許訪客踏過,這個展覽稱為「落葉」(德語:Shalechet),走在這條鋪滿面孔的作品上,經常深刻的引起觀者的省思與感觸。  by wiki

柏林猶太博物館(德語:Jüdisches Museum Berlin)是一家位於德國柏林的博物館,以德國猶太人兩千年來的歷史文物與生活紀錄為主要展出。1933年,該館在柏林奧蘭尼安貝格街的一個猶太教教堂創辦,5年後,由於納粹政權興起,而被迫關閉。

1971年才第一次有人提出恢復柏林猶太博物館的計劃。1975年,猶太博物館協會成立。1978年,此館開幕,當時它僅僅是柏林博物館中的一個分部。到了1999年,猶太博物館正式獨立成為單一的機構,並尋找館址成立獨立的建築物。2001年,柏林猶太博物館落成,建築師是知名的丹尼爾·里伯斯金。目前博物館館長是出生於柏林的麥可·布魯蒙賽爾教授。他曾在美國卡特總統時期,擔任過美國的財務部長。  by wiki

柏林猶太博物館的新建築是相當不同於其他博物館的,因為它並不反應任何功能需求,空間設計的訴求不是為了展出文獻、繪畫或是播放紀錄等,而是將空間本身視做德國猶太人的歷史故事來銓釋。因此整個博物館建築可說是一個介於建築學和雕塑間的藝術作品。   by wiki

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指那些因種族、宗教信仰、政治立場或性別認同而遭受納粹德國政府屠殺的受害者。其中除了猶太人外,納粹德國的迫害對象還包括其他被他們視為低劣、不良或危險的群體,包括波蘭人(當中有250萬個波蘭兒童被殺害)、斯拉夫人、蘇聯人(特別是戰俘)、羅姆人(又稱為「吉卜賽人」) 及其他非「雅利安人」;其中還有殘疾人士如精神病人、聾啞人士、智障,或是同性戀者及變性人等非順性別存在。  by wiki

此博物館的基地圖,從上方看是線型的閃電狀,呈之字形。外觀則由鍍鋅金屬片覆蓋,窗口都是斜線狀,不規則的橫割建物本體,這些窗口線是依據柏林地圖上的一些猶太歷史地點而被連起的,它們也被視為連結德國猶太人不同時期的破碎象徵,此建物本身沒有對外的出入口,唯一一個出入口在隔壁的大樓,也就是德國歷史博物館裡。這個出入通道的樓梯和走廊被設計的相當狹窄,並連到新建物的高塔裡,經由高塔才能通到新建物的各個樓層。此塔與通道象徵著德國和猶太人歷史是不能分離的,也是猛烈而隱密的。   by wiki

 

政治對手如共產主義者、社會民主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以及宗教上的異見人士,即耶和華見證人的成員。在戰爭期間,納粹總共有系統地殺害了約600萬猶太人及另外1100萬人。納粹大屠殺造成了包括蘇聯平民在內的共1700萬人死亡。   by wiki

猶太人大屠殺(英語:Holocaust;希伯來語:השואה‎‎,Shoah;意第緒語:חורבן,Hurban)指的是納粹德國及其協作國對近600萬猶太人進行的種族滅絕行動。當時歐洲共有近900萬猶太人,其中近三分之二被害,包括近150萬兒童。一些學者稱大屠殺亦當涵蓋近500萬非猶太遇難者,由此總受害人數將達到近1,100萬人。屠殺發生於納粹德國、德佔歐洲地區及納粹德國盟國所控區域。   by wiki

此高塔通往不同樓層的走廊,被稱做軸線(Axis),主要有三個走廊通道,則被稱為三軸線。其中死亡之軸,通往高塔的中空之處,該塔亦有「浩劫塔」之稱。另一個軸線為流亡軸,經過展示猶太人生活文獻的走廊後,通往一個名為「流亡之院」的戶外庭院,庭院中豎立許多方型高柱。最後一個軸,則被稱為「連貫軸」,此走廊串起前兩個軸向,在走道間展示與猶太屠殺和流亡之外的歷史。帶有前兩軸之組合循環的隱喻,然而訪客也可透過此軸走向原先的出入口離開柏林猶太博物館。

此館猶如迷宮般壓縮、狹閉的空間設計,還有切割狀、陰暗的照明完全是館方刻意安排的,主要目的是透過空間使訪客感受到猶太人在德國充滿艱難與挑戰的歷史感。   by wiki

種族滅絕英語:genocide)或群體滅絕,是指人為的、系統性地、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人種、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但法律學者對於種族滅絕中局部性的程度,仍存在爭議。該詞最早由波蘭籍猶太法律學者拉斐爾·萊姆金在1944年提出。其中「genos」來源於希臘語「génos」,意思為部落或家庭;後綴「-cide」來源於拉丁語「cidium」或法語「cide」,意思為殺害。   by wiki

《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已經被聯合國大會在1948年12月9日採為聯合國大會第260號決議的內容,且已經在1951年1月12日正式生效。

走在鐵片上,其實很難聯想其中含意,但是博物館的氣氛凝重,心情自然也沈重了起來。

沒有打光,自然光直射進來。

踩在這些鋼鐵著的臉上,每個步伐都會因為碰撞的聲音提醒著,這段悲慘的歷史。

沒有電梯的設計,每個展區都要徒步前進。

1941年至1945年,納粹對歐洲諸種族及政治群體展開迫害,猶太人遭到廣泛系統性屠殺,其規模為史上最大。在納粹黨領導及親衛隊協調之下,德國所有政府部門均參與了大屠殺的相關事宜。其他受害的非猶太群體包括波蘭人、其他斯拉夫人、蘇聯平民及蘇聯戰俘、羅姆人、共產黨人、同性戀者、共濟會成員、耶和華見證人及身心障礙者。   by wiki

德國與德國占領區有近42,500個設施用於集中關押受害者,將其作為奴隸勞工使用,對其進行屠殺或其他反人權活動。參與執行大屠殺的總人數估計超過200,000人。迫害與屠殺分階段進行,最終發展為所謂的「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對歐洲猶太人進行集體滅絕。最初德國政府通過法案(如《1935年紐倫堡法案》)以將猶太人自社會中排除出去。1933年起納粹開始建立一系列集中營,而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開始建立猶太區。   by wiki

1941年,德國在東歐開始廣泛獲取新領土,別動隊在這些區域屠殺了近兩百萬猶太人、游擊隊員及其他群體,手段普遍為大規模射殺。至1942年年末,受害者普遍乘火車前往滅絕營,若能在旅途中倖存,則將於毒氣室中遭系統性殺害。這一狀況一直持續至1945年4月至5月歐洲戰場尾聲階段。猶太武裝抵抗運動規模相對有限。最大規模的抵抗運動為1943年的華沙猶太區起義,數千武裝貧乏的猶太人抵禦武裝親衛隊時間長達四周。在東歐,約20,000至30,000猶太游擊隊員同納粹及其協作者展開鬥爭。法國猶太人加入法國抵抗運動行列,對納粹及維琪法國政權開展游擊戰。戰爭期間猶太武裝起義超過一百次。   by wiki

中文圈外大屠殺「Holocaust」一詞源自希臘文「Holókauston」(燔祭),指將動物作為祭品獻給神靈,意為動物的「全部」(olos)被「燒毀」(kaustos)。英語中以「Holocaust」代指大屠殺已逾數百年,但1960年代起,該詞轉而被學者及流行作家用來特指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行為。1978年後,電視連續劇「Holocaust」將該詞在大眾中普及開來。   by wiki

 

聖經詞彙「Shoah」(希伯來語:שואה‎‎,或Sho’ah、Shoa)意為「浩劫」,並早在1940年代成為希伯來文中成為大屠殺的同義詞,特別是在歐洲和以色列。[20]「Shoah」被猶太人引用是出於許多原因,神學中「holocaust」一詞含有貶義,同時該詞特指希臘當地的習俗。意第緒語中稱為「חורבן」(Churben 或 Hurban),源自希伯來語的「毀滅」之意。   by wiki

納粹使用委婉語「猶太人問題最終解決方案」(德語:Endlösung der Judenfrage)來描述該種族滅絕政策,並使用「不配活著的生命」(Lebensunwertes Leben)來代指受害人,並以此來證明自己行為的正當性。   by wiki

邁克·貝倫鮑姆寫道:「德國變成了一個『種族滅絕之國』。……國家所有複雜的機構都參與了屠殺。牧區教堂和內政部提供出生記錄、告發猶太人;郵局寄送放逐令和剝奪國籍令;財政部沒收猶太人財產;德國公司解僱猶太工人、終止猶太股權;大學拒絕錄取猶太學生、否定猶太文憑、解僱猶太院士;政府交通官員準備去往集中營的火車;德國藥廠測試毒藥;公司為火葬場競標;遇害人明細則使用德國IBM公司製造的打孔機,提供了屠殺的詳細資料;當犯人進入死亡營時,他們被迫繳納所有個人財物;德國國家銀行協助將從受害者那裡盜取的財產透過秘密帳戶來洗錢……在這些加害者的眼中,《猶太人問題最終解決方案》是德國的一個偉大成就。」   by wiki

歷史學者掃羅·弗里德蘭德寫道:「整個德國和歐洲沒有一個社會群體、宗教組織、學術組織或專業協會表示出自己對猶太人的支持。」他寫道,一些基督教堂稱「皈依」的猶太人也應該被劃入這一群體,但在一些程度上被限制。弗里德蘭德稱這些都使得大屠殺富有獨特的性質,因為其反猶政策被實施時,沒有遇到任何干預,如在現代社會中工業組織、小微企業、宗教團體或其他利益集團、遊說組織的抗議。   by wiki

其它的種族滅絕主義是實用性的,即占領土地,控制資源。以色列歷史學家耶胡達·巴爾稱:

「大屠殺的基本動機是純粹的意識形態,植根於納粹的幻想世界,即猶太人密謀控制世界,反對雅利安的征途。這樣的屠殺行動是完完全全來自神話、幻想、抽象、非實用性的意識形態,是空前絕後的——而它的執行卻是十分理性,十分實用主義的。」

德國歷史學家埃伯哈德·傑克爾在1986年寫道了大屠殺的獨特性質:

「從來沒有一個有責任心的國家領袖使用其權威,來決定並宣布某個特定人群,包括所有年齡段、婦女、兒童、嬰兒,都應該被迅速地清除掉,並使用了整個國家一切可能的力量來執行這種暴行。」   by wiki

這種屠殺在超過35個德控制區被系統化地執行,1939年中東歐有700萬猶太人,其中500萬猶太人在那裡被屠殺,其中包括波蘭占領區的300萬,以及蘇聯的100萬人。數以萬計的猶太人死在了荷蘭、法國、比利時、南斯拉夫、希臘。萬湖會議召開是為了謀求最終解決方案,納粹在此試圖將屠殺擴散到英國,以及其它中立國家,如愛爾蘭、瑞典、土耳其、葡萄牙、西班牙。

有三到四個猶太裔祖父母的人都被殺無赦。在其它種族滅絕政策中,人們可以通過改宗或同化來躲過一劫。這對於猶太人來說不適用,除非他們的祖父母在德意志第二帝國建立之日(1871年1月18日)前放棄猶太教。所有有近期猶太親屬的人,都會在納粹的控制區遇害。   by wiki

使用毒氣室、進行系統化的種族滅絕行動是大屠殺的一個特徵,這是在歷史上空前絕後的。從來沒有一個地方如此地公開地進行大肆處決。這些滅絕營包括奧斯威辛集中營、海烏姆諾滅絕營、貝爾賽克滅絕營、 馬伊達內克滅絕營、索比堡滅絕營、特雷布林卡滅絕營、瑪麗·特羅斯特內茲滅絕營、亞塞諾瓦茨集中營。   by wiki

納粹屠殺的另一大特點大量使用人類作為「醫學」實驗品。勞爾·海爾堡(Raul Hilberg)的文獻指出「就納粹黨員人數來說,德國醫生較之其它專業更加高度納粹化。」他們在奧斯維辛集中營、達豪集中營、布痕瓦爾德集中營、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等地進行人體實驗。

最為臭名昭著的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約瑟夫·門格勒醫生。他將實驗對象放入壓力室,在他們身上做藥物實驗、冷凍實驗,通過向兒童眼睛裡注射化學品以改變其顏色,以及其它各種截肢等手術。他所做的一切已經不可能被全部知曉,因為檔案被送往威廉皇家學院(Kaiser Wilhelm Institute),後被奧特瑪·馮·維斯徹爾(Otmar von Verschuer)醫生銷毀。[31]倖存者在之後講述了相關的噩運。   by wiki

 

他在羅姆兒童身上進行了大量的實驗。通過給孩子們糖果和玩具,他將孩子們帶到毒氣室裡。孩子們會叫他「門格勒叔叔」。維拉·亞歷山大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囚徒,負責照料50對羅姆雙胞胎,他回憶道:

「我記得一對特別的雙胞胎:吉多和艾娜,大概四歲。一天,門格勒將他們帶走。當孩子們回來時,情況十分恐怖:倆人背靠背地被縫在了一起,好像連體雙胞胎那樣。傷口出現感染,不停地流膿。孩子們晝夜哭喊。他們的母親——我記得她名叫斯特拉——給孩子們注射了嗎啡,以便幫他們了結痛苦。」   by wiki

耶胡達·巴爾、勞爾·海爾堡、路西·達維多維奇認為自中世紀以來,德國社會和文化就充斥著反猶主義,而納粹死亡營與中世紀少數族群迫害有意識形態上的直接聯繫。

十九世紀下半葉,休斯頓·斯圖爾特·張伯倫和保羅·迪·拉加爾德在德國和奧匈帝國推動了民族主義(Völkisch)運動。這個運動使用了一種偽科學,即使用從生物學角度出發,將猶太人視為與雅利安民族征服世界的對頭。[38] 民族主義運動襲承了基督教反猶觀點,但不同的是,後者將猶太教視為一種宗教,而民族主義運動則將猶太人視為一個民族。   by wiki

1895,在德意志帝國議會前,民族主義領袖赫爾曼·艾爾沃特稱猶太人是「掠食者、霍亂桿菌,出於德國人民的利益應該清除他們。」1912年,泛德意志聯盟領袖海因里希·克拉斯在他的暢銷書《如果我是皇上》(Wenn ich der Kaiser wär)中呼籲應取消所有德裔猶太人的國籍,將其打回外僑(Fremdenrecht)身份。克拉斯同時呼籲,猶太人應該排除在一切德國生活之外,不許擁有土地、擔任公職、或從事新聞、金融、自由職業等工作。克拉斯將猶太人定義為任何在1871年德意志帝國成立之日皈依猶太教的人,或是有一個猶太祖父母的人。   by wiki

 

在德意志帝國,民族主義及其種族主義的偽科學十分普遍,被受到良好教育的專業階層廣泛接受,特別是在民族不平等的意識形態上得到認可。雖然,民族主義黨在1912年的議會選舉時遭到失敗,但反猶主義被所有主流政黨所襲承。1920年,作為民族主義運動的衍生派系——納粹黨成立了,並將他們的反猶主義傳承了下來。就一戰後德國的局勢,德國歷史學家漢斯·莫姆森在1986年的稿件中寫到:

「如果某人堅持以孤立的角度來強調無可爭辯的重要關係的話,那麼從希特勒的世界觀到奧斯維辛的產生過程上,他不應該過度牽強,因為前者的態度絕不是什麼原創之舉… 對猶太人的滅絕政策不是一朝一夕的,也不是希特勒和他的同黨們的專利。從納粹黨那邊可以順藤摸瓜到「德國種族保護和反抗聯盟」那裡,後者則由泛德意志聯盟賦予了生命。」   by wiki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期,德國的科學技術迅猛發展,加之國家福利的不斷提升,烏托邦就要實現的氣氛在社會上廣為流傳。於此同時,種族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人種改良世界觀宣稱一些人種在生理上優於另一些人種。歷史學家迪特列夫·克特稱「浩劫」不單單是源自於反猶主義,而是一種「激進的累積」,是「許許多多小支流」匯集成為「大江」,並最終導致種族的滅絕行動。在一戰後,戰前的樂觀主義讓位給了幻滅,即德國官方發現許多社會問題無法解決,不得不強調留存生理上「優良」的種族,讓另一些「低劣」的滅絕。

大蕭條所帶來的經濟問題使得許多德國醫療機構鼓吹以安樂死讓那些生理與心理上「無可救藥」的人先死去,用省下來的錢來救濟尚存希望的患者。在1933年納粹政府上台時,德國社會也出現了相對應的政策:拯救「有價值的」種族,消滅「可憎的」社會渣滓。   by wiki

希特勒將自己對猶太人的仇恨進行了公開化。在他的著作《我的奮鬥》中,他預示了自己的打算:將猶太人從德國政治、學術、文化等領域驅逐出去。他沒有提到自己要屠殺他們,但據報導稱希特勒在私底下將自己的企圖表現的更加赤裸。早在1922年,據說他與當時擔任記者的前少校軍官——約瑟夫·黑爾(Joseph Hell)談及自己的觀點:

「一旦我掌了權,我的首要任務將是滅除猶太人。只要能力許可,我就把絞刑架稱排地架起來——比如,從瑪利亞廣場一直架到慕尼黑——只要交通許可的話。然後,這些猶太人將不分老幼地被絞死,並一直掛在那裡,直到屍體變臭為止;只要衛生條件允許,他們將一直被掛在那裡。一批被取下,另一批就立即跟上,直到慕尼黑的最後一個猶太人斷了氣為止。其它城市也要如此效法,精確地統一方式,直到全德國都將猶太人清除乾淨為止。」   by wiki

莫姆森稱在德國有三種類型的反猶主義:

「人們應當區分德國保守派的文化反猶結症——其主要在德國軍官和政府高層中流傳——反東方猶太主義,以及民族主義的反猶情結。保守派的功能各異,正如舒拉米特·霍爾科夫所指出的那樣,是一種「文化符號」。這種德國反猶主義在日後起了重要作用,使得功能性精英迴避了反猶運動的影響。因此,對於猶太人受到迫害一事上,帝國政府中的將軍、政黨領袖無一人出面干預。這在希特勒對蘇聯發動的「種族滅絕戰爭」來說再適用不過。

在德國,另一種反猶保守勢力是羅馬天主教,它的冷漠導致教徒們對不斷升級的大迫害無動於衷。天主教最著名的抗議是針對安樂死的,而就大屠殺而言他們竟然一聲不吭。

第三種,也是最殘忍的反猶主義是所謂的民族主義反猶運動,或種族主義;它強烈鼓吹使用暴力。不管怎樣,人們必須注意,甚至是在1938-1939年間,希特勒都一直通過使用移民的方式來排斥德國猶太人;此時,並沒有出現明確的屠殺概念。然而,這並不意味著納粹在其它地方吝惜下狠手,侵犯猶太人、猶太商鋪、機構,這些都是明擺著的。然而,直到戰爭打響的第二年,正式的屠殺活動才浮出水面。這是「預留」計劃失敗之後跟進的。當然,這並不代表上述方案沒有包含致命因素。」   by wiki

自第三帝國誕生之日起,納粹領袖們就鼓吹創立一種「民族共同體」制度,後來納粹政權將國民分成兩大類,一類是「民族同志」(Volksgenossen),屬於民族共同體的一份子;另一類是「社會異類」(Gemeinschaftsfremde),他們不是民族共同體的成員。納粹將打壓對象分為三類:一種是「種族」敵人,如猶太人、吉卜賽人,他們因為「血統」的關係被視為敵人;政治上的異議分子,如馬克思主義,自由主義者,基督徒和反動派,他們被視為叛逆的「民族同志」;道德墮落分子,如同性戀、懶漢、慣犯等,也被列為叛逆的「民族同志」當中。後兩部分人被送進集中營進行「再教育」,以將其最終轉化為民族共同體的成員。有許多道德墮落分子被視為「基因低級」而不得不接受絕育。   by wiki

在1933年3月的帝國議會選舉當中,納粹強化了對敵手的暴力措施。他們與地方當局一道設立法外集中營,關押異議人士。1933年3月9日,達豪集中營率先上線。集中營最初是用來關押共產黨人和社會民主黨人用的。其它的早期監獄——如衝鋒隊和親衛隊的地下室、倉庫——在1934年中期被加固,在城外改建成營地,由親衛隊集中管理。這些營地最初是用來清除那些不願服從民族共同體的德國恐怖分子用的。這些被送入營地的包括「可教育」的分子,即可能被歸入「民族同志」的人,和「生理墮落」的人,後者將處以絕育,並被永久關押;之後,營地多採取苦役,即不停地勞動,直至疲勞倒地為止。   by wiki

整個1930年代,猶太人在法律、經濟、社會權益上都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限制。以色列歷史學家弗里德蘭德寫道,在納粹看來,德國的力量來自「血統的純正和神聖的德國土地。」1933年4月1日,一個次全國反猶集會進行抵制猶太商貨運動,原計劃持續一周,但由於缺乏大眾支持,進行了一天後就不了了之。1933年,一系列包涵雅利安人字眼的法案被通過,將猶太人從關鍵職位上排除出去:如第三帝國的第一道反猶主義法案——《專業行政工作恢復法案》以及《醫師法》(Physcians’ Law)、禁止猶太人擁有農莊,或從事農業工作《農業法》(Farm Law)等。   by wiki

猶太律師也被停職,在德勒斯登,猶太律師和法官被拖出辦公室,並被毆打。在前總統保羅·馮·興登堡的要求之下,希特勒頒布特令,准許一次大戰的猶太裔老兵、或有父子服役過的公務員留在其職位上。希特勒在1937年取消了這項特令。根據《預防學校人數過多法案》(Law to Prevent Overcrowding in Schools),猶太人被學校和大學開除,不能參加新聞報社協會,擁有報社,或成為報社編輯。   by wiki

1935年,希特勒頒布了《紐倫堡法案》,其中的《德國血統和榮譽保護法》(Gesetz zum Schutze des deutschen Blutes und der deutschen Ehre)即禁止猶太人與「雅利安人」結婚或發生性行為,剝奪猶太人的德國國籍和國民基本權利。就「血統法案」而言,希特勒解釋稱其「試圖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這一問題,如果失敗的話就將問題交由納粹黨,啟用最終解決方案。」「最終解決方案」是納粹對屠殺猶太人的委婉語。   by wiki

1939年1月,他在公開演說中稱:「如果猶太人在歐洲內外的跨國金融再次得逞,將國家拖入另一場世界大戰的話,那麼結果將不是全球的布爾什維克化或是猶太人的勝利,而是他們在歐洲的滅絕之日。」該演講被1940年的納粹宣傳電影《永遠的猶太人》引用,其目的是提供一個從歐洲清除猶太人的理性藍圖。   by wiki

離開展區心情還是有點沈重,出來就有咖啡廳,感覺格外諷刺。

筆者點了杯咖啡,坐下,緩解那沈重的心情。

柏林的博物館數量驚人,抵達柏林後的第一個禮拜,筆者就收到一個禮物,三天的博物館通行證,72小時內筆者必須盡可能參觀所有的博物館通行證合作的公立博物館,三天博物館通行證要價29€(1014 台幣),其實並不便宜,因此有了這張博物館通行證,筆者在這裡稍微分析一下平均花費,給讀者一個參考依據。

  • Berlin museum 3 days pass 29€(1014 台幣)
  • ‭‭mauermuseum 10€*(349.8 台幣)
  • Jüdemuseum Berlin 8€*(279.8 台幣)
  • Deutschen spionagemuseum 13€*(454.8 台幣)
  • Deutsche Kinemathek 0€ Free*
  • Anna frank museum 5€*(174.9 台幣)
  • Alte Nationalgalerie 10€*(349.8 台幣)
  • Neues Museum 13€*(454.8 台幣)
  • Pergamon Museum 12€*(419.8 台幣)
  • Altes Museum 10€*(349.8 台幣)
  • German historical museum 8€*(279.8 台幣)
  • Museum für Naturkunde Berlin 8€*(279.8 台幣)
  • Berlin Museum of Medical 9€*(314.8 台幣)

Total cast 121€(4217.8 台幣) – 29€(1014 台幣)=  92€(3207 台幣)筆者在三天內共參觀14個博物館扣除一個免費的一個博物館,平均一個博物館只要78台幣。

柏林博物館延伸閱讀:

柏林自然博物館(MUSEUM FÜR NATURKUNDE)

柏林猶太博物館(JÜDISCHES MUSEUM BERLIN)

恐怖地形圖與德國電影博物館(TOPOGRAPHIE DES TERRORS & DEUTSCHE KINEMATHEK)

舊國家美術館(ALTE NATIONALGALERIE)

柏林人藝術走廊與查理檢查哨 (BERLINISCHE GALERIE & CHECKPOINT CHARLIE)

德國歷史博物館與柏林大教堂(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 &BERLINER DOM)

漢堡車站美術館(Hamburger Bahnhof – Museum für Gegenwar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